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講章)

本篇譯自司布真的兩篇作品:《司布真講章大綱》(Spurgeon’s Sermon Notes)26篇,與《大都會會幕講壇》(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卷44,#2596;兩者都是基於列王紀下二章14節的經文,後者於1883年6月24日主日晚崇拜傳講。讀者可以比較參考,揣摩這位講道王子如何準備講章大綱,以及這大綱在講台上實際傳講時的情景。

(以下為講章部分)

******

「他用以利亞身上掉下來的外衣打水,說:『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打水之後,水也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來了。」(王下二14)

我們靈魂最大的渴慕對象就是我們的神。我們愛祂的家;那是獻上禱告的地方,應該是我們深愛的;但倘若神自己不在那裡,那麼神家中的庭院就變得枯燥乏味。我們的問題不在於「祂的庭院在哪裡?」而應該是「耶和華自己在哪裡?」弟兄們,我們都極其熱愛神話語的職事,它對我們的靈命是無比寶貴的;我們被它所召而進入屬靈的生命,我們的生命被它餵養而茁壯;但是,若神自己不在那話語之中,那麼它對我們有何益處呢?我們的靈命必須在聖靈的管理之下,不然它們將要昏暗和死亡。

當我們讀一本好書、或獨自靈修、或進到神的家中聚會之時,我們首先要問的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因為,我們若不在這些事物中尋找神,那我們得著什麼呢?什麼都沒有。或者說我們只得到糟糠,而沒有得著那珍貴無比的實粒。哦,但願我們在禱告時始終堅持,不停止禱告,直到我們在其中找到那位賜禱告的神!但願我們在唱詩時感覺並沒有真正讚美神,直到我們在我們的詩歌中找到祂,並在每一個音節中都歌頌祂的屬性。哦,要親近神,有時真的是要費心力的!我們都預備好高喊詩句——

「我將就近祢——排除
萬難來到祢面前。」

「我將打破銅門,我將越過高牆,但我必要來到我的永生神面前。哦,我何時才能來到並站立在神面前呢?」但願我們始終保有這種心態,這是我們不停的吶喊:「以利亞的神——我們必須擁有祂;沒有祂,我們無法生存;沒有祂,我們無法強壯;沒有祂,我們無法喜樂。我們無法想像在天堂裡沒有祂;沒有神的天堂,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我們首要和至終的目標是尋找神。在我們接手一個未知的新工作或新任務時,這個重要的真理尤其至關緊要。例如,以利沙曾經倒水在以利亞手上(王上三11,《和合本》小字),做他的隨從;但以利亞被旋風帶走昇天去了,以利沙現在要代替以利亞成為以色列的先知。一個重大的責任落在他的肩上。他現在要做一件幾乎沒有任何其他(婦人所生的)人曾做過的事;他要接續一位似乎無可取代的人;他要成為那位烈火先知——神人以利亞——的繼承者。你說:「可是他有以利亞的外衣啊。」是的,他有他的外衣,那是有意義的。若我可以觸摸任何偉大的遺物,我會想要有以利亞的外衣。以利沙得到它;但是以利亞的外衣有什麼用,除非他也得到以利亞的神?雖然他蒙召得到那件外衣,用它來打水,把水分開,但他知道他的能力必須從何而來,故此,他的禱告、他的呼求是,「這裡有先知的外衣;但是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若他有以利亞的神,那麼外衣才有意義;否則,若沒有神,就算他穿上外衣,對他而言就像一件著火的衣服、無法合身。眾人會看見他穿了以利亞的外衣,但他們會問:「以利亞的能力在哪呢?」

現在,親愛的弟兄們,你將要接續一位屬神的人。你有他的外衣;眾人已經揀選你,所以你已經正式地接手,你並非未蒙呼召而服事。無疑,你是適合接替一位已經睡了的人;但不要只滿足於接手這份事工。無論你的前輩交託什麼工作給你,不要只安於有那份工作;最重要的,你要有他的神。如果你有他的神,就算你沒有他的外衣,你仍然會做得好。就算你和你的前輩性格不同——正如以利沙和以利亞一樣——只要你把你的信心建立在你前輩所信的那位之上,你也會做得好。而你們這些姐妹們,當你們要負責一門課程、或一些主內的特別事工時,前任服事的姐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女士;她的過世是教會的重大損失,你也覺得自己無法擔當重任。其實你不必擔心,只要你有她的神;若你能用單純的信心倚靠祂,你就不會有絲毫懼怕。若你和她擁有同一位神,對祂有同等的信心,那麼即使你們服事的方式不同,你也會給神帶來榮耀,成為你身邊眾人的祝福。所有正要進入一條未曾走過之路的年輕人,我要鼓勵你對自己說:「我父親的神在哪裡呢?親愛的父親已經去世,我現在想要哭喊:『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戰車馬兵啊!』但我現在必須接續他。哦,願我也有同樣的聖靈臨到我,有同一位神來救助我!那麼我就會做得好。」所以,親愛的朋友,以利沙的這個提問,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當你將進入新的領域服事時,最重要的就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

