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4

The Pastoral Implications of Wise and Foolish Speech in the Book of Proverbs

作者:歐德蘭  Eric Ortlund

李文卓譯

歐德蘭(Eric Ortlund)是加拿大薩斯喀徹爾省(SaskatchewanCaronport Briercrest學院和神學院的舊約副教授

續前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1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2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4. 智慧話的教牧意義

智慧的義人與愚妄的惡人,在品性和言語方面截然相反(§1),前者給人帶來生命的少語,與後者給人帶來傷損的多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2-3)。但智慧的義人對愚妄人會說些什麼呢?不難想像(或很有可能不幸記得),愚妄人對敬畏耶和華之人發出的具有破壞性的惡言。但智慧人對愚妄人所說的話,箴言如何描述呢?這個問題把我們帶入智慧話的教牧意義的核心之處。

4.1. 智慧的義人不與愚妄的惡人爭辯

簡而言之,箴言從未記錄智慧人與惡人的爭辯。[i]比如,在十九章25節,所羅門教導說:

לֵ֣ץ תַּ֭כֶּה וּפֶ֣תִי יַעְרִ֑ם

וְהוֹכִ֥יחַ לְ֜נָב֗וֹן יָבִ֥ין דָּֽעַת׃

lēṣ takkeh ûpetî yaʿrim

wĕhôkîaḥ lĕnābôn yābîn dāʿat

「鞭打褻慢人,愚蒙人必長見識;

責備明哲人,他就明白知識。」

二十一章11節用不同的詞語教導了同樣的真理。請注意其含義:當愚妄人遭遇對質時,第三方(愚蒙人)可能會觀察情勢,學到教訓。但褻慢人什麼也學不到。愚妄人從根本上無法看到並承認自己的過錯,不管對你或你周圍的人來說,他的錯誤是多麼明顯。難怪箴言在另外一處說到:「一句責備話深入聰明人的心,強如責打愚昧人一百下」(十七10)。

根據「責備」(יכח[ykḥ]的使役主動字幹)和「訓誨」(יסר[ysr])這兩個詞的用法,特別是考慮到箴言中責備的一方和受到責備的一方,我們能得出相同的結論。在一章2~3節,智慧人教導的是愚蒙人,而在一至九章中,滿是父親對兒子的訓誨(一8,四13等)。但是,正如以上提到的,愚妄人藐視訓誨(一7,十17,十二1,十三1)。只有智慧女士在一章結尾處責備愚妄人。在箴言中,很難找到任何成功地責備愚妄人的實例,也沒有讓我們責備這類人的命令。[ii] 與此相反,責備褻慢人或惡人的,只能給自己招致嘲笑和辱駡(九7)。箴言建議責備的是智慧人,而不是褻慢人(九8)。根據以上所說,不難發現其原因。這類人不能接受責備,即使這種責備是完全正當的。這是因為他們對自義有著根深蒂固的需要,他們會拒絕任何對他們有錯的指控,還會轉而歸咎於責備他們的人。不管提出責備之人的動機多麼良善,為他的責的備所能提供的理由多麼正確,他的一切努力所能得到就只有傷害和辱駡。

其他的箴言也同樣不樂觀。十八章2節教導說:愚昧人不喜愛תְּבוּנָה (tĕbûnâ,「洞見」;《和合本》作「明哲」),不喜愛瞭解某種情境中的道德與人際關係的面向,也不喜愛認識自己如何傷害了他人。他所要的就只是發表自己的意見(בְּהִתְגַּלּ֥וֹת לִבּוֹ[bĕhitgallôt libbô],字面意思是「顯露自己的心意」)。因為愚妄人無法停止辯論(二十3),唯一能讓他停下來的方法是請他離開(二十二10)。即使你對愚妄人說了話,也不會被聆聽,不管你的主張是多麼具有說服力和合乎聖經。愚妄人只會鄙視你言語中良好的判斷力(二十三9)。這則箴言體現了智慧的美的一面。對哲人來說,想到智慧的言語如此寶貴而有價值(二十三9,‎שֵׂ֣כֶל מִלֶּֽיךָ[śēkel milleikā]),卻被愚妄人輕視(見:二十五12,相反的情緒),那該是多麼痛苦。[iii] 前面提到過的一則箴言,值得在此重複一下:「智慧人與褻慢人理論,褻慢人動怒或嘲笑,永無寧日」(二十九9,作者自譯)。

