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許與拯救》導論

我們講故事的形式

在此無需贅述有關形式的問題。這個問題的確很重要,但是,講述聖經歷史,[1] 大體來說,就像講所有其他故事一樣。既然已經有很多人討論過如何講故事,這裏只需稍作補充就夠了。

你應該要講一個故事—而不是發表一篇演說或講一篇道。講故事是使它栩栩如生,讓孩子們看到它,使他們參與到故事裏。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盡量利用故事中所有的細節。你應當描繪出心中的畫面,並發揮想像力。

然而,這種方法會受限於我們講故事的目的和題材。你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娛樂孩童,而是帶給他們一個信息。因此,不要在細節中忽略了主題,或在想像中埋沒了它。你得特別注意謹防陷入後者的危險。

在講述一個帶有信息的故事時,始終會有一個中心思想,然後還會有一個高潮。若中心思想被適度地強調出來,就不需要繪聲繪影地添油加醋。

我們講故事的宗旨

我們的宗旨在鼓勵孩子們相信,是為了「感動他們去信」。無疑地這是任何福音性聚會講述聖經故事的宗旨。但我們在小學裏講聖經故事,是否也帶著這同樣的宗旨呢?

我們講聖經故事的宗旨,應該與神在聖經裏為我們記載這個故事的目的相同。神記載這些故事的目的是要「使我們可以相信」。同樣地,即使是在公立基督教學校,當我們在授予知識之際,也當謹記這個宗旨。即使是你課堂上的孩子們都已經相信也沒關係。對他們來說,所講的故事也會產生更深與更大的信心。

若我們講述故事是為了感動孩子們去信,每個故事就應該要有一個中心思想。你必須很清楚地知道你所要講的那個信息。這個認知會使你在講故事時不會無中生有或偏離主題。在每一個故事裏,神都以一種特定的方式啟示祂自己。重要的是認清神在那段歷史中想要向我們啟示什麼。

我們講故事的內容

說到講聖經故事的宗旨,使我們立刻聯想到它們的內容。我們必須將整本聖經完完全全地視為神的自我啟示。那麼,聖經裏講述的歷史也是神自我啟示的一部分。因此,這個自我啟示就是我們向孩子們講述故事的內容。

神在祂恩典中的自我啟示,都是藉著那唯一的中保。由於人的墮落,恩典的啟示除了藉由中保之外別無他法。因此,你的故事,不論是舊約聖經或新約聖經的歷史,都應該提及祂。這是講這些聖經故事的第二項要求。

基督不僅是神人之間的中保,也是聖約的頭/元首;神藉著這位聖約的元首,住在祂的子民當中。此處我們看到基督和我們關係中的另一個層面:祂是祂子民的頭,第二個人。當你在經文中提到基督,你也必須提及聖約。這是講述聖經故事的第三項要求。我將會說明這三點。

聖經是神的自我啟示

每當你講述這些故事時,你是在講說神。你不僅要講神作了什麼,還要講神如何藉著祂的作為啟示祂自己,因為所有被記錄下來的事都是為了教導和光照我們。

不要以為這個步驟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我們在講聖經故事之前不先安靜默想,而只是順著流程,就會發現我們只是講述那些人和他們的行動、他們的信念和他們如何犯罪。當然,神仍在其中;祂只是偶爾出來干預,並給予獎賞和懲罰。不知不覺地,我們就會講到故事的「道德教訓」(moral)。我們告訴孩子們,神會按照他們的行為施行賞罰:如果他們「乖」的話,祂會獎賞他們;若是他們「壞」的話,祂就要懲罰他們。

我斗膽地說,這是向孩童講聖經故事最流行的方法。有很多講道也是以這種方式組成的。儘管有些人認為這個步驟使故事簡潔直接,但他們忘了,他們並未傳達聖經向我們說的,神的自我啟示的記錄。

聖經是先知的信息。[2] 即使在它有關歷史的部分,這句話仍然是正確的。換句話說,聖經中的每個故事,即使表達的方式不盡相同,都啟示出神對我們的救贖計劃的一部分。在每個故事裏,神是主角(prime agent),藉由祂的作為來啟示祂自己為救贖主。整個救贖之工可以在每一個故事中看到。

舉約瑟的故事為例。我們可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壞心的兄弟們和約瑟身上,他信靠神,結果被神拯救。但若我們這麼作,我們就忽略了構成這段經文的一個要素:以至高主權使這些事情發生的是神,為的是要保守一個大族的存亡。現在讓我們從這個觀點再重講故事。從一開始,神和祂的百姓就成為我們故事的重心。這樣看來,約瑟就變得次要了—他只是一個器皿。

