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弱者的幫助

書名:壓傷的蘆葦 The Bruised Reed
作者:理查˙薛伯斯(Richard Sibbes)
譯者:郭熙安
出版者:美國麥種傳道會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輔導系列
192頁
ISBN  978-1-939-25137-4(正體)
      978-1-939-25172-5(簡體)

第七章  軟弱者的幫助

攔阻安慰的試探—我們雖軟弱,仍當盡本分

默想這些準則和記號,便能叫我們當中最軟弱的靈魂大得安慰。為了使安慰更多,容我補充幾點,以幫助他們抵擋攻擊他們的幾項常見異議,以及他們內心隱密的思想,免得他們落在低谷。

 

攔阻安慰的試探

  1. 有些人欠缺完全的確據,便認為自己毫無信心可言。就是最美好的火,也少不了煙霧。即便最美善的行動也能聞出煙味。拿來搗蒜的臼,裡頭總能聞到蒜味;照樣,我們一切的行動,也有舊人的氣味在裡頭。
  2. 有些人因為自己無力盡本分,靈魂賴以行動的靈性衰弱,便以為自己肉體的軟弱扼殺了恩典。但他們沒有想到,神顧念那些內心隱藏著歎息、卻無力表達的人。宣告眷顧貧寒人的人有福了的那一位,祂自己也要憐憫恩待貧苦的人(太五3;詩八十二3)。
  3. 還有些人被自己想像中令人驚駭的形象嚇唬,認為神、基督、神的道都是低劣而沒有價值的,這些意念像亂飛的蒼蠅,使他們憂心愁煩,不得安寧。這些如野火的意念是撒旦扔進的,我們(儘管本性敗壞)或許可從它們的奇特、力度、強度與可怕程度辨認出來。在這些事上,虔誠的靈魂是無辜的,就像便雅憫在約瑟的杯被暗中放進了他的布袋時無辜一樣。敬虔的作家提供了許多建議來對付它們,像是憎恨它們,或轉移注意力到其他的事上。我加上一點:向基督控訴這些念頭,並躲入祂保護的翅膀下,盼望祂護衛我們,擊退祂與我們共同的仇敵。人一切的罪與褻瀆都可以赦免,難道唯獨這些從撒旦而來的褻瀆念頭不得赦免?它們的父乃是魔鬼;連基督自己也這樣受其折磨,為要救助一切落在這景況底下的可憐人(太四1;來四15)。

可是,在這事上,基督與我們仍有區別。由於撒旦在基督裡頭一無所有(羅七17、20),所以他的試探無法在基督神聖的人性中留下一點痕跡,就像火花落入海中,一下子就熄滅了。撒旦試探基督,在他看來只是一些建議,基督卻洞悉背後的惡念。揭露惡念當然不是惡事,基督為惡憂傷,顯明撒旦的罪。基督容許自己如此受試探,不僅為要憐憫我們所遭遇的爭戰,也為要訓練我們能像祂一樣,善用屬靈的兵器來爭戰。基督原可以用權能戰勝撒旦,祂卻以論證來勝過他。但當撒旦針對我們而來時,他能在我們裡頭找到屬於他的東西。這些東西不僅會回應他,也認得他。我們本性裡面在一定程度上跟撒旦一樣,存著對神、對良善的敵意。因此,他試探我們,大多數都使我們蒙污。況且,就算沒有魔鬼慫動,沒有從外頭扔進我們裡面的惡念,惡念仍然會從我們裡面源源不絕湧現。

如果靈魂長久沉浸在惡念裡,從中得著餵養,甚至以此為樂,就更感罪孽深重。它們阻礙我們與神的甜蜜團契,攪擾我們心中的平靜,並把相反的胃口放進靈魂裡面,驅使人陷入更大的罪。所有醜陋的行動,都是從意念開始。惡念就像小偷一樣,從窗戶爬進來,為大盜開門。意念是行動的種子。特別是經撒旦推波助瀾的惡念,幾乎把許多良好的基督徒折騰至死。在這種情況下,有些傳道人安慰說,惡念源自我們的本性,而本性所做的是情有可原的;但這樣的安慰一點也不奏效。我們必須曉得,神起初造人時,人的本性不會產生這些惡念。人的靈魂是神賜予的,並不帶有這種惡臭。但自從靈魂因罪背叛了自己,惡念成為人靈魂的本性,如火爐般匯集惡念的星火,這從某方面來說也是很自然的。本性的敗壞只會日益加劇,以致根深蒂固,並肆意擴展。

