跌倒與興起

跌倒與興起

士師記第十七~二十一章

 

這兩個故事(關於米迦的祭司和利未人的妾)發生的時間,都靠近士師記時代的開頭。根據士師記十八章11節和25節,我們可以下結論說,第一個故事或許發生在以色列受到非利士人欺壓之前。在第二個故事裏,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以大祭司的身分出現,也表明是在士師記時期的初期。

頁面擷取自-reading-2019-03-1204-ok-2

這些故事讓我們看到聖約生活的敗壞。顯然這種敗壞在一開始就已經發作了,就在征服迦南地後不久。米迦和但人的罪是違背第一個石版的律法的罪(士師記十八30),而基比亞居民的罪是違反第二塊石版的律法(第七誡)的罪。當我們看見但人敬拜偶像,而所多瑪的罪在便雅憫人當中肆虐的時候,我們才意識到以色列人從迦南人那裏學到的究竟有多少。

利未人在這兩個故事中都扮演了核心的角色。在第一個故事裏,我們遇見一個在找工作、找地方住的利未人(士師記十七9)。在第二個故事裏,我們遇見一個與他的妾享受著驕奢生活的利未人。

被奉獻給耶和華的利未支派,已經變成以色列的絆腳石。在百姓的生活中,這個支派已經變成一個邪惡的因子。基督曾經呼召利未人,好叫他們可以顯明祂向以色列的恩典,但是當他們不再敬拜事奉祂,就使他們絆跌仆倒。然後利未人就無所事事,儘管他們所得到的是眾支派當中最崇高的呼召。藉著利未支派,基督使所有的以色列人絆跌仆倒。

崇拜偶像的罪,以及所多瑪的罪(不正常的性活動,例如同性戀)在以色列都可以見到。但是,被破壞的聖約關係,驅使以色列百姓去追求這些罪惡最極致的形式。

米迦母親的家,已經有一些事情不太對勁。她的迷信促使她把失而復得的錢財奉獻給一種私意崇拜的形式。在這個利未人出現在這幅圖畫中的時候,罪就變得完整了。

很明顯,所多瑪的罪已經出現在便雅憫支派當中。但是基列人知道,在他們當中的陌生人是一個利未人。因為他在耶和華的殿裏事奉(或許更好的翻譯是「我往耶和華的殿去」,如《和合本》),因此無人接他到家裏住(士師記十九18)。然後,在夜間,基列人卻想出一個魔鬼般的想法:他們要和那利未人犯所多瑪的惡行。這意味著你所能想像得到的對聖潔之物、對分別出來之物的最大褻瀆。因此基督使他們跌倒(見路加福音二34)。

在但的偶像崇拜持續進行著,「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士師記十八30)。這不可能是指以色列人被亞述人趕出迦南地。在撒母耳和初期幾個王領導下的改革時期,這種偶像崇拜會被容許持續進行而不受干擾,是無法想像的。當耶羅波安在但設立了金牛犢的敬拜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讀到說,他是在現有的基礎上建造。相反,他設立的是全新的東西。因此,「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必然是指直到那地的榮耀被除去之時,也就是說,在約櫃被擄去的時候(撒上四22)。

最終,基督因為但人所犯的罪而對他們施行審判。祂也透過其他支派審判了便雅憫支派,藉著頭幾次被便雅憫人打敗審判了全以色列民。靠著這個審判,基督再次使以色列興起。

在這些章節中,我們不只一次讀到:「在那些日子,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都行自己看為對的事」(《新譯本》;《和合本》作「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透過一個中央集權式的、君王式的權柄——若這種權柄是奉耶和華的名來施行的——公眾的罪就會被根除。既然沒有王,對罪的回應就取決於各支派中大部分人的靈,也取決於各支派之間的團結程度。如果各支派間確實存在憑著信心而來的團結感,那麼,對耶和華的敬畏就會透過各支派的聯合行動得到保存。在對抗基列居民的行動上,這種群體感確實是很明顯的。然而,公義的施行卻淪為肆無忌憚的報復。結果,便雅憫支派幾乎徹底被滅絕。以色列百姓對他們在聖約裏有幸共享的相交,已經變得越來越習以為常。以色列各支派蒙召要共同維護公平,這對西方世界(曾經)的基督徒國家來說,應該是有點意義的。