現在你應該可以明白,為何我反對一種觀念,即孩子們不會記得任何東西,除非在故事中提到某些特別的聖經人物。根據一般的看法,小孩子們必須學習去認同故事中的某個特定人物。但因著他的行為、他的信心、和他的犯錯,那個人就成了故事的中心人物。當我們採取這個步驟,我們所講述的故事就不再是啟示的歷史了。

我必須承認,以正確方式講故事是很難的。光是我們自己要以這個視角來看就已經很困難了。首先我們必須使自己臣服於經文和它們的含意之下。學習仔細聆聽我們所讀的經文,有時得花好幾個鐘頭(或甚至更久)的時間來準備,但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嗎?我們別無選擇,因為我們在讀聖經!如果我們不定意講述那既是初又是終、既是阿拉法又是俄梅戞的神,我們就不必費盡心思講說聖經故事了。但我們一旦決意要在此信念的基礎—即神必須成為我們故事的中心—上進行,我們就當以這些指導原則來塑造我們的故事,當然我們也要考慮到孩童的年齡而留點餘地。

孩童最典型的罪就是自私,總是先想到自己。孩童可以在他的生命中接納神—只要神不居首位。我們自己若姑息孩子這種有罪的傾向,我們是否盡責?或我們應該反對它?誠然,要孩子從正確的視角來領悟聖經是很難的,這不是因為他的理解能力有限,而是因為他的心抗拒。小孩子的心和成人一樣抵擋神。我們若能使孩子們看到神在人的生命中掌權,我們的主要目的就達到了。

當然,我們也會在故事裏講述各樣的人。我們會說神怎樣藉由他們、並在他們的生命中作工,以及他們對神的作為的回應。應當謹記的重點是,神的作為是藉由他們的回應反映出來的。當約瑟在他的夢中被神的啟示光照,而成為那個啟示的承載者和神百姓的保護者時,他經歷了許多患難(有些是因為他自己的罪)。這向我們顯示神在約瑟生命中偉大的自我啟示。這個重點教導孩子們要敬畏神,而不是把約瑟當作一個道德榜樣。

但願我們能把孩子們從他們被誤導的屬靈自大中救拔出來,那是完全不屬靈的!我們並不是要勸服人上天堂!因此我們必須謹慎,不要鼓勵孩子和年輕人崇拜他們自己的救恩,而是要他們敬拜神。從一開始,神就必須在我們向孩童所講的故事中居首位。孩子們必須學習在每個故事中都看見祂。

神藉著中保啟示祂自己

因為罪的緣故,恩典的啟示除了藉由中保之外,別無他法。這在整本聖經中是清楚明確的—不只在新約聖經如此,在舊約聖經裏也是一樣。聖經是一個整體。舊約聖經是關於那位將要來的基督的書,而新約聖經則告訴我們關於那位已經降臨的基督。

我們常不斷地將舊約聖經歷史直接連到基督身上,這樣作並沒有公正地對待舊約聖經的內容。例如我們說,神拯救以色列或引領約瑟去埃及拯救祂的百姓,是為了讓基督從那個民族出生。這確實是啟示的一個真實層面。這個脈絡是我們必須留意的,因為那是聖經本身提出的。但這是不夠的。

整本聖經都是神啟示出祂是救贖主。在中保裏的救贖,透過每個故事向我們啟示出來。但這並不表示在每個故事裏都可以清楚看到救贖的全貌。我們相信啟示是漸進的。這個過程是漸進發展的,但是在其中並沒有加入新的元素。原則上,救贖的完整內容在原始的應許中已經啟示出來了(創世記三15)。因此,舊約聖經的每個故事都含有救贖的種子。我們的任務是以新約聖經的觀點來發掘它。當我們讀舊約聖經時,不再有帕子遮住我們的眼睛(見:哥林多後書三14~16),因為關於耶穌的見證也是舊約聖經預言的精義(啟示錄十九10,《新譯本》)。

中保在整個舊約聖經時代運行。祂的工作不是從新約聖經才開始出現的。祂已經貫穿舊約聖經的歷史,在以色列百姓和預表的影子中穿梭,以啟示祂自己。祂充滿所有的事情,透過祂的靈,歷史也成為一個偉大的神蹟。

若我們不從中保積極想要彰顯祂自己的角度著手,我們在解釋歷史—尤其是舊約聖經—時,就會時常面臨極大的困難。即使從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若我們拒絕正確的起點,舊約聖經故事對我們而言就仍然是一個奧秘。但我們若是聚焦在中保身上,聖經就奇妙地將自己向我們展開。舊約聖經時代百姓的行為和動機,看來時常令人困惑難解,如今就變得一目瞭然了。