人若能認識罪的深廣,必要羞愧。但事實是,只要我們的本性還未得著更新,就會結出如許之多的惡念;但有人會自我安慰說,這種情況不是自己獨有的。有些人又誤以為只有自己景況如此,與其他人不同,以致失望沮喪,說:沒有人像我本性這樣可惡。他們會這樣想,是因為不認識原罪廣泛的影響;從不潔之物出來的,除了不潔之物,還能有什麼呢?水怎樣映照人面,人污穢的心思也怎樣反映其人(參:箴二十七19),至少在恩典沒有改變這情況時。對付這情況的最好方法,和對付其他從撒旦來的攪擾一樣,就是將我們的苦情對基督訴說,並與保羅一同呼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24)。愁苦找到了出口,他就得著安慰,轉而感恩,「感謝神。」這經歷叫人更加恨惡這可憎、取死的身體,並更加親近神,因而受益;正如詩篇中那位聖徒,在產生了「愚昧無知、……如畜類一般」的想法之後所作的(詩七十三22、28)。這樣,我們保守我們的心更親近神,在每天早晨以默想天上的事來調和我們的心,積攢美好事物,讓心成為一座寶庫,同時祈求基督的聖靈,使那受咒詛的惡念之河斷流,更新我們裡頭成為美善思想的活泉。對勝過俗世一般誘惑、渴望討神喜悅的聖徒而言,靈魂不潔的惡念最令他們受辱,因這與神全然清潔的靈完全背道而馳。幸而聖徒可藉此不安得著對抗它們的安慰。內心不潔迫使靈魂警醒、重視各樣的屬靈操練、更親密地與神同行;迫使靈魂提升,思想那更崇高的特性,如神的真理、神的作為、聖徒相通、敬虔的奧秘、主的可畏、卓越的基督徒應有的言行、在事奉中多結果子。心靈不潔向我們揭示了每日都需要潔淨、赦罪之恩、尋求得以在基督裡,因而我們往往靠著屈膝而得著最好的果效。

我們最大的安慰是,可稱頌的救主基督,在祂認為對我們最好的時間,就會命令撒旦離開我們,正如祂容許撒旦傲慢地誘惑祂,之後就吩咐他退去(太四10)。主一聲令下,撒旦就必退去。基督既有能力、亦必會按著祂的時間,斥責我們心中那些悖逆、放縱的惡念,叫人內心的一切意念降服基督(林後十4)。

  1. 有些人認為,他們比以往受到更多敗壞的思緒攪擾,就表示他們的景況比過去更糟。敗壞確實比過往更顯露,但實際上卻是在減少。

原因在於:(1) 看到的罪愈多,對罪的恨惡就愈深,因此罪就減少了。在陽光照進房間以前,灰塵原本就存在著,只是陽光照進來以後才看得見。

(2) 愈彼此貼近的對立,衝突就愈激烈。靈與肉體是最貼近的敵人,兩種力量都在已重生的人的靈魂裡盤踞,由此而生的行動也彼此敵對,靈魂成為二者的戰場,人被割裂如將殘的燈火。

(3) 恩典愈豐富,人的生命就愈屬靈;愈屬靈的生命,愈憎惡與之敵對的事。因此,愈甦醒的靈魂,愈能察覺敗壞。

(4) 當人恣意放縱自己時,不會因自己的敗壞而愁煩,因為敗壞不受約束;一旦恩典壓制他們的放縱與淫亂,肉體就因不願受約束而焦躁不安。只是現在這情況勝過以前同樣的處境。使火把產生煙霧的雜質,早在點燃前已深藏在火把之內了,只要未點燃,仍不會使人討厭。但願這樣的人能明白,叫人厭惡的煙霧,是光所在的記號,能享受光的好處,縱然夾雜煙霧,仍比完全落在黑暗裡好。