箴言中這些悲觀的論述有些令人吃驚,也不太中聽。畢竟,在事奉的處境(或其他任何處境)中遭受愚妄話時,很容易開始爭論。即使愚妄人說的內容從事實上來看是正確的,但他們的說話方式仍然是欺騙性的、一面倒的和誤導的。不回應這類愚妄話是非常困難的。當這樣的愚妄人正在用他所說的話損害你的事工時,就更難了。通常,愚妄人關於牧師和他的事工的聲稱是無法裁決的,要麼愚妄人是對的,牧師必須辭職,要麼愚妄人是錯的,應該道歉。在這些情況中,人們非常容易被引誘,照愚妄人的愚妄話回答他,以期能說服他承認自己是錯的,並迫使他道歉。

儘管我能理解上述對待愚妄話的策略,但箴言一貫的見證就是,如此爭辯只能帶來更多損害。智慧人控制自己的口,即使從愚妄人那裏受到最惡毒的批評(二十七3),他也能這樣做,因為他相信,上主積極地主管著人的歷程,通過直接的介入,也藉著自然的後果,來保護和建立那些信靠祂的人,並為他們辯白;同時,上主會審判那些背逆並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的人(十30)。事實上,箴言的整個要旨就是說服兒子:上主值得信賴和敬畏,即便智慧之路看起來並不是最富吸引力或最有利可圖的生活方式,即使看起來上主在世界中並不活躍。那些在耶和華對萬有的統治面前俯伏、並接受祂對待各人的方式的人——也就是行在智慧之路的人——會記住並相信箴言中一再重複的內容,即耶和華不只是審判惡人,祂還要審判惡人口中的話。這樣的智慧人,無論男女,都不會捲入與愚妄人的爭議之中(שׁפט[špṭ]的簡單被動字幹[Niphal],二十九9)。他們將此交託給主。

4.2. 智慧的義人並非總是靜默的

這樣說並非主張,智慧人面對愚妄話時只能陷入無動於衷的沉默。在兩則經常被引用的經文中,智者教導我們:

אַל־תַּ֣עַן כְּ֭סִיל כְּאִוַּלְתּ֑וֹ

פֶּֽן־תִּשְׁוֶה־לּ֥וֹ גַם־אָֽתָּה׃

עֲנֵ֣ה כְ֭סִיל כְּאִוַּלְתּ֑וֹ

פֶּן־יִהְיֶ֖ה חָכָ֣ם בְּעֵינָֽיו׃

ʾal-taʿan kĕsîl kĕʾiwwaltô

pen-tišweh-lô gem-ʾottâ

ʿănēh kĕsîl kĕʾiwwaltô

pen-yihyeh ḥākām bĕʿênāyw

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

恐怕你與他一樣。

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

免得他自以為有智慧。(二十六4、5)

在相鄰的兩節經文中,我們為何既被告知不要回答愚妄人,又被告知要回答愚妄人呢?當然答案必定在於重複的短語「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儘管兩節的字眼完全相同,但卻必定有著不同的含義。華爾基(Waltke)的解釋很有幫助,他認為,4節的「不要照愚妄人的愚妄話」回答愚妄人,意思是指不要以愚妄的方式做出回答。[iv] 我們不要以諷刺挖苦、生硬粗暴、夾帶嘲弄、真假摻半的方式來回答愚妄人,以此來傷害和羞辱他們。因為這樣做無疑令我們變得與愚妄人無異。

另一方面,智慧人不必總是保持沉默。他可以說得緩慢,或說得不多,但他卻可以「照愚昧人的愚妄話」回答他(5節),即他可以對愚妄人的愚妄做出回應。智慧人會指出愚妄人所說的謊言以及他的言語所帶來的傷害。用華爾基的話來說,「智慧人不必沉默地接受和忍受愚妄,從而證實愚昧人是在愚妄之中。」[v] 儘管與愚妄人說話要冒一定的危險,但「愚昧人為了自利而犧牲社會大眾的利益」,智慧人「必須把他這些扭曲暴露出來,不可沉默接受,以免成了確立他顛倒世界、敵對神的統治的幫兇。」[vi]

