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的神学:基督論

箴言的神学:基督論

基督教神學要求將箴言融入基督信仰之中。在本段中,我將首先論證本卷書對教會的持久相關性,然後論證它對教會的相對相關性。即便在耶穌基督裏的啟示更加完整,並且超越了本卷書的啟示,但本卷書的言語仍然與基督徒有直接的關聯。然而,在我轉向新約聖經教導的優越性以前,我將討論智慧女子與耶穌基督的關係。

1.  箴言的持久相關性

箴言有持久的相關性,四條論據促成了這個論題。

  1. 在本質上,這些箴言表達了適用於許多情況的永恆真理。雖然它們對真理的表達受歷史上政治和文化變遷的限制,但它們所表達的真理卻是不變的。
  2. 聖靈將箴言包含於聖經正典中,證明了本卷書的真實性。早期拉比和教父、會堂和教會都一致將箴言視為聖經的一部份。它是神所默示的,也「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三16~17)。
  3. 使徒們再三地將本卷書用於教會。由聯合聖經公會(United Bible Societies)所贊助的《希臘文新約聖經》(TheGreek New Testament),其編者們列出了大約60條新約聖經對箴言的引句,包括直接引用、明確引喻和類似的文學用語。彼得談到假教師時,使用了箴言二十六章11節的諺語:「俗語說得真不錯:『狗所吐的,牠轉過來又吃;』『豬洗淨了又回到泥裏去輥』」(彼後二22)。使徒們普遍使用箴言,來教導教會如何過敬虔的生活。以下是一些眾所周知的例子。按自己的能力慷慨捐獻(箴三7和林後八12)。在神和人面前謙卑度日,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箴三34;雅四5;彼前五5)。「敬畏神,尊敬君王」(箴二十四21和彼前二17)。「為自己的腳,把道路修直了」(箴四26和來十二13)。「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箴二十五21~22和羅十二20)。
  4. 希伯來書的作者明白,父親在箴言三章11~12節給兒子的訓誡,也是給教會的:「你們又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來十二5~6)。

2.  智慧女子作為耶穌基督的一個預表

(1)歷史背景

至少早在護教者及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主後125年)的時代,基督徒就幾乎無一例外地[1]將箴言第八章的Sophia(希伯來文ḥokmâ的對應希臘文)認定為耶穌基督。[2]幾乎普世都如此解釋本段經文,使教會捲入了有關神與基督之關係的確切性質的爭議。自從俄利根(Origen,約主後180年)的時代,教父解經就將箴言八章25節中智慧的出生解釋為基督的繼續存在。然而,亞流派(the Arians)認為聖子是神的最高創造,他們用箴言八章22節「[上主]造了我」(《深文理譯本》、《呂振中譯本》、《現代中文譯本》、《和合本修訂版》附註、《新普及譯本》,以及馮象的《智慧書》、耶和華見證人會的《新世界譯本》;《和合本》、《新譯本》、《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恢復本》作「就有了我」)作為首要經文。據克萊頓(Allen Lee Clayton)說:「〔『上主造了我』〕迴蕩在亞歷山太的每一條大街小巷,以及所有支持亞流之概念的地方。」[3]相比之下,尼西亞會議人士(Nicenes)認為基督與聖父本體相同,祂是神的真兒子,而不是受造的。為了能在爭論中得勝,尼西亞會議人士必須重新解釋箴言八章22節,使其支持他們的立場。依照克萊頓的說法,亞他那修(Athanasius,約主後325年)通過兩個解經策略達到了這一點。根據他的第一個策略,聖子是在成為肉身時「被造」的。根據他的第二個策略,「智慧的創造其實是智慧的形象在受造物被造時被造在受造物當中。」[4]從那時起,將箴言第八章的智慧與基督等同,就成為了根深柢固的教義。

早期教父將智慧和基督等同,乃是建立在兩者的先存性以及負責執行創造的角色(箴三19~20,八22~31;參:約一3;林前八6;西一15~16;來一3)。然而,正如我將在註釋中表明的,對箴言第八章的文法—歷史解經並不支持教父的解經。韓松(R. P. C. Hanson)將教父在解釋上的衝突描繪為像「兩個蒙著眼睛的人試圖擊打對方。」[5]用葛里爾(Rowan Greer)的話說:「神學原則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教父時代的解經結果,」[6]克萊頓指出:「一個人不能撇開教父神學來談教父解經。」[7]如我在上文論述過的(111-17頁),單單就著箴言本身的內容來解讀,可以得出以下結論:所羅門將智慧女子與他的教導等同,而不是與三一神的一個本質(hypostasis,即一個實體的屬天存在,代表或表示神、卻又與祂不同)。

