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生命的神學傳承

作者:基立.費依.諾德林(Cherith Fee Nordling)

美北神學院,伊利諾州(Northern Seminary, Lisle, Illinois)神學副教授

譯者:汪文琦

編按:戈登.費依(Gorden D. Fee)是舉世聞名的福音派新約聖經學者,也是筆者深感敬佩的長輩。美國麥種傳道會已經出版他的《腓立比書註釋》、《教牧書信簡釋》、《保羅神學:聖靈論》與《哥林多前書》,且已翻譯了《保羅神學:基督論》。2012年,在寇軻芮(Gareth Lee Cockerill)的《希伯來書》(Eerdmans出版,麥種翻譯中)的編者序中,費依宣布辭去該書所屬之「新國際版新約聖經註釋」(NICNT)總編輯職務,因為他罹患了阿茲海默症。2017年底,很意外發現費依竟然即將出版名為《使徒保羅所傳的主耶穌》(Jesus The Lord according to Paul the Apostle)的新書,並迅速從出版社取得書稿。原來這本書是《保羅神學:基督論》的「小版本」。除了費依博士的〈自序〉之外,此書另有一篇〈前言〉,由他的女兒基立執筆。原來這本書是由父女二人一起編輯的。我們特別請同工將該〈前言〉譯出,與讀者分享。

這本書的構思成型於一個陽光斑駁的日子,當我和父親一起坐在我們房子(位居哥倫比亞省加利亞諾島)的院子裡,檢閱他即將發表的新書《保羅神學:基督論》。乾爽的天氣帶著微風。水浪拍打著我們下方的岩石。那時有船隻穿梭時揚帆的振盪聲,甲板下海豹覓食的噴氣聲,還不時聽到附近的孩子從鞦韆跳下的歡呼嘻笑聲。在這一切之中,當我們一起校閱時,我父親散發著熱情與投入。那些內容完美並嚴謹地表達了,保羅對拿撒勒人耶穌、神的兒子、主、和基督這個人的認識,以及與祂的關係。在我們一起工作的那個下午,我發現我父親和保羅多麼同樣地深愛耶穌。並再次的,當我和父親一同以保羅的視角來讀它時,有些東西從知識變成理解,從理解變成智慧,從頭腦上的知道變成關係上的認識。保羅和父親再次吸引我對耶穌有更深入的認識和更深刻的愛。

在那個夏日我心中暗自期盼,我們所讀的《保羅神學:基督論》的那些總結篇章,有一天能在更多的教會中廣傳,它將會像父親另一本有關保羅和聖靈的小書(《認識保羅的聖靈觀》)一樣,給人帶來許多的生命和喜樂。現在成書了!對於那些想要深入認識基督、和祂一生與他們自己生命的關係,並定意要活出祂樣式的信徒,這本書是另一份禮物。此外,這可能是我父親在他漫長事業中所寫的最後一本書。因著這個緣故,並因為這個題材對我的生命、工作、和我的學生都有深刻的轉化影響,我義不容辭並心存感恩地寫這個前言。

我們在篇幅較長的《保羅神學:基督論》和現在這本書中看到,兩千年前當大數的掃羅帶著捆綁大馬士革基督徒的死令時,遇見他的主。當這位猶太學者、法利賽人、宗教狂熱者遇見了主——耶和華神自己,以基督復活的身體,伴隨著眩目的大光,並聖靈醫治的大能——他先前對神和世界關係的所有理解,無疑都永遠地被翻轉並重新定位。神所體現的恩典、慈愛、公義,都在祂愛子的啟示中完全自我彰顯,而這個被釘十字架的愛,將大數的掃羅改變為主耶穌基督的使徒保羅。神在基督裡的恩典,那重整世界次序的終極目的(telos),或目標,如今重整保羅的世界,改變了他的身分,並為了神的名呼召一群以外邦人為主的新子民。他對神的委身,以及他對神從起初創造到新造旨意的認識,使他傳講三位一體的教義——一位聖靈、一位主耶穌、一位神(就是萬有的父)。

