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是研究神學的職事

鍾馬田在兵荒馬亂的戰爭時期,站在威斯敏斯特教堂裡禱告、講道的時候,在墮落的世界裡,為牧師的工作做出了有力的見證。有些人被撒旦圍攻,充滿罪惡的試探讓他們遠離神,對他們來說,牧師就好像祭司那樣,呼籲他們重新領受神的恩典,這恩典會克服罪惡、塑造新的生活方式和救恩的生命。

有些人生活在被謊言大大迷惑的世界中,迫切需要智慧,對他們來說,牧師就好像君王那樣,讓人們看見耶穌基督的謙卑溫柔,祂的死戰勝了仇敵,並且摧毀了黑暗的權勢,這向世人是隱藏的,只向信心的眼睛榮耀地顯現。有些人處於一個靠不住的環境中,渴求可以倚靠的話語,對他們來說,牧師就好像先知那樣,深入研究全本聖經,說明基督,並且呼籲人不斷悔改,復興信仰。

在這個綜合性的工作中,牧師發揮到的全部作用,就如同很久以前的祭司、先知、君王那樣,供應聖約的恩典。今天就如遠古時代一樣,牧師擔任教會裡的神學家,將「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林後四6),照入渴望的心裡。這並不是將神學學術的神學如擔子——更不用說軛了——般放在牧師的肩上;而是說,牧師的職責就如同舊約時代聖約職分的工作,建立在神學的事實上:救恩、智慧、和真理——總而言之,就是基督。如果我們將神和耶穌基督的福音抽離出去,

牧師的職事就不復存在。牧師以這種基督論為基礎來講道、輔導、訓練門徒、帶領、行事、服務、管理、經營、使混亂的秩序回歸正軌、傳福音、責備、和教導。在這一切工作中,分別為聖的牧師餵養分別為聖的人,以此服事分別為聖的神。這本身就是神學的工作:因此,每一位牧師就是以神學家的身份工作。*

無論是像司提反殉道的時候,石頭如雨點般落下,將他打死;還是像鍾馬田事奉的時候,砲彈將周圍的城市轟成一片廢墟,牧師都會這樣工作。牧師在罪惡和邪惡的敵人當中所做的一切工作,會摧毀他們的巢穴。炸彈可能會落下,也可能不會。無論如何,每一位牧師都有權靠著基督的大能服事,並從這個真理生出極大的盼望。建築物也許會倒塌,警報或者會呼嘯,文化或許會衰亡;然而,牧師和他事奉的國度,永遠不會動搖。

  • 我們記起莫勒(R. Albert Mohler Jr.)談到牧師職責的性質時,說:「沒有比這個呼召更屬於神學的——為了神的真理保守神的羊群。」Mohler, He Is Not Silent: Preaching in a Postmodern World (Chicago: Moody, 2008), 107。

摘錄自歐文•史朝恩(Owen Strachan),〈先知、祭司、君王:簡述牧師職責的聖經神學〉,於《牧師——公眾神學家》,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與歐文.史朝恩(Owen Strachan)著(South Pasadena:美國麥種傳道會,2016),122-123頁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