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空間與時間

一些讀者可能會覺得,在空間與時間概念之間的關係有點難以理解,所以,這個後記的目的,就是要更進一步說明這個關係,而本書前面的主體就不至於太過複雜。在這書所主張的是,希臘文動詞在語義上內嵌了觀點以及遠距或近距的空間含義(未來式時態字形則為例外,它內嵌了觀點和未來時間)。這種動詞語義上的看法,與傳統理解的不同處在於,傳統語義上的時間所指(即「時態」)已被語義上的空間形態所取代。換句話說,傳統的理解認為動詞內嵌了「觀點和時態」,但在這裏,是把動詞理解為內嵌了「觀點和遠距」或「觀點和近距」。

這裏也主張,這些屬於語義層面的遠距或近距的空間含義,通常是在語用層面才會表達出時間所指。舉例來說,遠距大多會在語用上顯為時間的遙遠,也就是說其動作是過去的。近距的空間含義大多會表現出時間上的接近,也就是現在。有人可能會問這樣的問題:一個空間含義怎麼會轉化成時間含義?

空間用詞是隱喻用法

首先要了解的是,「遠距」和「近距」這種用詞最好看為比喻。使用不定過去式時,其意思不是說,因為這個動詞內嵌了遠距空間,所以它發生在很遠的地方。舉個例子,如果我要形容一個發生在我前面馬路上的行動,我不會只因為它距離我很近,我就得使用帶近距的時態字形。反過來看,如果一個動作發生在古巴,我也不會只因為古巴是在地球另一端,我就得使用帶遠距的時態字形。如果我們說「因為這個動詞內嵌了遠距,所以它必定發生在很遠的地方」,這就是從字面義去了解,而不是比喻性地去看這個遠距。

我們應該要記得,觀點本身是對動作、事件或狀態的一個主觀描述,而遠距和近距也同樣是用來作這樣的描述。一個動作可以描繪成遠距的,而實際上卻非遙遠;一個動作可以描繪為近距的,而實際上卻非鄰近。

空間和時間的遠距

第二,從定義上來看,遠距和近距是空間方面的用詞。遠距主要的意義是有關於遙遠、有距離、遠去的。若將這個空間的意義延伸,遠距就能用於時間的表達。例如,我們說「久遠以前」,就是指很遠的、有段距離的、遠離我們的時間。這種遠距的空間概念已經用於形容時間;那時刻是遠的。而這真正只能說是一種比喻的表達,因為時間就是表示時間的,而非空間的,所以,實際上它並不能是遠或近的。

但要點就在其中,我們使用空間用語來形容時間,而且當我們使用時,大多時候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久遠以前」就是一個例子。「近期的將來」則是另一個例子。「近」不會比「遠」更像時間用語,然而,我們卻也使用它來表達時間的概念。同樣的,這是比喻的用法。「將來」不會是空間上的近或遠;「將來」也不會在我前面的馬路或是古巴。時間並不會代替空間,但這不會使我們所說的就不像真是那樣。

有許多用語實際上是空間的描述詞語,但卻通常拿來作為時間的說法。來想想「下一個」,它是空間的還是時間的用語?你可能會回答:「實際上『下一個』是關於順序的,既不是關於時間、也不是關於空間。」如果這是你所想的,那麼我要說,你對,但也不對。你對,是因為「下一個」的確是關於順序的;而你不對,是因為你認為它既不是時間的、也不是空間的。它實際上是空間的。順序本身就主要是空間的概念,它指一個接著一個,就好像孩子們在排隊。如果他們按照名字的筆劃排隊,那麼他們會在空間上做排列,每個孩子的位置和另一個孩子的位置都有相對關係。事物的順序是指它們與另一事物有著的空間排列。所以,「下一個」實際上是空間用語,像是,下一條街,下一橦房子,下一間房間。

透過延伸,這個空間的詞就被應用到一些時間的範圍。當我們說「下一個星期」時,我們當然是在說時間,因為「星期」這個詞告訴我們了。而「下一個」則是指出講到的那個星期,是緊接著現在這個星期的那個。其實,同樣的,我們會想下一幢房子就是下一間,是緊鄰的。所以,我們明白了這個空間的用語是會用來形容時間,而且這在我們的用語中是很平常的。