中心思想:基督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

私下的、私意的崇拜在士師記時期的最初幾年,有一個住在以法蓮山地的人,名叫米迦。有一天,他的母親發現,有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不見了。很明顯是有人從她那裏偷走了。她大發雷霆,在他兒子面前咒詛那個小偷。沒過多久,米迦來到她面前,承認他就是那個小偷。顯然他母親的咒詛令他感到害怕。

然後他的母親說:「我兒啊,願耶和華賜福與你!」顯然,比起被她兒子的惡行所震驚,她更高興能找回她遺失的錢。在一個有幸與耶和華過立約生活的家庭中,當時的處境已經敗壞到一個地步,以至於兒子會偷母親的錢財,而母親——她因為丟了錢就口吐咒詛——對家庭中的撕裂卻毫不以為意!在米迦歸還這筆錢財的時候,這個裂痕不費吹灰之力就被修復了。在這個家庭中,見不到聖約的公義,而對米迦宣告的祝福也是不聖潔的。

這點很快就變得清楚了。顯然米迦的母親並不缺錢,因為她把失而復得的錢全部奉獻給了耶和華。如果她的動機是聖潔的,她就應該把這筆錢奉獻給在示羅聖所對耶和華的敬拜事奉上。但是,如今她卻命令她兒子用這筆錢製作一尊偶像。他要把這尊像安放在一個台座上,並且在她家中為這個偶像設立一個敬拜中心。

米迦照著他母親的願望去行。他取了兩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把這筆錢變成台座上的一尊偶像。他用剩下的錢佈置了一個神堂,凡是敬拜所需的物品,一應俱全,包括祭司用的以弗得和神像。我們在這裏看到異教觀念在以色列的得勝。這種敬拜形式是人發明的,乃是隨從他自己內心的私慾,不承認神是獨一的,在祂的聖約中擁有完全的權柄。

在那些日子裏,以色列中沒有王。倘若有一個能照著聖約來統治的君王,他必然不會容忍這種令人憎惡的事。以色列各支派有責任要彼此關顧。但是他們並沒有承擔起這個責任。因此,以色列有淪落到異教深淵裏的危險。

一開始,米迦任命他的一個兒子作祭司。但是有一天,一個年輕人來到他家,他是來自伯利恆的利未人。他正在找工作和一個可住的地方。利未支派乃是蒙召在聖所裏敬拜事奉耶和華的。因此,米迦任命這個年輕人在他的神堂裏作祭司。米迦的敬拜中心就完成了!如此一來,連被分別出來的支派也違背了聖約,為了一些邪惡的目的而遭人利用。而這個利未人也讓自己以這種可恥的方式被人利用。

在他的盲目中,米迦以為耶和華如今會使他昌盛,因為他有了一個利未人作祭司。這個被分別出來的支派成為以色列的咒詛。神想要在基督裏向我們顯明的恩典,可以成為我們的祝福,但是不信卻會把它變成咒詛。

但支派中的私意崇拜。在約書亞的日子,但支派在西方已經得到一份產業,靠近猶大的領土(約書亞記十九40起)。但是亞摩利人擊退了但人,但人就需要更多的土地。他們決定要到其他地方尋找發展的空間,就派出五個勇士當探子。

在他們的旅程中,這五個探子來到米迦的住宅。他們從那個利未人的口音裏注意到,他來自他們的地區。他們和他變得熟絡起來,在他們聽說他在那裏作了甚麼之後,他們向他求來自神的一些亮光,好照亮他們的前路。這個利未人告訴他們,他們的使命必定會達成。在這裏,我們有一個經典的例子,說明人會互相欺騙。他們以為耶和華會使用這種有罪的崇拜,把祂的亮光和恩典賜與他們!

