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歌羅西書的神學 1

穆爾(Douglas J. Moo)著,林秀娟譯,《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麥種聖經註釋(麥種傳道會,2018),111-114頁

伍、歌羅西書的教導內容為何?歌羅西書的神學

莫爾(C. F. D. Moule)宣稱,新約聖經,「出於一座講台,卻從講台的不同角落爭論不休;就它確實傾向某一端來說,是因為作者們在這些要點上尤其清楚哪些立場是錯誤的,以致必須極力反擊。」[69] 莫爾對新約聖經的一般評論,肯定尤其適用於保羅的書信。在任何一封保羅書信中,我們都沒有看見保羅以抽象的方式構思他的「神學」。相反地,我們看見的是處境神學,出於保羅神學信念「講台」的特殊要點和強調,用來駁斥對敵,也用來糾正羊羣。在歌羅西書中,也是這樣。歌羅西書所表達的神學,是為了說服歌羅西的基督徒不要屈服於在他們當中出現的錯謬教導。因此,歌羅西書神學所強調的大多是論辯式的要點,駁斥某種特定形式的錯誤教導。在上一個段落,我們已經描述了這個錯謬教導的大致輪廓。在這裡,我們要概述一下保羅回應這個錯謬教導的要點。[70]

一、基督

「貫穿整個歌羅西書的宗教主題是:耶穌的中心性和超越性。」[71] 論及基督論最著名的經文是歌羅西書一章15~20節的「讚歌」,在那裡,保羅(不論他是否為這篇讚歌的原始作者)堅持基督在創造和新創造裡面所擁有的中心地位。保羅一開始就使用了來自創造故事,以及來自舊約聖經和猶太教導有關智慧和「道」(logos)的語言和概念,籠統地宣告基督與神的獨特關係(基督是神的「像」),以及基督超越了一切被造之物(基督是在一切被造的以先的「首生的」)(15節)。[72] 基督論的這兩個主題主導了整個歌羅西書。事實上,就是在這裡,在這兩個主題並列的情況下,我們發現了保羅論述的核心。因為基督與神的獨特關係,祂,也唯獨祂,可以使受造的萬有歸回神的至高無上主權之下,也因此為信徒提供所需的資源,使他們能活在受敵對勢力管轄的世界裡,並繁榮昌盛。這篇頌讚一再強調基督與神的關係,一章19節宣稱:「〔神的〕一切的豐盛」都在基督裡面居住。保羅在二章9節重申了這個要點。在一章19節和二章9節這兩處經文中,保羅立刻把神在基督裡獨一無二、又完全臨在的宣稱,與基督對這個世界的意義(「叫萬有與神和好」,一20)聯結在一起,也與基督對信徒的意義(我們在基督裡得了「豐盛」,二10)聯結在一起。這些聯結就像新約聖經中的任何一段經文一樣,清楚地顯示了神學和實踐,以及本體論和倫理之間的密切關係。只有當基督是保羅宣稱的那一位時,祂才能提供假教師們宣稱以不同方式詮釋宗教經驗所得的「豐盛」。

雖然一章15~20節的頌讚是歌羅西書的基督論高潮,如果忽略了歌羅西書瀰漫基督論的程度,必然是個錯誤。事實上,我們在上面提到的兩個主題,貫穿了整卷歌羅西書。第一,我們注意到了不斷重申基督和神之間的獨特關係。神是「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一3);耶穌是「祂的愛子」(一13)。「神的道理」(一25)也是「基督的道理」(三16)。「神的奧秘」是「基督」(二2)。使耶穌從死人中復活是神的作為(二13)。藉由持定「元首」基督,神使全身大得長進(二19)。基督現在坐在「神的右邊」(三1),信徒的生命現在也「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三3)。凡信徒所言所行,都要「奉主耶穌的名,藉著祂感謝父神」(三17)。保羅祈求神「開門」,以便他可以傳講「基督的奧秘」(四3)。「神的國」(四11)也可以稱為「祂愛子的國」(一13)。把這些經文與一章15節,一章19節和二章9節的明確宣稱並列,堆疊累積出來的效果,暗示基督是神聖的:基督自己就是神。因此,歌羅西書是早期基督教特有的「基督論式的獨一神論」(christological monotheism)最原始的見證。[73]