煙霧使人產生的厭惡,不及光帶給我們的愉悅,因為這光證明我們心中確有恩典的真理。因此,衝突雖叫我們煩擾,但恩典的確據成為我們的安慰。現在受敗壞困擾,總好過為貪圖少許安逸而讓步,最後失卻安慰。但願那些正處於不同程度與敗壞爭鬥的信徒,以這個信息為他們的安慰。

我們雖軟弱,仍當盡本分

將殘的燈火,基督不吹滅,反倒一直吹氣,直到它燃起成為火焰。這勉勵我們當盡本分。有些人因為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悖逆,就不願行善,以為即使勉強做也不會有好結果。我們不應因有軟弱就不行善。基督看重善行裡的善,過於其中的惡,惡必被毀。生病的人進食或會加重病情,但仍要進食,讓身體得著力量來抵抗疾病。所以,雖然我們所作的都有罪纏繞,我們仍然要作,既然我們面對的主如此良善,我們與惡的衝突愈多,祂對我們的接納就愈多。基督喜愛品嚐我們所結的好果子,哪怕它們仍帶著我們的舊性情。

一個基督徒抱怨他無法禱告。「噢!從來不曾像現在這樣,我受著許多使人分心的念頭困擾!」但祂是否把禱告的渴望放進你心裡?為此祂會垂聽祂自己的靈在你裡面的渴望。「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我們也不曉得當怎麼樣作該作的事),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扶持我們肉體的軟弱(羅八26)。這樣的歎息,神必定聽見。「我的歎息不向你隱瞞」(詩三十八9)。神能聽懂這類雜亂無章的祈禱,在祂耳中,這些渴求的聲音,比你的罪孽之聲響亮。有時候基督徒思緒混亂到一個地步,只能像孩子一樣呼叫,「父啊」,而無法表達他的需求;就像摩西在紅海呼求一樣(出十四15)。那兒子名分的靈,叫我們靈裡生發激動之情,想要改善自己,這就觸動了神的心,使祂向我們大發憐憫。

疑慮的心卻這樣想:「噢,如此聖潔的神,有可能悅納這種祈禱嗎?」會的,凡屬乎祂的,祂都悅納,凡屬乎我們的,祂都赦免。約拿在大魚腹中禱告,他身受罪的重擔所壓,神仍舊聽他的祈禱(拿二1)。因此,不要讓肉體的軟弱使我們灰心失望。雅各便駁斥了上面這種想法(雅五17)。有些人可能提出異議:「如果我跟以利亞一樣聖潔,或許神就會看重我的禱告。」但是雅各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他與我們有同樣的性情,我們難道還以為神是因為他沒有過錯才聽他的嗎?絕對不是。請看看這些應許:「要在患難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詩五十15)。「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太七7),類似的應許很多。我們的禱告雖有軟弱,神仍悅納,因我們是祂的兒女,這些禱告是從祂的聖靈而來、按著祂的旨意求、又是透過中保基督獻上;所以蒙祂悅納。祂拿著這些禱告,又添上自己的香(啟八3)。

從未有一聲神聖的歎息,或我們所流的一滴淚水,是神不顧惜的。每樣恩典都是越領受越增添,祈禱的恩典也不例外。藉著禱告,我們學習禱告。我們既有這樣一位滿有恩惠的救主,就當在其他一切聖工上盡力,不應灰心沮喪。按照我們所領受之恩典的度量,能禱告的時候就禱告,能聆聽的時候就聆聽,能努力的時候就努力,可以做就去做,神在基督裡必以恩慈顧念一切屬祂的。

保羅會因為無法做到他所願意的善,就什麼都不做嗎?不會的,他「向著標竿直跑」(羅七19;腓三14)。

基督既如此以恩慈待我們,我們就不要對自己殘忍。在溫柔的靈裡,我們為了神所給予的任何能力而感謝祂,並在祂的恩典裡安息,知道這是神所安排的美意。我們立志與行事,都是出於祂的賞賜(腓二13),然而,這並非叫我們不再進一步努力。只是,有時,儘管我們忠心盡力,還是無法做到我們所希冀的,也比不上別人;這時,我們的安慰就是曉得基督不吹滅將殘的燈火。誠如我們先前所說的,真誠無偽,竭力成長,就是我們的完全。