在他們離開米迦的住宅後,這幾個探子找到了他們正在尋找的。他們來到迦南地北邊,在拉億城,他們遇見一個過著相當隱秘生活的民族,與其他民族隔開,安居無慮。沒有人質疑他們對那地的主權。攻擊他們、把他們的領土搶奪過來是非常容易的。

在這五個探子回去,向但支派報告之後,有六百人,連同他們的家眷和財物,準備去征服這塊領土。在他們前往拉億的路上,經過米迦的住宅的時候,那五個探子提到在那個家中有私人維持的敬拜中心。但人決定要把那個敬拜中心轉移到他們準備佔據的領土。那個利未人很快就變節了,因為但人承諾,他會成為整個支派的祭司。

他同意他們邪惡的計劃,並且讓他們偷走了米迦的神堂的一切物品。然後與他們一起逃走。但人的這支小小部隊把女人和財物放在前面,好叫米迦不敢從後面攻擊他們。米迦的確去追趕他們,但是在他們威脅要殺他的時候,他就轉身回家了。

但人抵達拉億的時候,他們就攻擊了那城,殺了居民,又放火燒了那城。他們重建那城,使它成為他們的家。他們給它起名叫「但」,並在那裏建立起他們私意崇拜的中心。

因此,這個利未人使整個地區的百姓絆跌仆倒。很明顯,但人並沒有奉耶和華的名,或是為了要在那裏事奉祂,而得北方的這塊地為業。這使得佔據拉億純粹變成只是搶奪;但人的行事並不是作為耶和華審判的工具。他們所拒絕的恩典越來越成為對他們的咒詛。但人偏行己路抵擋耶和華,聖約的神。

這個在但的崇拜中心,一直維持到耶和華把以色列徹底交在非利士人手中之時,以至於連耶和華的約櫃也被擄去。然後,耶和華因全以色列人的背道而施行審判,包括但支派。

透過這個審判,以色列被興起,得到新的信心。如此,藉著審判,基督使以色列再次復興。神一直是信實的,儘管百姓是悖逆的。以色列百姓會得到保守,直到救贖主降臨,拯救祂的百姓脫離他們的罪孽。

在基列的可憎之事。在那些日子裏,在士師記時期的開頭,有一個住在以法蓮山地的利未人。儘管他已經有了一個妻子,這個利未人卻又娶了另一個女子到他家裏,然而沒有給她足夠的尊重。她是他的妾。

這個女子與人行淫,因此回到伯利恆她父親家裏。過了幾個月,這個利未人再度去找她,希望贏回她的芳心。他們和好了,她的父親也接待這個利未人進入他家中。他們一起為這個更新的關係慶祝了三天,無憂無慮地縱情於罪惡之中。他們表現得彷彿他們的關係沒有任何問題,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女子的父親太享受了,以至於他堅持他們還要再多留四天。即使到了第五天,他還是沒有讓他們走,直到傍晚。

在他們的旅程中,接近耶路撒冷時,天很快就黑了。這個利未人不想在那裏停留一晚,因為迦南人還住在那城。他就往基列去了,那裏是便雅憫人住的地方。利未人以為在他自己同胞當中可以得到安全。但是因為他是個利未人,沒有人接他們進家裏住。這就是對耶和華的事奉在基列已經受到何等輕視的情況。

這個利未人打算和他的妾、他的僕人在街上過夜。他在街上遇見一個老年人,接待他進到他家裏。當晚,基列人圍住那房子,並且要求他,要把利未人交給他們,好讓他們可以與他交合。為了維護他作為主人的職責,那個老年人拒絕了。相反,他把利未人的妾交給那些人,任憑他們處置。

利未人在第二天早晨離開那家、繼續行路的時候,他發現他的妾仆倒在門口台階上。她被那些人強姦了。利未人非常沮喪。他回到家,就把她的屍體切成十二塊,傳送到以色列的四境。在以色列全地揚起了恐怖的呼喊聲。

神的子民向下沉淪到如此地步,在他們當中連異教徒最可怕的罪都有人會犯。基列的居民尤其把他們的褻瀆集中在利未人身上——只因為他是個利未人。凡是聖潔的都必須被踩在腳下。倘若神的恩典沒有掌管我們,我們就會痛恨它。