對基督徒的屬靈經驗來說,基督的豐盛這個主題也交織貫穿於整卷歌羅西書。歌羅西人的信心是在基督裡的(一4,二4);以巴弗是「基督忠心的執事」(一7;見,四12);信徒脫離黑暗權勢的國度屬於「祂[神的]愛子」(一13);「基督的肉身」叫歌羅西人與神和好,也在祂的面前成了聖潔(一22);保羅的事奉聯結於基督,也從基督得到能力(一24、28、29);神在末日向祂的聖徒顯明的「奧秘」是「基督在你們心裡」(一27),或簡單地說,「基督」(二2;參:四3);基督是「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祂裡面藏著的那一位(二3);歌羅西人所接受的「傳統」可以總結為「主基督耶穌」(二6);信徒已經「與基督一同復活」,現在他們「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也必「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裡(三1~4);在新創造裡面,「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內」(三11);基督的平安應該要在我們的心裡做主(三15),基督的道理也應該存在我們心裡(三16);信徒所做的一切都應該「奉主耶穌的名」去做(三17);家庭關係應該受到主的管理(三18、20、22~24,四1);以及保羅的事奉是與主耶穌聯結在一起的(四7、17)。當然,歌羅西書的用語與其他保羅書信的用語有許多相似之處,其實,也與新約聖經的一般用語相似。不過,歌羅西書中的某些措詞十分獨特─二章6節的「基督耶穌為主」(《呂振中譯本》、《思高聖經》、《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新譯本》、《新漢語譯本》)的句法套語;三章15節的「基督的平安」─這些措詞的濃縮性令人印象深刻。

如前所述,為了討論這個錯謬教導,保羅在歌羅西書使用了他有關基督的教導,尤其指出基督徒可以在祂裡面找到所需的一切。其實在這篇對基督的「頌讚」裡面,有關基督的每一句「理論」陳述,稍後都在信中提及,也適用於這個關懷。有點耽溺於「鏡射閱讀」,我們可能會從這個關懷推論出:與其說假教師是違背基督教有關基督的傳統教導,不如說他們是隱約地質疑基督是否足以供應他們的一切屬靈需要。不論如何,歌羅西書的基督論非常實際,為保羅提供了一個基礎,來宣告:只有在基督裡,才有真正的屬靈經歷。[74]


附註

[69]  有關歌羅西書的神學,以及其意義之啟發性省思的概覽,尤其見 Thompson, 111-91。C. F. D. Moule, The Birth of the New Testament (3d ed.;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82), 220-21。

[70]  有關歌羅西書的神學,以及其意義之啟發性省思的概覽,尤其見 Thompson, 111-91。

[71]  Larry Hurtado, Lord Jesus Christ: Devotion to Jesus in Earliest Christianity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 505。

[72]  有關「首生的」(πρωτότοκος)這個字所蘊含的「居首位」的觀念,見:歌羅西書一章15節的註釋。

[73]  有關這個主題,尤其見Richard Bauckham, God Crucified: Monotheism and Christology in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9), 25-42=包衡著,李樹德譯,《被釘的神:新約的獨一神論與基督論》(香港:基道出版社,2002),33-54頁;Hurtado, Lord Jesus Christ, 29-53; N. T. Wright, The Climax of the Covenant: Christ and the Law in Pauline Theology (Minneapolis: Fortress, 1993), 56-136。

[74]  見 Michael Dübbers, Christologie und Existenz im Kolosserbrief: Exe- getische und Semantische Untersuchungen zur Intention des Kolosser- briefes (WUNT 191; Tübingen: Mohr Siebeck, 2005), 176-77。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