若是你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想一想那本難解的以斯帖記吧。神的名甚至未曾出現在書中。但是試著讀一次以斯帖記,就會看到那位中保在書的起頭就顯現了。如此,不僅末底改的動機變得可以理解,我們也看到中保在末底改的生命中作工。雖然我們仍會批評末底改的某些行為,但我們也學會賞識它們,認識到基督的每個預表(type)在許多方面也同時是祂的反面或對範(antitype)。我們在那卷書的末尾讀到:「末底改在猶大人中為大,得他眾弟兄的喜悅,為本族的人求好處,向他們說和平的話。」我們在這裏看到一個幾乎完全符合基督樣式的描述。

我再次承認,用這種方式講述聖經故事是極大的挑戰。首先我們必須確定我們自己看到了在經文中所啟示的中保,然後在正確的亮光中認識祂。我們不可從經文中斷章取義,穿鑿附會地以一種武斷的方式,對基督作某種觀點的解釋。照著基督在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裏對自己的啟示來認識祂,需要謹慎和嚴格的訓練。可喜的是,我們是有基督的心了(哥林多前書二16)。

到此為止,我主要指的是舊約聖經部分。一般認為,從新約聖經來講述基督會容易得多,因為那裏顯然有很多關於祂的信息。但是當我們講到稅吏撒該的故事時,我們必須搞清楚,重點不是撒該,而是基督的自我啟示。

當然我們免不了會談到像撒該這樣的人。主耶穌自己說,普天之下的人都要述說伯大尼的馬利亞所行的事。但我們的重點應該是述說那使馬利亞心中如此大的愛心甦醒過來的主:我們看見祂的愛藉著馬利亞的愛被返照出來。我們也應該用同樣的角度來看猶大的故事:這位耶穌到底是誰,祂竟然會在一個人的心中激起如此大的恨意?

若我們要避免只是講人,以他們的信心為我們效法的榜樣、以他們的犯罪為警告,那我們就當對這些事情更加謹慎。我們所傳講的,應當是神在基督裏所啟示的恩典。

神藉著與祂子民立約來啟示自己

主耶穌基督不僅是那位中保,祂也是聖約的頭/元首,第二個亞當。因此,當我們講述祂的時候,我們也當講述聖約(假設我們想要照著聖經讓我們認識祂的方式來傳講祂)。或許你正在找一個有關「耶穌與靈魂」的「簡單」故事。若是如此,我必須提醒你,這種說法完全不符合聖經,因為神的話從來不只是關於耶穌與靈魂而已。

對某些人來說,聖約全部的涵義似乎只侷限於:在神和教會的心目中,孩童是和他們的父母一起來看待的。然後他們講一種聖約的「教義」,一個他們頗不以為然的教義。這些人其實不懂聖約到底是什麼。

這個約可以用婚姻關係來作類比,其中雙方都有權利和義務。當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認可那些權利和責任時,他們可以分享彼此間最親密的想法和感受。在聖約關係中,神和祂的子民間也同樣地交換深愛彼此的心(詩篇二十五14)。

我們也必須記得,儘管約是一種雙方之間的合同或協議,這個聖約唯獨是從神而來的。透過賜給人特定的權利,神抬高人的地位,使人與祂自己並列。儘管人不願意,神仍然藉著恩典之約向人許下承諾,使祂自己要在約中向對方負責。祂也教導人什麼是對聖約信實,並給人基督作為聖約的頭,作為代表我們向神說「是」的那位。藉著祂的聖靈,我們也向神說「是」。因此恩典之約的確實性,是以其中一方所完成的、並會持續完成的工作為基礎。

若非在約中,神人之間不存在有意識的相交。在約之外,我們無權來到神面前,人無法與神相交或將他的心獻給神,並從神那裏得到祝福。「約首先是與亞伯拉罕訂立的」,對於凡懂得聖經裏的聖約意義的人來說,這種觀念是非常荒謬的。

在約中,神始終是與祂整群子民—而不只是個人—親近。因著聖約,整個群體在神的信實中安然居住,而約中的每一個人都因為是這個群體的一分子而與這種安穩有分。我們不一定非得用「約」這個詞—聖經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用—只要孩子們已經學習到什麼是聖約的關係。

我擔心這種情況並不是常態—甚至當我們說到基督的時候。我們可能傾向於將祂引介為某些特定之人的救贖主,但當我們這麼作,我們就不再能將祂描述為聖約的元首。然而,祂在聖經中是以聖約元首的身分出現的。