審判。在米斯巴,以色列的眾支派都聚集在耶和華面前,要報復這可憎之事。在聽完利未人的說明之後,他們發誓要毀滅基列,殺死它的居民,把那地交給另一個支派。

他們首先要求便雅憫支派交出基列的那群匪徒。但是便雅憫人拒絕了,並且極力維護基列人。因此,這個罪的咒詛就臨到整個支派。

以色列派出了四十萬人的軍隊去作戰。便雅憫人只募集了二萬六千人來對抗以色列的大軍。但是,在那二萬六千人當中,有七百人是精挑細選的精兵,能用機弦甩石,毫髮不差。

在第一場戰役中,以色列失去了二萬二千人。但是這並沒有使百姓恢復理智。他們沒有自問,耶和華是否有可能因為他們的罪而攻擊祂的百姓。他們的確透過大祭司求問耶和華,是否應當更新與便雅憫人的戰事。從耶和華那裏得到確認的命令後,他們展開第二次攻擊——卻喪失了一萬八千人。

百姓這時醒悟過來。他們再次回到伯特利(耶和華的約櫃先前已經從示羅被帶回到那裏)。他們在那裏求問大祭司非尼哈。他們禁食,承認他們的罪;然後透過獻上燔祭和平安祭更新了聖約。非尼哈奉耶和華的名曉諭他們說,便雅憫人會在第二天被交在他們手中。

以色列百姓以一種有罪的自信心出去作戰,他們相信自己比便雅憫人來得良善。耶和華透過兩次的敗仗對這個罪施行審判。如今,他們謙卑地相信,自己不過是工具,要執行耶和華對便雅憫人的審判。任何人憑著自己,都不比罪人中的罪魁來得良善。

以色列人現在藉著一個欺敵的戰術打敗了便雅憫人,他們設下伏兵。他們摧毀了基列,殺了全城的居民。但是施行審判卻淪為肆無忌憚的報復,結果是便雅憫全境都被屠戮了。便雅憫支派最後只剩下六百人,他們躲在臨門的磐石那裏。再次,百姓施行審判不是奉耶和華的名,而是隨從自己的私慾。

得到恢復的交通。在滅絕式的戰爭結束之後,以色列人意識到他們幹了甚麼好事。在他們的大會中,如今有一個支派消失了。這個支派註定要被滅絕,因為以色列人已經起誓,不讓他們的女兒嫁給便雅憫人。

在這種艱難的處境中,他們沒有尋求耶和華的面,求祂顯明如何保存便雅憫支派。他們想要靠自己克服這個困難。他們發現到,有一個城市(基列雅比)沒參加對抗便雅憫的戰事,並決定要摧毀那個城市。但是當他們這樣作的時候,他們放過了未嫁的處女,把她們給了剩下的便雅憫人為妻。在妻子的數量不夠分配的時候,他們就建議,當以色列人每年在示羅為耶和華舉行節期而聚集的時候,便雅憫人可以為自己搶奪妻子。便雅憫人就照著作了。

藉著這些行動,便雅憫支派得到了保存。但是以色列人是以一種狂妄的、欺騙的、專橫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以色列偏離了對耶和華的事奉,竟然到了這種地步!他們絲毫沒有行在祂的光中!任何好事臨到百姓身上、公義得到實踐、支派間的交通得到保存,都是一個神蹟。除了神藉著祂在基督裏的恩典,想要住在那群百姓當中,不看他們的罪之外,就無法解釋這個神蹟。

基督有一天要贖回的罪,是何等眾多、何等嚴重!基督的靈在百姓當中積極行事,反覆不斷地叫百姓跌倒,也叫以色列中許多人再次興起。

取自狄葛拉弗(S. G. De Graaf)著,駱鴻銘譯,《應許與拯救》 Promise and Deliverance第二以色列神治政體的失敗」。麥種傳道會,2020

頁面擷取自-reading-2019-03-1204-ok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