另外,箴言八章22~31節的古代譯本和猶太智慧文學,沒有為新約聖經的崇高基督論(high Christology)提供一貫的基礎。依照庫克所說,《七十士譯本》(早期希臘化時期)對八章22~23節的翻譯,旨在清楚將神表達為創造者,並有意消除任何暗示智慧參與創造的含糊表達。[8]除了其他改變之外,《七十士譯本》將qānâ 譯作「創造」,將被動的「我已被生」改變為主動的「祂生了我」。《七十士譯本》將ʾāmôn譯作harmozousa(「和諧」、「適合」),但用這個詞所要表達的原意無法確定。[9]《便西拉智訓》—也叫《德訓篇》(約主前180年)—強調,遵守律法是智慧之道:「謹守律法的便得智慧」(《便西拉智訓》十五1)。《便西拉智訓》八章24~33節特意以箴言八章22~31節為基礎,並明確地將智慧等同於摩西律法:「這一切都是……摩西頒給我們的律法,是雅各眾民的產業」(《便西拉智訓》二十四23)。[10]換句話說,從箴言第八章的智慧到智慧作為創造的動力、再到耶穌基督作為創造者,這一發展在希臘化猶太智慧文學中並沒有筆直的軌跡。

在基督紀元即將開始之時,斐羅(Philo)試圖使猶太信仰更好地適應希臘哲學觀念,於是給智慧一個新的方向,認為「宇宙的形成」是藉著道—智慧的工作(《論亞伯與該隱之獻祭》[De Sacerdotis]5)。《所羅門智訓》(主後37-41年)[11]也試圖將所羅門的教導與希臘哲學觀念聯繫起來。在他對智慧之本質的描述(七22b~八1)中,這一託名作品的匿名作者用幾種方式來描寫智慧,他使用了箴言八章22~31節、以及其他經文作為資料來源。[12]首先,他稱智慧為「造萬物的技師(technitis)」(《所羅門智訓》七22〔《思高聖經》七21〕),然後在七章22b~24節列出了21條特徵(「聰明、聖潔、獨一無二、多方面」等等)。在七章24節,接著又提到她的另一身份,是世界之魂:「比任何動作都更靈活,……她無處不在、滲透萬物。」然後在七章27~28章,這樣描述智慧與人類的親密關係:「她進入聖善的靈魂中,使他們成為神的朋友和先知。」七章29節~八章1節回到她的宇宙方面:她高於太陽、眾星、光、以及「將萬物治理得井然有序」。總之,這個匿名的獨一神論者將智慧描述為一股創造的力量─用俄利根的話說─這股力量作創造主和受造物之間的中保。其他猶太作品對智慧也有類似的描述。《耶路撒冷他爾根》(Jerusalem Targum)結合箴言八章22節來翻譯創世記一章1節:「上主藉著智慧創造天地。」

基督紀元即將開始之時的猶太作品,可能給使徒們提供了表達三位一體教義的一個手段,以耶穌基督為執行創造萬物的那一位,但他們沒有引用箴言八章22~31節,或基於它來建立崇高基督論。使徒約翰沒有將耶穌基督等同於箴言第八章的智慧這一形象。在論及道(logos,即神的兒子成為肉身,就是歷史上的耶穌)時,他從未使用sophia(「智慧」)。喬布斯(Karen Jobes)在反駁女性主義之智慧—索菲亞神學時評論道:「使徒對耶穌的理解,在約翰福音的崇高基督論中達到高潮;如果希臘化猶太作品中智慧—索菲亞的發展與這個理解極為相稱的話,sophia這個希臘詞在約翰福音或書信中卻連一次都沒有出現,這個事實也未免太奇怪了。」[13]

另外,約翰福音中的道與智慧女子截然不同。喬布斯指出,在箴言第八章,「智慧是神所創造的,但道就是神;智慧目睹了創造,但道就是創造主;在《所羅門智訓》,智慧—索菲亞是『永恆之光的反映』(《所羅門智訓》七26),但道就是光本身。」[14]最後,在約翰的導言之外,在與箴言第八章類似的箴言一章20~33節,智慧在審判時發笑(一26),但道就是審判者(約五23~24、27)。事實上,正如喬布斯指出的:「如果約翰真的使用了猶太智慧文學,他可能是用它的語言,來駁斥猶太人以索菲亞為創造之中保的觀念。基督,即神的道,才是真正的中保。」[15]