華爾基對這兩節經文的解釋之所以有助益,部分原因在於,他拒絕按照不同情境,將這兩節經文作相對化的處理。為化解箴言二十六章4、5兩節看似矛盾之處,通常的策略是宣稱這兩節經文適用於不同情況:有時要在愚妄人面前保持沉默,有時則要開口。按照這種思路,智慧就在於掌握靈活的技巧,知道哪節經文適用在何種情況。與此相反,華爾基不否認回答有時、沉默也有時,但同時主張:無論何時,人都不應該用與愚妄人相似的方式來回答愚妄人,但又總是能指出愚妄話中的謊言和損害,以此回應它們。[vii]

前述智慧話的特徵,可以用來充實二十六章4、5節所要求的回應。正如前面所論證的,箴言中關於智慧話的眾多論述,可以概括為兩類:謙卑的節制和帶給人生命。在面對愚妄話的特定情境下,這種節制和謙卑,不一定意味著智慧人會承認愚妄人是正確的,因為即使當愚妄人所陳述的事實是正確的,他背後的動機卻是最惡劣的,只是為了傷害和毀壞。智慧人的節制只在於,他不期待在愚妄人的眼中被看為正確。儘管智慧人會告訴愚妄人,他言語中的誤導、扭曲、有害於他人之處,但智慧人如此行,並非努力迫使愚妄人承認,他自己正是那誤導和損害人的。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智慧人講出真相,並非希望愚妄人會承認它,但卻滿心希望,無故的咒詛不要臨到它們的目標(二十六2),也盼望上主會扶持、賜福和建立智慧的言語(十31,十一30)。智慧人對愚妄人的回答,完全出於對主的信心,並不期待在愚妄人身上產生任何果效。

在我看來,智慧人節制的另一方面在於,他會在回答愚妄人所做宣稱時約束自己。他不會擴大他的評論,而涵蓋愚妄人的道德品質,儘管二者之間的聯繫也許是十分明顯的。換句話說,我認為,二十六章5節呼籲我們,要顯露愚妄人的不實和扭曲之詞,但或許我們應該約束自己,不要說愚妄人在以不合聖經或罪惡的方式行事(儘管他們顯然是如此時)。因為愚妄人根本無法接受任何批評,評論愚妄人的品性,恐怕只會引起新一輪的批評與指責。只要指出什麼是假的和有害的,就可以停止了。

[i] §4.2 討論了二十六章4~5節是否是一個可能的例外。

[ii] 此原則的幾個例外,並非像表面看來那樣明顯。二十四章25節應許,「美好的福」會賜給責備惡人的人,但23節表明,這是在司法背景下所說的。這段話是對審判官說的(23節),對那些不循私枉法的人應許了祝福。同樣,二十八章23節應許說,責備惡人的人必蒙喜悅,但此節中責備的對象是某個 אָדָם (ʾādām,人),而不是愚妄人。此節的要點在於,如果你要責備某個人(無論那是誰),最好快點這樣做(參:二十七5)。本節完全沒有說到誰會接受責備而誰不會。

[iii] 福克斯(Michael Fox)已經很有助益地表明,箴言中的智慧有理智、情感和審美的面向,它包括一個人所知道的,所看為有吸引力和有價值的,以及一個人對於何為合適與適宜的感覺。見Fox, “The Epistemology of the Book of Proverbs,” JBL 126 (2007): 669–84,特別是681, 684。

[iv] Waltke, Proverbs 15–31 (NICO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5), 348。

[v] 見前引書349。

[vi] 見前引書。

[vii] 見前引書。

待續

翻譯自《根基》期刊,38.1 (2013年4月),經該刊主編卡森(D. A. Carson)博士授權。

摘錄自《麥種閱讀》2017年第2期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