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歌羅西書的神學 3

一、基督

二、宇宙論和掌權的

三、教會

如前所見,這篇對基督的「頌讚」分為兩個基本段落,一為頌讚基督在創造裡面居首位,一為頌讚基督在新的創造裡面居首位。就像我們在一章18節的註釋所討論的,我們認為,這節經文的結論─「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指的是基督「就職」的統治:已經復活、被設立為萬有之主,坐在神的右手邊,然而,基督還是必須在世上彰顯這個統治。另外,在這節經文一開始提到基督在教會裡居首位,這宣稱暗示了,基督的超越性現在是透過教會在世上啟示、宣揚出來。在創造裡面的超越性,以及教會作為表達這種超越性的地方之間的聯結,其實是整卷歌羅西書十分常見的特色。海易(David Hay)認為,歌羅西書使用了「整體化的修辭學」(totalizing rhetoric),肯定「基督是主的普世性,以及基督羣體─作為承認基督奧秘之超越性的人─的獨特性」。[83] 因此,歌羅西書出現的「普世教會」這個獨特概念,很可能是保羅的普世性基督論的產物。就像有一個由基督治理的「創造」,一定也同樣有一個包羅萬有的「新創造」,那就是「教會」(ekklēsia),在那裡─也唯獨在那裡─基督得以被認識、被敬拜、被傳講。在早期的保羅書信中,「教會」是信徒在地方上的(肉身上的)聚集(亦參:西四15、16),這種典型的概念逐漸發展成「教會」是普世性的屬靈實體(西一18、24);從這種普世論的角度來看,這個發展十分自然。[84]

保羅以「基督的身體」(一18、24;參:二19)這個隱喻來表達這個普世教會的概念。在比較早期的保羅書信中,保羅稱地方教會為「身體」;不過,在這些書信中,也明確地預期了歌羅西書(和以弗所書)在這方面的普世應用(譬如,林前十二13)。保羅是怎麼形成教會是基督的身體這個觀念的,充滿了爭議。不過,幾乎可以確定的是,其中涉及了基督作為「集體的人」(corporate person)的觀念,就像亞當在舊的創造裡面一樣,這個人代表了神的新創造的全部。然而,在歌羅西書裡面,「新」是進一步承認基督是全體之「首」(一18,二19)。這個承認,如果壓縮成任何字面意思,其實不合邏輯:基督不可能同時是身體、又同時是整個身體的頭(不同於身體)。當然,在隱喻的世界裡面,並不要求這種邏輯上的一致,反倒時常以這些方式交錯重疊在一起。就神學上來說,真正重要的是:認出保羅想要用隱喻表達的是甚麼?一般來說,希臘文的「頭」(kephalē)這個字暗示了某種權威,這也是保羅想要表達的一部份:基督是教會的統治者。不過,就像二章19節強烈暗示的,基督的「居首位」也涉及供應營養。就生理上來說,正如古代的人認為「頭」是身體移動的直接來源,保羅照樣宣告說:基督是屬祂的百姓這個身體的直接來源。因此,只有藉由一直與這個全體之「首」(頭)聯結在一起,基督徒才得以長進。

四、福音

如前所見,假教師們做了某種他們已經看見「異象」的聲明(二18)。我們也看見了,要知道這些異象涉及了甚麼是極其困難的,不過,極有可能的是,假教師們宣稱自己領受了新的啟示,需要用來補充原來的福音。毫無疑問地,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事,保羅在歌羅西書中強調福音的意義和大能就十分合理。不過,即使假教師們沒有做出這樣的宣稱,保羅在信中談到神在基督裡的啟示之根源和終局,也是十分恰當的。因為,假教師們顯然建議基督徒必須「超越」以巴弗教導歌羅西人的福音,以便經歷屬靈的「豐盛」。所以,常見的情形是:假教師們犯下的錯誤不總是減少福音的內容,而是試圖添加福音的內容。添加就像減少一樣,都很容易背離真正的福音。

雖然在歌羅西書中沒有任何一個段落處理這個主題,保羅卻把有關福音大能的語言與書信的結構交織在一起。「福音」是一個包羅萬象的詞語,指保羅在信中用來描述基督信息的各種用語。這個強調把書信的第一個主要段落框了起來(一3~23)。歌羅西人已經從以巴弗聽到了這個「真理」、「福音」,又從它學習到他們所擁有的穩固盼望(一5~8)。保羅強調,這個福音本身是大有能力、又有生產力的:它已經在歌羅西人中間,也在普天之下,帶來了成長(一6)。保羅提醒歌羅西人,神已經透過祂超羣卓越的兒子為他們做的事;接著,他以相似的語氣為這個段落下了結論,提醒他們:只要「不致被引動失去福音的盼望」(一23),就可以沒有瑕疵地站立在神的面前。

下一個段落(一24~二5),對神在基督裡啟示的終局做出了重大聲明。保羅的任務是向歌羅西人「把神的道理傳得全備」(一25);這個道理揭露了基督自己住在外邦人中的奧秘。藉由了解這個與基督自己密切相關的奧秘,歌羅西人將可以了解這個世界,以及神在其中的道路,因為「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基督裡面藏著(二3)。歌羅西書二章6~7節是這卷書信重要的轉折點,持續這個主題的發展。藉由使用「接受」(6節)的語言,保羅喚起了歌羅西人已經接受的某個傳統概念,這個觀念很可能以第7節的「信心」加以堅固。因此,有關二章8~23節假教師們的直接論辯,最根本的是「人間的遺傳」(二8、22)和神的傳統之間的對比;神的這個傳統就是福音,彰顯了新約真理的「形體」(參:二17)。

在書信的倫理教導段落(三1~四6),保羅勸勉會眾要在他們公共活動領域裡面仔細查考基督的「道理」(三16)。這也是保羅請求歌羅西人代禱、並定意要繼續傳講的同一個道理(四3~4)。有關神的道的大能,必須強調的另一面是:保羅賦予歌羅西人所學、所知道的這個道的重要性。就像歌羅西人已經透過以巴弗「真知道」神的恩惠(一7),保羅禱告祈求的同樣是,他們可以「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神的旨意」(一9),「漸漸地多知道神」(一10)。我們很容易匆匆瀏覽這許多與福音有關的聲明,卻沒有給予它們應得的注意。然而,當我們思考這些聲明的完整性,又對照錯謬的教導來看這些聲明,神的道在基督裡的大能和終局就浮現了出來,成為歌羅西書的重要主題之一。


附註

[83]   Hay, 35。

[84]   另一方面,歐白恩認為,藉由信徒在天上「聚集」的觀念,逐漸發展出了普世的「教會」(P. T. O’Brien, DPL, 125-26=〈教會〉,於《21世紀保羅書信辭典》,183-84頁)。

穆爾(Douglas J. Moo)著,林秀娟譯,《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麥種聖經註釋(麥種傳道會,2018),118-122頁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