這許多年來,保羅成了我父親的好友,他也經歷了我們復活主的大愛和恩典,並蒙召為祂作見證。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就把他的朋友保羅介紹給我。在我青少年早期的時候,我認為保羅粗魯、難以捉摸、有時有點驕傲——例如,他叫帖撒羅尼迦的教會要效法他。在我讀初中的時候,一天晚上我向父親坦承,我不太喜歡保羅。那天晚上,他陪我坐在他地下室的書房裡,並要我說出心中對保羅話語的感受。他也與我分享了一些保羅的觀點。他告訴我這些教會的歷史和保羅與他們的關係。在我們談話的過程中,我看到我的矛盾顯出我那渺小的、律法主義的福音信仰,和因著抱怨而有的羞愧心。

然而,我父親的提問,也顯出了我內心的渴望,想要有保羅那種對神無懼的愛,和他因被神所愛而有的喜樂。我在父親身上也看到那種無懼的愛,我在那時領會到,父親對耶穌的認識與愛,正如他對保羅的認識與愛。此外,我父親以共鳴、感恩、尊敬的心認識並愛保羅。最重要的是,他信任保羅對神的經歷。若我那時以為保羅遙不可及、有時不容置疑的聖潔,我父親卻不這麼看他。我父親幫助我明白,保羅呼籲帖撒羅尼迦信徒效法他,是根植於對主和對彼此共同的愛與信任。我開始思想保羅書信中提名的那些人,他們聽到他話語的感受,應該與我大不相同,因為他們對他的了解比我更多。有些人,像我一樣,認為他的話前後矛盾,因為他們還沒有像我父親和其他人那樣認識並信靠神——或保羅。但是,保羅持續不斷傳講的信息是神在愛子裡並藉著祂所賜下豐富和重價的愛,和神的子民在聖靈引導下所過無偽的生活;他的教導有時讓我們所有人(不論信靠與否)體驗到神在我們生命中的更新。

接著的幾年,我父親持續邀請我參與他和保羅的談話。在我更深認識保羅之後,保羅變得親切多了。保羅和我父親都深深地被神的愛所感動,我也想要那樣認識神。自從那晚在書房開始,當聖靈使我在基督裡的靈命變得越來越豐盛,也越來越具挑戰性時,保羅和他的教會對我變得更加真實,我的好奇心也隨之增強。保羅將耶穌的故事、和這些教會的故事嵌入舊約聖經的故事與隱喻中,似乎把它視為理所當然的,但我並不完全理解,它們令我很感興趣。我像典型的高中生,喜歡背後的八卦和內幕:保羅在那些關係中表達(不論是假設地或明示地)他牧者的關愛、擔憂、沮喪、喜樂、警告、歡慶、責備、和歡喜,是什麼造成的?在我比較屬靈的時刻,我想更多理解神與世界這個在被釘十字架的主裡面啟示的宏偉故事的內容,並看它如何彰顯在新約聖經的群體生活中,使我更能看清這個故事如何展現在我自己的生命和群體中。

我在新英格蘭讀高中的那幾年,屬於一個在我們客廳聚會的家庭教會。我們每週唱詩、分享、禱告、同哭、同笑、用餐。我常看到我父親因感受神在基督裡奇妙的大愛而落淚,時常藉著分享保羅的一封書信,充分地表達保羅對基督的愛。然而,我父親也不只是在我們家的客廳流淚而已。在那些聚會中我聽到學生說,父親在課堂上講課的時候也經常流淚。然後,在十一月初的一個晚上,我做完事在回家的途中,順道去神學院接我父親。他的辦公室是全校唯一還亮著燈的,我走進大樓去找他。辦公室的門是開的,但我沒看見他在裡面。然後我聽見一點哽咽的聲音。我走到他的桌子旁邊,發現他坐在地上流淚。「爸,你還好嗎?」他說:「親愛的,我很好,」他吸吸鼻子,起身,擤鼻涕。「我只是在預備明天的課。福音總是使我感動。」我看見在他桌上,攤著他對保羅一封書信的希臘文綱要,是給進階解經課程用的。這不一定是每個人的靈修方式,我知道!但對我父親而言,再次研讀保羅,沉浸於神在基督裡、藉著聖靈傳揚的大好消息,這是他經常的崇拜方式。其實是我打擾了坐在地上、沉浸於三一神愛中的他。