當你面臨極大困難時,這個問題也是最適合的。在以利沙面前,約旦河水勢磅礴,是一條水深且急的河流;他要怎麼渡過呢?他拿了之前以利亞渡河時曾擊打河水的那件外衣,用它打水,高喊:「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水馬上就左右分開,先知就渡過了。我親愛的朋友,你是否面臨一個很大的困難?自己無法克服?你是否擔憂?若這是一個需要挪去的困難,最快捷的解決方法,就是把它帶到神的面前。若這不是一個需要挪去的困難,那麼你到神面前求告也是對的。因為儘管祂不會將它挪去,但起碼會給你恩典,讓你能用其它方式榮耀祂。每當我們面臨困惑和試煉時,我們能做最好的事情,就是把問題帶到神面前。當一個教會面臨困難,不知該怎麼作、如何抉擇之時,這時它的會眾要問:「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當一個基督徒面臨重大困難,那並不是他咎由自取,而是世事難料使他陷入困境;他該怎麼辦呢?啊,尋求他的神,看看神會怎麼做;他也應該哭喊:「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我不認為任何真正信靠神的人會不知所措。因為沒有任何困境會是出乎至高神的意料、不在祂的掌控之中、並長期持續下去。我們所有的問題,祂都有解決方案;我們所有的疑問,祂都有答案。祂可以使我們的苦難成為祝福。在祂凡事都能,祂的名是耶和華、偉大的我是、全足全豐的神。

因此,我們從以利沙的提問學到:當我們開始一個新的工作、或面臨重大困難時,我們尤其需要求告神。

我已經介紹了經文本身,現在我要再提兩點。首先,這個問題變成了禱告:「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雖然我們讀起來好像是一個問題,但好好解讀就看得出來,它無疑是一個禱告、一個祈求:「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其次,若我們有時間,我們可以談談「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這個問題的解答。

1. 那麼,首先,我們來思想這個問題變成了禱告這點,並且讓我們自己在默想「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這句話時禱告。

首先,它表示,當國內所有人都背棄了神的時候,祂保守以利亞忠心。以利亞甚至還可以有點誇張地說:「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那專橫的皇后西頓人耶洗別,完全掌控了亞哈,她建造亞舍拉女神的廟,儘管有很多邪惡和淫亂的敬拜儀式,卻很快就在各地推行,與此同時還有敬拜巴力。只剩下極少數忠心的人還在事奉至高神;但他們通常都躲在貧窮的鄉下,並且被殘忍和崇拜偶像的耶洗別逼迫、戕害、追殺。但至少有一個人是亞哈和耶洗別動不了的——那人曾是亞哈的教師,在王面前為耶和華神說話的先知,他獨自一人站在那裡,大聲說:「那降火顯應的神,就是神。」當神降火下來之時,他對民眾說:「拿住巴力的先知,不容一人逃脫。」那個人,當他身處巨浪之中,堅立如石,不為所動,也無法動搖;因為他一生經常是堅定不移的。

我們當今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你看整個世界的局勢動盪不安,人們不斷地尋求新鮮事物。這種對新花樣的渴求、已造成對敬拜神的排斥。你說:「沒有啊!」我說:「有!」今日,他們崇拜許多的神、許多的主,一些新出現的神明,是我們父輩從沒聽過的;但是耶和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卻很少人知道。人們已經竭盡所能地摒棄祂;取而代之的是他們所推崇的那些無用的神:一個沒有公義的神、名字不具任何意義的神,不像我們在舊約聖經故事中讀到耶和華名字的意義。當今我們需要這樣的人,他們會說:「我們不需要敬拜新的神。舊約聖經的神,也是新約聖經的神——這位神永遠是我們的神,祂就是我們一生的指引。」你知道他們如何藐視耶和華。他們不要祂;最起碼,他們不要祂作王。神的權柄是到處受人取笑和貶低的事。然而,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耶和華作王。祂坐在洪水之上。祂永遠作王掌權;不論別人如何,我們都要稱頌祂的名。

