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教義——需要平衡

這根本沒有問題,但這整個事情的歷史是相當悲哀的,因為有過一種武斷主義(dogmatism),並且這種武斷主義根本是不正確的。這些人過度誇大了他們的理論,甚至把這些理論變成事實,而且還把這些觀點當作量度人們的信仰是否正統的標準。我認為,當這些發生的時候,事態就變得很嚴重了。比如,對於千禧年,有三種可能的觀點。你可以是前千禧年派,後千禧年派或無千禧年派,並且你會發現,同樣聖潔的人們—正如我之後會講到的—分別屬於這三種不同派別的觀點。是的,但有些團體堅持要你成為前千禧年派。那就是我正在說的。建立一些理論,然後把它們當作量度信仰正統的標準,這肯定是在扭曲聖經—正如彼得所說的—自取沉淪(彼後三16)。有些事是我們不能確定的,我們必須謹慎。我們在我們的講論和言語上必須蒙保守,我們必須總是試著劃清一條界線,知道過了那條界線就是我們不能確定的。

因此,我認為,因著這些不同的原因,許多人不得不承認,他們對於這個主題讀得太少,瞭解得也很少。但是,雖然我們一方面需要小心謹慎,但小心謹慎卻不意味著全然迴避。在這一點上,最好的方式也許就是強調,智慧的精髓就在於必須確定,在閱讀有關這個主題的東西時要保持當有的平衡。要從聖經開始。然後繼續讀一些會對此有幫助的書。並且最重要的是,要從兩面或多面去讀,因為確實有多方面的理論。不要滿足於只讀一面的觀點。我發現人們常常只讀一面,這是可悲的。他們往往從來沒有聽過另一面,或即使他們聽過,甚至沒有打算去思考它。當然,那肯定是錯的。

現在,關於這個主題有各種各樣不同的書。還有一些人,他們讀的聖經版本是《司可福聖經》(Scofield Bible),這聖經有大量關於主再來的的註腳。因此,要讀《司可福聖經》的註解,但不要停在那裡。有一本很容易讀的小書,並在這個主題的很多方面有著與司可福的註解相反的觀點,那就是葛瑞爾(W. J. Grier)寫的《重大事件》(The Momentous Event)。我建議你,如果你不打算讀更多的話,你無論如何要好好讀一下那本。如果你熟悉司可福的教導,那麼要用其它的來平衡,並且在讀過兩方面的教導後再重新來看聖經。要通過聖經本身來測試你所讀的東西。有些人說:「那是我一直領受的教導,是我一直相信的,我也不想再去思考其它的任何東西。」沒有什麼比這樣的態度更悲哀的了。那一定是錯的。當兩邊都有神的聖徒—同樣聖潔,且同樣有學問—提出了這些觀點,那麼我們就應該以謙卑、開放的心來讀他們的思想,並盡可能地通過我們對聖經的理解來測試這些思想。

但允許我補充一句警告的話:今天的這一講是總體上的介紹,但我認為是最重要的。我們要當心在這個教義上失去平衡,謹防變成一個排他主義者。有些人只把它當作一種研究,幾乎著迷於它,以致在聖經中再也看不到其它東西。我曾認識一個人,當我第一次遇到他時,他是一個神學生,並即將成為傳道人。當一個講員講到主的再來時,他自己的回轉發生了,以致他認為他的責任就是要傳講那個主題,此外再無其它。之後他的確那樣做了,直到有人向他指出他正在失去聖經的平衡。因此,我們讀這些東西是好的,這樣做也是我們的責任,但讓我們要注意持守平衡。

當然,對平衡的需要不僅適用於主再來的教義,也適用於每一個教義。有些人相信要把聖潔或主的再來變成一種運動;這樣的心態是我從來都不能理解的。聖經真理肯定是一體的。這些只不過是作為一個整體之真理的不同方面和層面。所有的教義都當一起來持守。如果你開始一個運動,只傳講一個方面,那麼你最終必然會失去了你的平衡。教會應該總是傳講所有的教義,而不應該只集中在某些事上。

——摘錄自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著,王棟、劉穎譯,《聖經的偉大教義》(麥種,2021年4月)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