怪不得在接下來的冬季,我自動去上課,和一大群我不認識的教會會眾,聽我父親講解新約概論。我個人對神的渴望和想要較多集體讀經這兩方面都有長進。保羅對耶穌完全委身的榜樣,始終在我面前。我在高中最後一年,正是因為福音,在我自己的生命中,必須在我和朋友的關係上付出代價,我差點走上岔路。我的父母最終以一種十分符合保羅的方式呼喚我回家,提醒我:我們的家是屬於彼此的,我們需要彼此來成為我們命定的人,若是沒有彼此——互相造就,並以信任和無條件的愛彼此扶持——我們無法成為我們被命定的人。

到我去讀大學的時候,我父親的朋友保羅已經是我的老朋友了。在保羅書信中,我聽見耶穌——和我父親——呼召我進入更真實的福音新關係中,我更加長成基督的身量,不論是在個人還是群體方面。奇妙的是,在我的婚禮中,我父親用保羅的話勉勵饒柏(Robert)和我,要我們共享生命並與三一真神的合一,經由我父親和保羅的聲音,我們倆聽見耶穌的聲音。幾個月後,我剛從大學畢業,帶領一群比我年長許多的婦女,研讀保羅寫給腓立比教會的書信;我希望我自己的聲音也回應他們的聲音。我們在我們的弟兄保羅所傳講的耶穌轉化的大能之下,一起經歷人生的困難,那個經歷建立起一種新的信任:領受他所提供在聖靈裡的生命,叫我們的天父得著稱頌;看到保羅不只經歷痛苦和困難,並且明白那是與基督聯合之實際的一部分;並與保羅一同看見,基督將祂自己與我們和我們的痛苦連結,要使我們的生命最終能夠有一個不同的、榮耀的結果。

長大成人之後,能夠繼續與父親同行,能夠一窺他的學術著作,能夠見證轉化的大能顯在我們每個人和群體的生命、以及我們周圍數不盡的個人和群體生命裡,實在是一種喜樂和殊榮。我父親為哥林多前書撰寫註釋的稿件,自然成為我閱讀、禱告、默想的素材,為我在加州的教會團契學習在聖靈裡的生活注入了真知灼見。我記得,當我父親在寫他的腓立比書註釋的時候,我們也有類似的談話,那本書對於他的教會和他在維真學院(Regent College)的群體生活都有很大的影響。正是因為對於他的學術工作和教會生活彼此關係的這種深切認識,使得他和我的母親投入了愛心的勞苦工作,為那些在他們生命和群體生活中需要保羅智慧的弟兄姊妹,花時間把近千頁的《保羅神學:聖靈論》(God’s Empowering Presence;麥種翻譯出版)改寫成《認識保羅的聖靈觀》(Paul, the Spirit, and the People of God)——一本較薄的、適合更多人、同樣題材的書。

當我自己在後來十年攻讀系統神學博士的時候,我不斷地回頭閱讀這些經文,以及我父親對保羅書信——那些在特殊景況下、在真實的時間、寫給真實教會的教導——的反思。我所讀的系統神學,通常是想把對神的信仰歸納成一個連貫的整體。但是我們在保羅的書信中找不到這種神學。他並不是以系統性來思想耶穌基督這個人和祂的事工、或聖靈、或三位一體的關係;儘管所有這些都已經是預設,並以相當清晰的方式浮現,尤其是在他的禱告中。確切地說,保羅的書信是出於他與神的新子民之間某些特定的關係。他所說的都是針對這些教會獨特的關注,是出於他們由於聖靈而成為神兒女的身分,以及福音對他們群體關係的影響,和他們當下在更廣的文化背景中活出神未來國度的生命。當我開始教授大學部並帶領學生領袖之時,《認識保羅的聖靈觀》是一個寶貴的幫助。保羅教導他的新約群體在聖靈裡的共同生命,這獨特的用心幫助我所教的學生們,在自己的處境中來看他們在聖靈裡的生命。一次又一次,我感謝我的父母願意改寫我父親的學術著作,使它成為適用於教會的材料。藉著那本書,保羅對初期教會的教導,在聖靈的大能下,改變在二十一世紀的生命。

在加利亞諾島的那個午後,我和父親一起檢閱他的《保羅神學:基督論》;從那時開始,我的生命也有同樣的改變。教會是神的新子民,得救脫離罪惡和死亡,得救成為神不朽的兒女,有更新的生命,將要治理一個新的創造;從保羅的書信中,我們聽見他對教會的反思、挑戰、歡喜、難過、指責、鼓勵、祝福、並呼召。保羅這麼作,是因為他遇見了這世界的新亞當,那位從死人中首先復生的,他們因著那使人復活之兒子名分的靈,與基督同為後嗣,祂將要完成他們榮耀的、永恆的生命。我們與保羅一同得知,耶穌基督這個人,是三一真神自我彰顯的生命和旨意。以保羅的話來說,那些旨意是在創世以先就已經立定,並前進直達它們在基督裡的高峰,如今還要持續推進,達到它們在基督裡最終的、無可攔阻的起點,直到祂的再來。