當今,我們也需要能在各個真理上站立得穩的人——不只在教義上、也在實踐上。我們需要你們這些年輕人,在你的行業中正直、誠實,當你身邊有很多人為了圖利而作各樣敗壞的事。我們需要你們這些年輕人,在職場上承認自己相信基督、為祂堅守信仰,當你周遭的同事都不守安息日、甚至完全不敬拜神。你問:「我們怎能蒙保守堅信不移呢?」答案就是,「耶和華,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因為那保守他的,必能保守我們。這樣我們就會有一萬個人,像諾克斯(John Knox)在蘇格蘭那樣——絕不離棄真理的人——那些內心知道祂大能的人,那些活出被神聖靈分別為聖的人,因此,那些人是「堅固、不搖動、常常竭力多作主工。」我們若不尋求以利亞的神,就找不到那樣的人,所以讓我們都一起尋求祂。

接著,「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這個問題,讓我想到以利亞大有能力的禱告。這位以利亞有著和我們一樣的性情;然而神賜他禱告的秘訣,使他用手將天鎖住;等到時機成熟,他上到迦密山,將臉伏在兩膝之中向神呼求,直到天空再度烏雲密佈、降下大雨。而這個人在獨自禱告之時,有孩童般的真摯。他是一個可以向神求任何東西的人,就像我們之前的路德。你們當中不是有人說,「我也希望我的禱告能像他的一樣有力!我怎麼得到呢?」啊,他從哪裡得來的——當然是從他的神。以利亞的神可以幫助你也能像他一樣的禱告;神若願意,祂也會像應允他一樣的應允你。對你來說,可能和下不下雨完全無關,但也許是同等重要、是可以改變人心的事,是可以給他們帶來靈糧、得到聖靈福分和甘露的事。把你自己帶到你的神面前;用剛強勇敢的信心倚靠祂。安歇在祂的應許之上,並直接向賜下這些恩惠的神禱告,那麼你就會得著你想要的福分。你們和我都時常上山下海地繞圈子轉而錯過了福分。最好就是直跑奔向目標。讓我們都以單純的信心,直接來到神的面前求吿,那我們就不用再問:「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因為我們就會證實祂仍然垂聽我們的禱告,一如過去在先知的日子。

第三點要提出的是:正如神在基立溪和撒勒法供應以利亞一樣,祂也照樣能供應我們。我想我聽見你說:「我只剩一點麵,只有一點油了。『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啊,祂還是與祂的以利亞同在,祂還是與所有的寡婦同在,像祂照顧撒勒法的寡婦一樣。難道你以為祂死了嗎?你是否曾想那位偉大的供應者失敗了,神不再照顧祂的子民了?哦,不要這麼想!若你這麼想,你的不信將成為你的禍害;它會使你的麵罈破損,使你的油瓶碎裂。你若心懷二意,就不能從神那裡得什麼;但你若堅信,你會發現神的名字仍是耶和華以勒——「耶和華必預備。」「祂未嘗留下一點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神可以幫助我們對祂有如此的信心,我們會看見以利亞的神也供應我們每日所需,並餵養我們直到再無所缺。哦,大家一起來唱這首歌!讓我們在此刻一起高歌——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祂既屬我,我也屬祂,
我夫復何求?」

「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我在這段偉大的經文也看到,我所渴慕的神,是那位經由以利亞使人復活的神。哦,我曾多次在此要使死人復活,也曾經做到!人可以藉著神所託付的命令:「拉撒路!出來」,也使許多拉撒路從他的墳墓裡出來。而你們,我親愛的弟兄姊妹,經由你溫柔、恩慈的教導,可以使人脫離綑綁,使那些人能在日常生活上或聖職上服事,就像人從死裡復活一樣。但是還有很多死人,我時常為他們禱告,也有其他愛他們的人為他們代求;我們不停地為他們懇求,到如今他們在靈裡還是死的。他們還應該這樣繼續下去嗎?他們還得一直躺在那裡,到最後成為腐屍嗎?難道要指著他們說「埋葬死人,使他不在我眼前」嗎?神將會指著所有的死人這麼說,因為在天上沒有死人。他們不得在神眼前;他們不得在基督面前,無法得見祂大能的榮耀,也得不到祂平安和慈愛的榮耀居所。哦,弟兄姊妹們,請為這些死人恆切禱告,因為以利亞的神仍然可以使他們復活!不要放棄任何人,別忘了,即使拉撒路已經死了許久、身體發臭了,他還可以復活。即便有人惡貫滿盈、作惡多端,使人死而復生的聖靈,仍然可以使他們復活。哦,讓我們都看重這些已死的靈魂!讓我們仍為他們禱告;讓我們以真誠和恆心養成習慣;讓我們不停地為他們向神代求,直到這些死在罪裡的人能活在錫安。他們最大的、唯一的盼望就在於,神仍在祂的教會中使死人復活。