我已經提到過約瑟的故事。這個故事的重點不在於神對約瑟這個人的意義,而是祂藉著約瑟對祂的子民—一個從雅各的帳篷發展而出的民族—的意義。當我們轉到大衛的歷史,我們看到聖經並沒有聚焦在他個人身上。大衛被描繪為他百姓的代表。尼希米的故事應當被視為以色列民族的復興。撒該的故事,則應當被視為基督對祂子民的自我啟示。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故事,是關於人和聖靈間的相交,以及神向那在基督裏的子民和在那子民裏的啟示。即使故事乍看之下是關於個人的,但人始終是背景。

這個事實,也使講故事變得困難。這些故事對孩童來說是難以理解的,這不是因為他們聽不懂,而是因為他們的心不願接受。因為罪已經使我們遠離神,每個孩子生來就是個人主義者。我們活在一個各自為政和自以為是的世界裏。

如果你以個人主義來講故事,孩子們會很容易接受你所說的。但我們能聽任一個出於罪的景況來支配我們,並且像販賣香皂的推銷員那樣來販售福音嗎?還是我們說故事的方法應當試著去粉碎那種個人主義?

當你提到聖約和基督是聖約的元首,你不需要把教會扯進來,因為你自然而然地是在談論教會。這解決了一個我們今日強烈感受到的難題,那就是,我們應該如何向孩子們講述教會是神的子民。這種講故事的方式會促進孩童對教會的認識。結果是,孩子們會很容易明白受洗的意義。那些受過洗的孩童會意識到它的重要性,而那些還沒受洗的會想要受洗,前提是他們得到神的賜福。

認為不能和生在聖約之外和沒有聖約印記的孩童談論聖約,這種觀念是錯的。主耶穌基督親自證明了這點。當百夫長請求基督醫治他的僕人時,耶穌說:「我去醫治他嗎?」事實上祂的意思是:「我去醫治一個在聖約之外的異教徒嗎?」百夫長在他的回答中認同聖約,說:「我是一個異教徒;你到舍下來,我不敢當。」因此基督就前去幫助了他。我們在迦南婦人的故事中也看到同樣的模式。當她承認狗無權吃兒女的食物時,基督將祂的幫助賜給了她。祂始終在尋找認同聖約的人,我們在我們的教導中也當如此。那些生在聖約「裏面」的,應當明白這個特權是來自恩典,並承認神呼召和揀選的權柄。那些生在聖約「之外」的,應當尊重這約並顯出對它的渴望,好叫他們自己也能進入約中。

在闡述這些對孩童講述聖經故事的原則時,我對於如何講說聖經故事的主張仍不改初衷。當我們講故事的時候,它必須生動;它應當吸引孩子們,使他們參與其中。孩子們應當記得的,不是某些個人的奇遇,而是神的自我啟示在歷史中如何展開,以及人對這個啟示歷史的回應。我們必須對孩童講述神偉大的作為。我並不認為以下的概要滿足了所有的要求,但我向你保證,我很努力地牢記這些理念。

這些概要的目的

雖然這些概要不是用來作為解經的材料,但對一些難解的經文仍然提供了解答。那些希望對解經問題有更深入理解的人,必須轉向聖經註釋書來得到進一步的幫助。

這些概要確實是以故事的形式寫成的。但是我必須再三強調,它們不是用來照著唸的。這種作法對年幼的孩子來說是完全不合適的。我對如何使用這些概要的建議,已經寫在〈序言〉中。講故事的人必須依孩子所處的景況作調整。但我的確選擇用敘述的方式,來拉近概要與實際故事間的差距。我希望這使得那些概要更容易上手。

為了使這本鉅作不會太過冗長,有時候在一章的篇幅中涵蓋了一大段聖經故事是必要的。我相信每章中的每個小段落都包含足夠的資料,如有需要,也能構成一個分開的說故事時間。這些章節已經被編排成幾個較大的群組,以提供一個整體的畫面。

[1]     英譯註:因為在聖經中,啟示的神會在歷史和個人的生命中行動,因此聖經歷史就是一連串的事件,可以當作故事來講說。在此,「故事」和「歷史」兩者之間並沒有扞格之處。編按:本書註腳凡標明「英譯註」者,皆採用自艾文•朗納(H. Ivan Runner)翻譯的英文版《應許與拯救》(Promise and Deliverance)。

[2]      英譯註:先知的信息(prophecy,或譯為預言)最首要的是代表神或為神說話。預測未來(foretelling the future)只是先知預言的一部分。

 

——摘錄自狄葛拉弗(S. G. De Graaf)著,《應許與拯救》(麥種,2020年五月)

應許與拯救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