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翻譯 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如何翻譯  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潘秋松

昨日在朋友圈讀到一篇文章,標題為〈希伯來文詞彙學習 第二十八課:דבר〉,由藏文聖經公會TBS 發出,作者署名約舒亞•尼瑪紮西。之前也見過這個作者的文章,皆與希伯來文有關,但卻錯誤百出,我也曾在群裡指出其錯誤。今天覺得有必要針對這一篇做些評論。

文章一開始說:

「今天我們所學習的 דבר 有兩個發音,其代表的意義也不同。」

事實上,דבר 不只有兩個發音,但我理解該作者所指的是 דָּבָר(dābār)與 דֶבֶר(déber):前者意義甚廣,在約翰福音一章1節通常譯為「道」或「聖言」;後者則為「疫病」之意。

這位作者後來說:

「中國乃至世界的教會本應該是在傳講祂的 דבר,但事實上他們所傳講的是可怕的דבר的種子病毒,他們每傳一場道都是在散佈 דבר。」

這個指控實在嚴重,把普世所有教會全都定罪為不是在傳講神的道,反而是在傳講疫病的種子病毒,每傳一場道都是在散佈疫病。即或今日教會極其軟弱,如亞哈和耶洗別的時代,這位作者卻未必是如以利亞那樣的先知聖言,普世教會中仍然有神親自存留的七千個未曾向巴力屈膝的聖民。

該作者接著說:

「封城就是分別為聖,互相隔絕,就是在最小的食物一事上,祂都做出了嚴格的定規,按理來說,順服祂的人都不應該至於沾染誤會,更別說容讓傳講祂 דבר 的地方變成了散佈 דבר 之處。可事實上今天多教會的牧者成為了 דבר 擴散的源頭。」

除了重複之前對於教會的批評並稱牧者為疫病擴散的源頭,該作者竟然說「封城就是分別為聖,互相隔絕……」,這實在是對於聖經真理的無知。封城是互相隔絕,卻絕不是分別為聖。分別為聖也絕不是互相隔絕。在聖經中,聖潔/分別為聖絕非負面用詞,僅消極地脫離污穢不潔,而是正面用詞,除了必須是潔淨的,還必須脫離凡俗用途,積極地分別出來,專一歸神使用。

不過,上文都是附帶的。本文的焦點在於該作者一開始的第二段與第三段話:

在《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說:一開始就有דבר,這דבר與神須臾不離。神有דבר。

很多語言的譯本都把最後一句翻譯為“דבר 就是神”,但希伯來文的新約譯本面對的都是熟悉希伯來文及經卷的人,他們絕對不會這樣翻譯。

首先,該作者貌似很權威地說:「很多語言的譯本都把最後一句翻譯為『דבר就是神』,但希伯來文的新約譯本面對的都是熟悉希伯來文及經卷的人,他們絕對不會這樣翻譯。」「剛好」我手中有幾本希伯來文的新約聖經,就先把它們對這句話的翻譯列在下面吧:

十九世紀著名的聖經學者德里慈(Franz Julius Delitzsch, 1813 – 1890)於1877年初版的希伯來文新約聖經譯為

וֵאלֹהִים הָיָה הַדָּבָר;

1886年初版,由 I. Salkinson 與 C. D. Ginsburg翻譯、修訂,並於1999與2013年兩度修訂的版本,將此句譯為

וְהוּא הַדָּבָר הָיָה אֱלֹהִים;

三一聖經公會於1966和1998年出版的譯本,則譯為

וְהַדָּבָר הָיָה הָאֱלֹהִים;

聯合聖經公會於1976出版,1991年修訂的譯文為

וֵאלֹהִים הָיָה הַדָּבָר。

這幾個譯本的譯法雖然都有細微的差異,但基本的意思皆與《和合本》的「道就是神」類似。而該作者斬釘截鐵地斷言:「希伯來文的新約譯本絕不會翻譯為『道就是神』」,似乎比這些公認為權威的希伯來文譯本更有權威。

再者,這位作者把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譯作「神有דבר」,也曝露出他對希臘文的無知,犯了兩個最基本的錯誤。

第一,把 ἦν 翻譯為「有」,可能是因為第一句的Ἐν ἀρχῇ ἦν ὁ λόγος裡面的ἦν可以、也確實翻譯為「有」,正如英文一般都把約翰福音一章1節的三個譯為 “was”。但是,ἦν這個字和英文的“was”,既可以作為聯繫詞「是」,也可以翻譯為「有」,但後者是指存在,而不是表示擁有。在中文語法裡,「神有דבר」表示「神擁有דבר」,但那並不是這裡的意思,不然,希臘文就得使用ὁ θεὸς εἶχεν τὸν λόγον,而不是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第二,根據希臘文文法,ἦν(εἰμί)是將主詞與某物對等起來的聯繫動詞,帶兩個主格名詞,如果其中一個名詞帶冠詞,另一個沒有,那麼帶冠詞的名詞為主詞,不帶冠詞的名詞則為謂語主詞。若不留意這點,會犯下很嚴重的錯誤,如「而上帝就是道」(劉小楓編修,《凱若斯:古希臘文讀本》,增訂版〔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33頁);耶和華見證人會出版的《聖經:新世界譯本》,譯為「『話語』是個神」,反映了異端亞流主義的錯謬,不僅錯誤地加上「個」,還使用「神」,而不是該譯本用來指稱獨一真神的「上帝」。

以下摘錄麥種傳道會出版的《聖經希臘文基礎:課本》(威廉‧孟恩思〔William D. Mounce〕著,潘秋松譯,二○一二年修訂版,51頁):

正如我們已經說過的,詞序是特別用於強調的。一般說來,一個字如果位於子句的最前頭,是為了強調這個字。一個很好的例子是約翰福音一1 的第三個子句。中文譯本的典型譯法為「道就是神」。但在希臘文中,詞序恰恰倒過來,變成:

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而         神        就是      道
And     God     was      the Word.

我們知道主詞是「道」,因為它有定冠詞,所以我們譯作「道就是神」(And the Word was God)。我們會想起兩個問題,都具有重要的神學意義:(1) 為什麼把 qeov" 放在前面?以及 (2) 它為何沒有定冠詞?簡單地說,它位在強調位置,是把著重點放在它的本質或素質上:「神的所是,就是道的所是,」可以用來表達這個意義。它沒有定冠詞,免得我們將道(耶穌基督)的位格與神(父)的位格等同起來。也就是說,詞序告訴我們:耶穌基督擁有父神的一切屬性;沒有定冠詞則告訴我們:耶穌基督不是父神。約翰在此的措辭既簡潔扼要又優美!事實上,它是我們所能找到最優美而洗鍊的神學陳述之一。正如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所說的:沒有定冠詞,駁斥了撒伯流主義(Sabellianism);詞序則駁斥了亞流主義(Arianism)。

用另一個方式來表達,看看不同的希臘文結構該如何翻譯:

καὶ ὁ λόγος ἦν ὁ θεός 「而這道就是神(即父)」(And the Word was the God)(撒伯流主義)
καὶ ὁ λόγος ἦν θεός 「『話語』是個神」(And the Word was a god;《新世界譯本》)(亞流主義)
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而道就是神」(And the Word was God)(正統神學)

耶穌基督是神,具有父神的一切屬性。但祂卻不是三位一體真神的第一位。這一切都已簡潔地含括在καὶ θεὸς ἦν ὁ λόγος 這句話裡面了。

vshop1023793924-1481692408530-8f9cf-s1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