進一步說,我們渴慕的「以利亞的神」是「降火顯應的神」。現今在這個國家裡,我們也面臨和以利亞當時同樣的處境。現代的巴力祭司們到處叢生。羅馬諸神和各樣的偶像再度充斥在這塊土地上;甚至在我們教會當中,都有人把它們視為敬拜的對象。拉蒂默(Hugh Latimer)點燃的燭火,從未熄滅,在這裡暗暗燃燒著。而路德和加爾文、我們的主和祂的使徒們所傳講的——可稱頌之神古老的榮耀福音,被視為老舊無用,丟棄一邊。哦,以利亞的神將再度降火顯應!我們需要聖靈的施洗使我們的靈命重生,聖靈的澆灌使我們不只認識神、並遵行祂的真理。哦,這樣我們就能在這塊土地上,再次看見神顯出祂大能的膀臂!當我想到神如何面對法老,並一次又一次地用災害向這心硬抵擋祂的人彰顯祂的大能,我的心靈就不禁呼喊:「你是否願意裂天而降,帶著鐵杖,擊碎那些一直拒絕你恩典的人,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打碎?你的恩慈和忍耐已經夠久了,人的罪行卻越來越囂張。」我可以理解約拿的心情——雖然我並不想陷入那種情緒——他似乎認為尼尼微城應當因它的大罪而遭毀滅。當今世界仍然臥在魔鬼的腳下,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已經被視為無所謂並受嘲弄。也許倫敦比當初蠻族入侵之時還更遠離神;人們在各方面都越來越糟,越來越少有人看重敬虔和尋求至高神。神啊,還要多久?「從你懷中伸出右手」,像迦密山降下的火焰,讓你的聖火照樣燃燒你的真教會,我們就不用再問:「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我們渴望祂,我們在這末世更加渴望祂。

現在我們再回去看這句經文:「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我很想見見祂,認識那位給以利亞賜下奇妙食物的神。他吃了那頓飲食後,走了四十晝夜;我也很想飽餐那種份量的食物!現在很多傳道人只用一點點糧和水來服事,沒有什麼實質能滿足或餵養會眾的靈命。但是神一頓就餵飽了以利亞四十天的食量;我親愛的朋友,你吃過那樣的食物嗎?我有,當我讀某些書籍(不是當下這些現代思想),它們給我那樣的能量。給我一本現在乏人問津的清教徒書卷,我的靈命就能那樣飽足。你也試試看,看那個靈糧是否不只可以支撐你四十天,還能使你更強壯地走向神山,並更有力地稱頌讚美祂直到永遠。哦,但是,我們今日常被摻水稀釋的食物餵養!願我們都高喊:「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呢?」再次被神沒有差別待遇的恩典教義餵養!哦,願我們不斷地被教導:神的愛無起點,神的愛從不改變,神的愛永不止息!哦,聽到真正的代贖信息,真的能除罪的信息;不像今天對代贖的許多曖昧不明的論點,隨意根據人的解釋而模糊不清!我們需要再次得到永生的保障,認識與基督聯合、在祂裡面的偉大真理,因此可以在神面前坦然無懼,在至高神的面前蒙悅納。求神重新賜給我們這種靈糧!親愛的弟兄姊妹,要竭力得著這個,直到你在其中得到飽足。離開其它的餐桌,並說「『以利亞的神在哪裡?』,哪裡可以吃到這種真實的肉,喝真實的血?」除了基督,不要以別的為滿足;除了耶穌基督並祂的十字架,沒有別的福音。願神如此滿足祂眾聖徒的靈命,使他們能夠好好服事或吃得了苦!當以利亞的神餵養我們那個天糧——生命的糧、基督耶穌自己——之時,我們就在堅忍和熱心上大大得力。「主啊,求你更多賜給我們這糧!」

