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種禱告信:2017年6月

 

2017-6-5

親愛的禱告同伴,

麥種成立十七年,一直寄人籬下(哈哈,其實是借用寒舍)。我們也一直盡量節省人事與辦公室的開銷,把經費投入書籍的翻譯與出版。但近幾年來,我一直在禱告,求神興起新一代的文字工作者,期盼不久的將來能交棒給年輕人。為了新的階段,我們積極尋找同工,自然也需要將辦公室從寒舍遷出。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瑪麗蓮·羅賓遜:獨樹一格的加爾文主義者

 

Marilynne Robinson: Distinctive Calvinist

作者:賀瑟凌克(I. John Hesselink

譯者:周穎芳

作者是西方神學院(Western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Holland, Michigan)范臘爾特系統神學榮休教席(Albertus C. van Raalte professor)

加爾文主義者具有許多的類別與色彩。其中有五要點加爾文主義者,自認為其教義源於加爾文,但其實更多源於多特信經;威斯敏斯特加爾文主義者,更多地依附於威斯敏斯特準則,而非加爾文教義;新加爾文主義者,於亞伯拉罕·凱波爾(Abraham Kuyper)與赫爾曼·巴文克(Herman Bavinck)的神學理論中找尋靈感;還有新正統派加爾文主義者,更為貼近卡爾·巴特(Karl Barth),而非加爾文。接下來就是瑪麗蓮·羅賓遜,一位自認的加爾文主義者,她對加爾文主義的見解不單獨到,且自成一格(sui generis)。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變得令人不快的改革宗神學:一個警告

二十世紀蘇格蘭教會的斯緹爾(William Still)主教,在一次講道中傳講羅馬書五章5節——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 他這樣說:

「許多傳道人熟讀清教徒作品後變得異常冷酷,這讓我很驚訝,我不能理解,因為我認為清教徒作品非常棒。 ⋯⋯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向我解釋這一點,我會非常樂意傾聽,因為這實在困擾我。 但我聽過無數次,許多人在鑽研清教徒作品後,進入他們生命和服侍中的是冷酷、剛硬、苛刻和無情——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神那擁有至高無上主權的恩典。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當然也不總是這樣,感謝主。恩典,一個真正的加爾文主義者和清教徒——也就是說,一個符合聖經的加爾文主義者和清教徒——的恩典是很奇妙的。⋯⋯但神啊,救我們脫離這種冷酷!」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6

The Pastoral Implications of Wise and Foolish Speech in the Book of Proverbs

作者:歐德蘭  Eric Ortlund

李文卓譯

歐德蘭(Eric Ortlund)是加拿大薩斯喀徹爾省(SaskatchewanCaronport Briercrest學院和神學院的舊約副教授

續前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1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2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4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5

 

6. 結論與應用

現在,讓我們以教會生活為背景,把我們對智慧言語與愚妄言語的認識具體化,並以此把本文的各條線索彙集在一起。在談論這個問題時,我假定:基督徒,雖然重生得救,在基督裏成為新造,卻仍有可能以愚妄的方式說話或行事。若把基督徒稱作箴言指稱的愚妄人,我並不認為是正確的,畢竟箴言中的愚妄人是離棄神的惡者,然而,儘管如此,基督徒仍會以邪惡或愚妄的方式說話或行事,並且假以時日,這種罪會變得根深蒂固。(當然,這種區分對雙方都適用,既可以適用於他人,也同樣適用於自己。我們有可能比自己所認為的更為愚妄。)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5

The Pastoral Implications of Wise and Foolish Speech in the Book of Proverbs

作者:歐德蘭  Eric Ortlund

李文卓譯

歐德蘭(Eric Ortlund)是加拿大薩斯喀徹爾省(SaskatchewanCaronport Briercrest學院和神學院的舊約副教授

續前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1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2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4

 

5. 新約聖經中的智慧和智慧話

5.1. 保羅

我們讀保羅書信時,不需讀很多就會發現,愚妄話和智慧話的問題浮出表面。人的罪性壓制神的真理(羅一18),變得愚拙(一22),充滿詭詐、毒恨,又是讒毀的、背後說人的(一29~30)。保羅在羅馬書的結尾警告信徒,要防備導致分裂和給人製造違背教義的障礙的人(十六17、18)。讀到這裡,我們會立刻想起,愚妄人難以駕馭,以及背離按照主的道路進行的智慧訓誨的本性。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4

The Pastoral Implications of Wise and Foolish Speech in the Book of Proverbs

作者:歐德蘭  Eric Ortlund

李文卓譯

歐德蘭(Eric Ortlund)是加拿大薩斯喀徹爾省(SaskatchewanCaronport Briercrest學院和神學院的舊約副教授

續前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1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2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4. 智慧話的教牧意義

智慧的義人與愚妄的惡人,在品性和言語方面截然相反(§1),前者給人帶來生命的少語,與後者給人帶來傷損的多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2-3)。但智慧的義人對愚妄人會說些什麼呢?不難想像(或很有可能不幸記得),愚妄人對敬畏耶和華之人發出的具有破壞性的惡言。但智慧人對愚妄人所說的話,箴言如何描述呢?這個問題把我們帶入智慧話的教牧意義的核心之處。

4.1. 智慧的義人不與愚妄的惡人爭辯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3. 箴言中的智慧話

義人是如何說話的呢?就像義人與愚妄人在品格方面完全不同,義人的言語也是如此。義人的言語受到約束,並給人帶來生命。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