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的默示

聖經的默示

一、默示論的歷史

啟示和默示之間具有最密切的關聯。就特殊啟示而言,可以說啟示和默示是密不可分的。彼得告訴我們,「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一21)。若想承認聖經是神的特殊啟示,必須相信作者是受聖靈所感。然而,無論兩者之間的關係多麼密切,兩者並非等同。赫治博士正確地要人注意一個事實,即兩者的目標和功效是不同的。「啟示的目標或計劃是傳遞知識;默示的目的或計劃則是確保教導的無誤。……啟示的功效在於使接受啟示的人更加有智慧;默示的功效則在於保證領受默示的人在教導上不會產生錯誤。」 默示論並非總是以同一種形式呈現,因此,對默示論的歷史進行簡短的陳述似乎是可取的。

1. 宗教改革之前

繼續閱讀

廣告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我們的主是如何談論揀選的教義的

揀選

三月19日

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
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叫你們的果子常存。
使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求甚麼,祂就賜給你們。
約十五16

我們的主是如何談論揀選的教義的。

祂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分派你們去結果子。」很明顯,這裏所提到的揀選是雙重的。它不僅包含了揀選成為使徒,還有揀選得永生;前者是針對那十一個使徒的,後者是所有信徒的特權。後面這個揀選的層面是我們要特別注意的,因為,它與我們有特別的關係。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使徒們第一次傳道回來之後的行為

門徒

二月23日

使徒聚集到耶穌那裏,將一切所做的事、所傳的道,都告訴祂。

可六30


使徒們第一次傳道回來之後的行為

我們看到他們來到耶穌的面前,將所發生的所有事情、他們所做的、還有他們所教導的都告訴祂。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書摘:歌羅西書的神學 3

一、基督

二、宇宙論和掌權的

三、教會

如前所見,這篇對基督的「頌讚」分為兩個基本段落,一為頌讚基督在創造裡面居首位,一為頌讚基督在新的創造裡面居首位。就像我們在一章18節的註釋所討論的,我們認為,這節經文的結論─「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指的是基督「就職」的統治:已經復活、被設立為萬有之主,坐在神的右手邊,然而,基督還是必須在世上彰顯這個統治。另外,在這節經文一開始提到基督在教會裡居首位,這宣稱暗示了,基督的超越性現在是透過教會在世上啟示、宣揚出來。在創造裡面的超越性,以及教會作為表達這種超越性的地方之間的聯結,其實是整卷歌羅西書十分常見的特色。海易(David Hay)認為,歌羅西書使用了「整體化的修辭學」(totalizing rhetoric),肯定「基督是主的普世性,以及基督羣體─作為承認基督奧秘之超越性的人─的獨特性」。[83] 因此,歌羅西書出現的「普世教會」這個獨特概念,很可能是保羅的普世性基督論的產物。就像有一個由基督治理的「創造」,一定也同樣有一個包羅萬有的「新創造」,那就是「教會」(ekklēsia),在那裡─也唯獨在那裡─基督得以被認識、被敬拜、被傳講。在早期的保羅書信中,「教會」是信徒在地方上的(肉身上的)聚集(亦參:西四15、16),這種典型的概念逐漸發展成「教會」是普世性的屬靈實體(西一18、24);從這種普世論的角度來看,這個發展十分自然。[84]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書摘:歌羅西書的神學 2

伍、歌羅西書的教導內容為何?歌羅西書的神學

一、基督

二、宇宙論和掌權的

基督論是歌羅西書的神學核心,另外,就像輪輻一樣,這封書信的其他主題全都從這個核心放射出來。就像我們已經說過的,在這篇對基督的頌讚裡面,強調的是基督在祂與整個受造界的關係裡面所扮演的角色。祂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15節),這種卓越性可以見於一個事實,即祂是宇宙的工具、目標和維繫的力量(16~17節)。在新的創造裡面,基督也擁有同樣的中心地位,因為萬有是透過祂的死亡與神「和好」的(20節)。相較於其他保羅書信,歌羅西書「在宇宙論的畫布上,畫出了一幅更大膽的基督論畫像」。[75] 神定意「為了自己的名」創造一羣屬祂的百姓,這是聖經的一個中心主題。不過,即使當神從這個世界召喚、並塑造出祂的百姓,祂也沒有棄絕這個世界。聖經故事不只是「救恩歷史」,也包括了更為廣泛的歷史。歌羅西書的基督論是個強而有力的提醒,告訴我們宇宙在神持續不斷的作工裡面所具有的重大意義。當然,歌羅西書的宇宙性基督論是對假教師們的回應,他們顯然暗示基督不足以保護信徒遠離蔓延於世上的一切「掌權的」。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1 則迴響

書摘:歌羅西書的神學 1

穆爾(Douglas J. Moo)著,林秀娟譯,《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麥種聖經註釋(麥種傳道會,2018),111-114頁

伍、歌羅西書的教導內容為何?歌羅西書的神學

莫爾(C. F. D. Moule)宣稱,新約聖經,「出於一座講台,卻從講台的不同角落爭論不休;就它確實傾向某一端來說,是因為作者們在這些要點上尤其清楚哪些立場是錯誤的,以致必須極力反擊。」[69] 莫爾對新約聖經的一般評論,肯定尤其適用於保羅的書信。在任何一封保羅書信中,我們都沒有看見保羅以抽象的方式構思他的「神學」。相反地,我們看見的是處境神學,出於保羅神學信念「講台」的特殊要點和強調,用來駁斥對敵,也用來糾正羊羣。在歌羅西書中,也是這樣。歌羅西書所表達的神學,是為了說服歌羅西的基督徒不要屈服於在他們當中出現的錯謬教導。因此,歌羅西書神學所強調的大多是論辯式的要點,駁斥某種特定形式的錯誤教導。在上一個段落,我們已經描述了這個錯謬教導的大致輪廓。在這裡,我們要概述一下保羅回應這個錯謬教導的要點。[70]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卡森序:穆爾《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

穆爾(Douglas J. Moo)著,林秀娟譯,《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麥種聖經註釋(麥種,2018年五月)

歌羅西書和腓利門書至今仍然鏗鏘有力地對二十一世紀的許多議題說話。然而,當代學術研究在這兩封書信上所投注的大量精力,經常用於建構看似合理的「背景」,然後決定(我幾乎要說「馴養」)這些文獻的詮釋。現在,這些背景如此豐富、如此多樣,以致相應的詮釋也一樣豐富。穆爾博士帶給這本註釋書的眾多力量之一是,一種能夠評估各種不同訴求之相對優點,甚至指出當證據不夠確定時人所不能知道的事—然後以解經和神學的方式小心探索經文,釐清經文本身確實要說的話。這一切都以明白易懂的散文體來表達,加上聖經經文對於今日教會之意義的坦率建言。任何一個讀完這本註釋書的人,都會對聖經這兩卷書所揭露的意涵有更深的理解。如果這本註釋書在未來許多年間成為牧者們的「標準」,我一點也不會感到驚訝。在此,我再一次深深受惠於我的好友。

卡森(D. A. Carson)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