有許多作品討論過保羅的救恩論,但那些研究經常忽略了保羅對拿撒勒人耶穌、神兒子的認識與愛。保羅並未將基督這個人與祂的工作分開。系統神學也許嘗試要這麼做,但卻沒有考慮到,其實人就意味著工作,反之亦然。基督這個人和祂的工作,都牢牢地深植於以色列的歷史中。耶穌的稱謂主(Kyrios)是來自希臘文舊約聖經的用語(即《和合本》的「耶和華」);保羅將耶穌描述為以色列的彌賽亞,或受膏者(基督)。然而保羅也領會到,藉著以色列歷史在基督耶穌裡達到的高潮,神已經開啟了整個宇宙未來的故事。

那天下午與父親同讀《保羅神學:基督論》,我特別對於耶穌的人性有新的理解。令我吃驚的是,保羅和保羅的朋友(我父親)把基督的人性視為理所當然的。有時候,我們神學為了強調基督的神性,會忽略了祂的人性,以致忘了基督是復活的新亞當,這並不是一個隱喻,而是一個重要的事實,是我們現代和未來人類生命的盼望之所繫。對於保羅來說,那完全沒有一點隱喻的意思。若是保羅並未特別強調耶穌日常生活的各方面,那是因為他認為那個生命的人性部分本是理所當然的。耶穌真實的人性並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令他驚奇的,是耶穌藉著聖靈的大能、存心而無罪地順服天父。我與父親一起工作的時候問他,「為什麼保羅不多提醒我們,有關耶穌在世上順服聖靈的生活?」我父親揶揄地反問我,「他有必要這麼作嗎?」保羅基督論的激進之處,不在於他強調耶穌的人性,而在於把耶穌與神等同:神成了肉身在我們當中,但不用那個地位來利己(因此順服聖靈而活),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且復活,現在被高舉且作王,並且將神從聖靈所生的兒女一同帶入他們末世新生命的初階。

從此之後,這樣閱讀《保羅神學:基督論》而重新認識耶穌的人性,全面影響了我對基督信仰的認識,和我的學術著作與教學。我早期依賴《認識保羅的聖靈觀》,教導和帶領學生學習在聖靈裡的生命;同樣的,我也開始依賴這本書來教導和帶領學生,認識耶穌復活與升天的人性,並從那裡賜給我們自己更新生命的應許。對於教會來說,耶穌恆久的、榮耀的人性是何等的好消息。然而,《保羅神學:基督論》若沒有一本薄一點、易讀的版本,很多人仍然讀不到。我許多年來一直希望,該書的內容可以供更多教會使用,就像我父母把《保羅神學:聖靈論》的內容摘錄成《認識保羅的聖靈觀》一樣。我很高興這本《使徒保羅所傳的主耶穌》終於實現了這個願望。

這些年來,讓我最快樂的事情之一,就是遇見其他被我父親關於保羅的著作和教導所改變的人。「他對耶穌、天父、和聖靈的愛,改變了我的人生。」「這個人一生委身和執著傳講的三一真神的生命與愛,吸引了我。」「我原先並不了解在聖靈裡的生命,直到我聽到透過他發出的呼召。」學術界同行、教會的弟兄姊妹、學生、神學生時常告訴我這些事——有些是關於保羅的,有些是關於我父親的。我父親一生常與保羅為伍——這位在如雲彩之見證人中的朋友、他的兄弟、知己、同享聖徒相通之產業的人。保羅一再地帶領我的父親,到他們共同的主和長兄面前,使他們都被改變成為祂的形狀。保羅因著遇見了神聖的基督而脫離了律法主義,這偉大的經歷與他回應那個關係與呼召的服事,不斷地吸引我父親——並經由他吸引我和其他許多人——進入更深的關係,並改變成為我們升天的長兄和主的形狀。若這是我父親最後的作品,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的結局呢?

《麥種閱讀》2020年第三期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