有許多其他這方面的例子。下面的這些用法,我會說它們主要是空間的意義,但在一般用語也使用於時間的表達上:前(前天)、後(幾天後)、短(短時間)、長(長時間)、近(那日子愈來愈近了)、遠(久遠)。

所有這些的重點,簡單來說,就是時間和空間之間的關係比我們所想的還要緊密,甚至在我們自己的語言中。我們經常講,提到時間時會使用空間的描述,我們也都能理解經由空間所比喻的時間。

在歷史中的空間與時間

空間和時間之間的相連關係,可以說是任何一種語言的一部分,但在動詞系統中有內含時間的一些語言(也就是有「時態」的語言),並不一定需要有這個。所有的語言都會隨時間而改變,在許多語言的歷史中,我們都會發現有一些較大的改變,而其中之一是動詞系統的發展,它傾向於從開始的空間系統(spatial system)發展成為後來的時間系統。換句話說,動詞應該主要是藉由空間(而非時間)傳達動作的,這樣的概念在語言的歷史中並不是稀有的,有許多語言都是以這種概念開始的。

語言中空間系統進到時間系統的發展情形,正符合了人類學家對一般文化方面的發現。他們發現,在許多文化的發展中,有一種發展是從空間方式的思考模式改變為時間方式的思考模式。雪梨大學的湯尼.斯溫(Tony Swain)就發現了,在澳洲原住民的一些部落中有這樣的情況。在他們的思考模式中,這些部落很明顯地並不考慮到時間,他們主要是以空間的方式來思考這個世界。直到他們後來遇到了來訪的歐洲人之後,他們才開始有了時間方面的思考模式。

這也是希臘文的情況。大多數的學者會贊成,希臘文的動詞系統在其發展的最早時期原本為「空間的」。而希臘文的動詞系統現在是「時間的」,因為現代希臘文就有時態。但問題是,這個動詞系統是在什麼時候停止了原本「空間的」,而發展其「時間的」特性?雖然大多數的學者認為,這個動詞系統是由時態所組成,這可能早在荷馬(Homer)時期的希臘文就如此,而在雅提克(Attic)時期的希臘文肯定已是這情況。但我主張,這個動詞系統在那時期仍主要為「空間的」,並且在通用期(Koine period)希臘文仍是如此。

然而,有證據顯示,從空間義意到時間義意的發展,在這時間大約正在進行。舉例來說,未來式時態字形(它是真的時態動詞)就是第一個有始終一致之時間指涉的動詞形式。它具有真正的時態;在它的核心義意上,是考慮到時間的。一個真正的時態字形和其他在語義層面並非為時態的時態字形同時存在,並不會對我的分析造成問題,也不會不協調。不意外的,這個在直說語氣時唯一的真時態字形,也是古老的時態字形最晚形成的一個。因此,這就是一個證據,指出了這樣從空間含義到時間含義的轉換,就發生於這個語言隨時間而有所變化的情形下。最後,整個的直說語氣系統將由時態所組成,而未來時態是這個新局面的第一個例子。

結論

大多數在摸索空間與時間之間關係的學生會想知道,如果他們以空間而非時間的方式來考慮希臘文動詞,那麼他們將如何看待這些動詞。我想,開始的方式是去了解到空間和時間在我們的語言中常常是共處的,而希臘文也一樣,雖然關係上的順序可能是相反的。

在英語中,很久以前發生的事件往往會先在時間上提出(如,it was a long time ago),但那在我們對這事的想法來說,也會有空間上的意思,我們可能感覺到它是遙遠的。因此,在英語的用法上,動詞主要傳達時間,而在我們的思考上會有空間的意義。

希臘文也像這樣,但卻是相反的。遙遠的事件往往會先在空間上提出(如,很遙遠),但對那語言的使用者的思考而言,也會有時間上的意思(如,它發生在許久以前)。在希臘文中,動詞主要傳達遠距或近距,而在我們的思考上會有時間的涵意。


聖經希臘文基礎:動詞觀點    
Basics of Verbal Aspect in Biblical Greek   

作者:君士坦丁‧坎柏(Constantine R. Campbell)
譯者:汪仁潔

ISBN: 978-1-951456-01-6(繁體平裝,288頁)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