還有,最後我要說,我們渴望那用火車火馬接走以利亞的神。我敢說,你們當中一定有很多人從沒想過以這個方式去天家;如果我可以在那種形式升天和死亡之間作選擇的話,我想我寧可死。有些弟兄期盼自己可以永遠不死,我從來無法真心贊同那樣的人。為什麼不想死呢?你若不死,你在永恆中會是一個大輸家,因為你無法像那些睡了的人一樣,在基督的死上充分與祂相交,因而在墳墓裡與祂相交。沒有什麼能比見到基督更大的喜樂。能夠見到祂,與祂同在,是我們靈魂最大的盼望;我不想錯失在死亡中與祂的交通。死亡有什麼可怕呢?有人說:「怕痛。」什麼痛呢?「臨死的痛苦。」臨死沒有痛苦,不應該有;只有活著才有痛苦。死亡是最大的解脫。對於信徒來說,死亡應該沒有感傷或歎息。那麼,你在怕什麼呢?怕死?基督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你必永遠不死?你會離開這個世界往天父那裡去,而且你多半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個人有幾個朋友一直都很怕死,我相信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將死,因為他們都在身體還健朗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去睡覺,第二天早上卻被發現已經蒙神寵召,「與主永遠同在。」他們安祥的遺容顯示沒有掙扎、甚至沒有一絲歎息或喘息。他們閉上眼睛,夢想天家;當他們醒來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真的在那裡了。他們沒有經過什麼鐵門、沒有涉過什麼冷溪;但他們到了天家。有人會說:「哦,但我還是怕死。」讓我告訴你一個也說過同樣話的人。幾年前我到法國南部去;我在那裡病得很厲害,獨自坐在房間,因為所有的朋友都去吃中飯了。我突然感覺必須到室外去;我不知道要做什麼,但我還是走出去了,坐在一個長椅上。然後有一位可憐、蒼白、憔悴、肺癆末期的女子來坐在我身邊,看著我說:「司布真先生,我好幾年來一直讀你的講章,我學會了信靠救主!我知道我活不久了,但我一想到這事就很難過,因為我真怕死。」我立刻就明白我為什麼要走到那裡了,我開始想要鼓勵她。我發現很難。我們講了一會話之後,我對她說:「那麼就是說,你想去天堂、可是不想死?」她回答說:「對,就是這樣。」「那麼你要怎麼去呢?難道你要坐火車火馬去嗎?」她顯然之前沒想過這點,但她回答說:「是的,哦,是的。」我說:「那麼,假設它們現在就在這附近,燒火的馬和炙熱的車在等著接你去天堂,你覺得你準備好了要搭乘那種馬車嗎?」她看著我,說:「不,我想我不敢。」我說:「啊,我也不敢;比起死亡,我更怕坐那樣的火車。我不喜歡在火馬後面,我寧可不要這種方式。」然後我對她說:「讓我告訴你,你可能會面臨的事。很有可能某一天晚上你去睡覺,然後第二天你醒來就在天堂了。」結果不久後真的就這樣發生了;她的丈夫寫信告訴我,在我們的談話不久之後,她就不再懼怕死亡;她認為那是去天家最輕鬆的方式,畢竟,比起坐火車火馬乘風昇天要好多了。並且她將自己交在她天父的手中,讓祂以自己的方式帶她回天家;然後她過世了,就像我預期的一樣,在睡夢中去世。

親愛的朋友們,我希望你們在臨終之際、最大的渴望就是「以利亞的神」與你們同在。若你們有祂,就可以呼喊:「來吧,火車火馬,我們不怕乘坐這種炙熱的馬車,只要『以利亞的神』與我們同在。」哦,不!或者它可能是「來吧,安靜的內室;來吧,久病的床榻;來吧,那個水輪在井口破爛、我們終將離去的信息終於來到了;來吧死亡,讓無盡的星空帶走我的靈魂。」那麼,你就會甜美地感受到「以利亞的神」與你同在,而你不再懼怕。你們這些膽怯的人在臨死前必然「英勇剛強」。那些最膽小的聖徒到最後往往是最勇敢的。我認識一些人平日毫無自信,他們滿心焦慮和害怕;但他們將要過河的時候,他們變成勇士中的勇士。你記得班揚(Bunyan)先生筆下那位失望先生的女兒驚恐小姐,她口中唱著詩歌渡河!有一些屬神的偉人在臨死之際,就像大水漫過頸項;那是何等榮耀的事:他們能夠站立得住,感到他們腳下的根基,並知道那是好事,讓死亡盡其所能,並同時高喊:「得勝了,得勝了,得勝了,我靠著那愛我的,勝過這一切!」但你若是軟弱、膽怯、畏懼的,你可能會有不同的死法;你可能會有一個甜美、寧靜、快樂、有福的歷程。「以利亞的神」會與你同在,而你最終會像祂一樣得勝。

親愛的朋友們,你們看,時間過得很快,但我只能講了我主題的第一部份;若是主願意,你必須下次再回來聽第二個部分。

(編按:根據現有資料,沒有留下司布真關於第二部分的講章,或許他根本沒有講過。)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