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學方法閱讀「那文本」的重要性

對聖經的原初受眾來說,誦讀和聆聽的行動非常重要。因此,今日的受眾必須注意對其中諸文本一讀再讀,以便「將自己浸泡在其基調或特質中,由此學習其整體信息」,這樣才能理解「那文本」。早在1965年,古德(Good 1981: 9)就呼籲,要使用一種更加文學性的方法來理解聖經經文:「我們如此熱切地詮釋聖經,以致有時忘記來閱讀它,就像我們閱讀《神曲》(The Divine Comedy)、《奧賽羅》(Othello)或《荒原》(The Waste Land)那樣來閱讀聖經。」聖經中的各書卷,由於其正典統一性和作為文學作品的文體類型,就必須以文學的視角來閱讀。

這不是說要忽略一個事實,即聖經是經文、而非「純」文學作品。正如蔡爾茲(Childs 1979)和庫格爾(Kugel 1981)等學者指出的,聖經是一部神聖文本,既要求聆聽的耳,也要求順服的心。因著這一信仰維度,聖經乃是獨一無二的,不同於《神曲》等任何著作。畢竟,這首先是神的話語。用艾略特的話說:「聖經對英國文學所產生的文學影響力,不是因為它被看作文學,而是因為它被看作神話語的記錄」(T. S. Eliot 1975: 98)。

——鄧普斯特(Stephen G. Dempster) 著,于卉譯,

《王權與王朝:希伯來聖經神學》(麥種,2021)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