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牧師——公眾神學家》

清教徒喜愛神學,但在很大程度上,他們喜愛神學,是因為它適合應用在生命中。在他們當中,很少有人會比薛伯斯(Richard Sibbes)這個在劍橋「滴下甜蜜的人」(Sweet Dropper),更加擁護聖經真理的實用性。薛伯斯以將基督徒描述為「壓傷的蘆葦」而聞名,他們從根本上需要基督和祂的安慰。

在很大程度上,壓傷的蘆葦就是身處苦境之中的人,他來到基督那裏尋求幫助,因為他的痛苦就導致他認為是罪引起了痛苦;因為無論罪以甚麼理由當做藉口,在我們受傷和破碎的時候,這些藉口都不能成立。他了解罪和痛苦,甚至到了被壓傷的程度;在他孤立無援的時候,他焦躁不安,渴望別人能給他一些希望,儘管他不敢要求得到任何憐憫,然而,只要有一點盼望就能使他振作起來,離開自己,轉向基督。這盼望的火花受到出自敗壞人性的懷疑和恐懼的反對,使他猶如將殘的燈火一般;因此,壓傷的蘆葦和將殘的燈火,一起象徵了這個可憐、痛苦之人的狀況。那就是被我們的救主基督稱為「虛心的人」,他們看見自己的需要,也看見自己虧欠了神的公義。[1]

由於這種軟弱的狀況,信徒就需要教會;薛伯斯將教會描繪為「大家的醫院,在那裡面,大家都在某程度上患了某種靈性的疾病,因此,都有機會發揮智慧和溫柔的精神。」[2] 在薛伯斯的筆下,神學在本質上就是由基督塑造的,為要安慰困苦、缺乏、受傷的人。

[1] Richard Sibbes, The Bruised Reed, Puritan Paperbacks (Carlisle, PA: Banner of Truth, 1998), 3–4=薛伯斯著,郭熙安譯,《壓傷的蘆葦》(South Pasadena:美國麥種傳道會,2017),18頁。

[2]    同上,34=薛伯斯著,《壓傷的蘆葦》,61頁。

 

摘錄自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史朝恩(Owen Strachan)著,周俞雲翔譯,《牧師——公眾神學家》(麥種,2016),161-63頁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薛伯斯, Richard Sibbes,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