神對耶羅波安的兒子所說的話,是給我們的安慰:「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顯出善行」(王上十四13),哪怕只是一些善行。「主啊,我信」(可九24),信心雖軟弱,卻仍有信心;以微弱的愛愛你,卻仍是愛;以微薄之力努力,卻仍是努力。小火仍是火,哪怕冒著煙。既然你已經領我進入你所立的約,成了屬你的人,不再作你的仇敵,難道你會因這些使你不悅、叫我愁苦的軟弱而丟棄我?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蘆葦與壓傷

書名:壓傷的蘆葦 The Bruised Reed
作者:理查˙薛伯斯(Richard Sibbes)
譯者:郭熙安
出版者:美國麥種傳道會
出版日期:2017年3月
輔導系列
192頁

第一章  蘆葦與壓傷

基督的呼召—基督怎樣履行祂的呼召?—何謂壓傷?—壓傷的好處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薛伯斯,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壓傷的蘆葦》簡介

書名:壓傷的蘆葦 The Bruised Reed
作者:˙薛伯斯(Richard Sibbes)
譯者:郭熙安
出版者:美國麥種傳道會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輔導系列
192頁
ISBN  978-1-939-25137-4(正體)
          978-1-939-25172-5(簡體)
閱讀理查˙薛伯斯的著作是認識清教徒的最好入門。他在多方面都是典型的清教徒,司布真(C. H. Spurgeon)曾寫道:「薛伯斯從不虛耗學生的時間,他的教導猶如兩手撒下珍珠與鑽石。」
著名的孟頓(Manton)博士如此論及薛伯斯:「提及這一點,是因為這位可敬可佩的作者出色而獨特的恩賜,他以甜美悅耳的方式,揭露並應用福音的偉大奧祕,因此,聽他講道的人經常稱他為『滴下甜蜜的人』——甘甜的屬天精華經常從他滴下,是如此純真優雅,是不容易模仿的。」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麥種視頻課程招生:聖經希臘文基礎

麥種傳道會計畫於三月開始新的視頻課程,計畫學習聖經希臘文。 歡迎1⃣️傳道人,2⃣️神學生,3⃣️宣教士,3⃣️渴慕研經有突破的弟兄姐妹,4⃣️零基礎又單純想學習聖經希臘文的人,報名參加網路學習。 為更好服事大家,敬請詳閱以下報名辦法,遵照步驟獲得學習資格。報名相關事宜,請添加臉書(FaceBook)好友   劉淑媛 (Shu-yuan Sarah Liu)  報名或詢問。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25 則迴響

耶和華啊,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

亨利·沃恩(Henry Vaughn, 1621-1695)著
沈其光譯

第3節:「耶和華啊,早晨你必聽我的聲音;」

當你眼一早先打開,要容許你的心,

依樣而行;我們身體只是先走一步,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大衛寶庫 | 發表留言

復興的軟肋?——反思年輕的、躁動的、改革的運動中各種失敗

復興的軟肋?——反思年輕的、躁動的、改革的運動中各種失敗

——卡森

楊海利譯

(卡森是位於伊利諾州的三一福音神學院的新約研究教授。)

本文譯自D. A. Carson, The Underbelly of Revival? Five Reflections on Various Failures in the Young, Restless, and Reformed Movement, Themelios 39.3 (2014): 405-10,經作者慨允翻譯,謹此致謝。原文刊載於 themelios.thegospelcoalition/article/the-underbelly-of-revival-five-reflections-on-various-failures-in-the-young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標記 , | 發表留言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發展和影響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發展和影響
The Development and Impact of
John Calvin’s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大衛˙伍林(David Woollin)著 汪文琦譯

《麥種閱讀》2017年第一期

引言

這篇論文所要探討的,是約翰˙加爾文撰寫《基督教要義》(或簡稱《要義》〔Institutes 或 Institutio〕)的動機和目的,並分析它們的背景,和它們在1536年拉丁文初版到1559年最終版之間的發展,以及它們對後世的持續貢獻。這些將支持本文的論點:加爾文受到宗教改革真理的啟蒙,他的神學並沒有明顯的改變,而是擴大和加深,因為他受到當代事務以及他不斷研讀與講道的影響。

繼續閱讀

張貼在 《麥種基督教要義》, Uncategorized, 加爾文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