保羅也沒有將他的崇高基督論建立在箴言第八章或猶太智慧文學之上。費依(Gordon Fee)指出:保羅的基督論和這一文學之間的關係,所缺少的「不僅是言語上的相關性,……也缺少可以清楚辨識為呼應這些經文之處」。費依還拒絕將保羅所說的「基督為神的智慧」(林前一24)與基督在創造中的角色(林前八6)聯繫在一起。至於哥林多前書八章6節,費依認為:保羅「將基督與神同等看待,做為救恩和創造的中保;而在猶太智慧傳統中,一點也沒有這種說法」(強調字體為筆者標註)。有關前一處經文,使徒將哥林多人對智慧的觀念連於基督的被釘十字架,而不是祂的成為肉身(林前一21~24、30)。在箴言第八章或希臘化猶太主義中,智慧女子都沒有扮演任何代贖的角色。根據歌羅西書一章15~17節,費依找到了同樣的觀點。另外,在該段經文中,保羅主張,神現在被人認識,是通過祂的愛子,而不是通過擬人化的智慧(西一13;參:林後四4~6)。同時,保羅在歌羅西書中對「首生的」一詞的用法,與擬人化的智慧存在於一切之先的觀念十分不同。所謂「首生的」,保羅是指「基督作為聖子,對於一切被造的事物擁有長子的權利,因為一切都是藉著祂造的,又是為祂造的」(強調字體是他標示的)。[16]

(2)耶穌基督與智慧女子的相似處和祂的優越性

儘管如此,所羅門將智慧擬人化的文學手法,與約翰對耶穌基督的描述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 二者都與神一同存在於萬有以先。
  • 二者都在創造中扮演某種角色。
  • 二者都從天降下、與人同住,而且都為大眾所拒絕。
  • 二者都教導屬天的智慧。
  • 二者都稱聽從的人為「孩子」。
  • 二者都帶領聽從的人通往生命、不朽,並以死亡威脅那些不肯聽從的人。
  • 二者都用飲食作為賜福的象徵。[17]

但約翰在導言中描繪基督時與智慧女子的這些相似之處,必須與基督的優越性聯繫在一起。以下是對上述觀點的總結:

  • 神使智慧產生,但基督是永恆的聖子。
  • 智慧目睹了創造,但基督是創造者。
  • 智慧將在審判時發笑,但基督是審判者。
  • 智慧由神而生,而基督就是神。

換句話說,所羅門將智慧女子擬人化,是作為耶穌基督的一個預表。在預表學中,預表的對象(antitype,或譯為「對範」)既表現出與預表相似之處,又表現出優越性。若是沒有逐步上升,歷史將毫無方向。

3.  耶穌基督超越所羅門的智慧

耶穌基督宣稱自己是比所羅門更大的,激勵祂的門徒來聽從祂那無可比擬的智慧(太十二42)。祂超越所羅門和他的智慧,可以在以下對比中看見,引用時所羅門的箴言在先、新約聖經相關的經文在後。

  • 示巴女王證實了所羅門在這個世界的智慧,但她會在審判的時候起來定人們的罪,因為他們不聽從基督那更高的智慧(太十二42)。
  • 所羅門教導他的門徒要等候神來報應惡人;但基督自己將報應他們(箴二十四12;太二十五41~46;啟二23,二十二12;參:羅二6~8;帖後一8;提後四14;彼前一17;啟二十12~13)。
  • 所羅門依靠神來管教他所愛的人,但基督自己管教祂所愛的(箴三11~12;啟三19)。
  • 所羅門教導說那些憐憫貧窮人的人要得著神的回報;但基督以自己作為貧窮人中的一員,祂也報償那些為他們有所犧牲的人(太二十五31~45)。
  • 所羅門聚焦於今世的健康和財富、將當前的痛苦最小化;基督卻聚焦於當前為義受苦、而且把將來永恆的榮耀最大化(箴三1~10、34;太五3~12,二十五1~13)。
  • 所羅門所給的永生很模糊;但基督藉著祂的復活使永生清晰可見(箴八35;太二十五46;提後一10)。
  • 所羅門激勵門徒要討自己父母的喜悅;但基督在支持尊敬父母的同時,教導祂的門徒要更多地愛三位一體的神(箴十1,十九13,二十三22~25,二十七11,二十九3;太五45,七21,十32、33、35、37,十五4,二十三9,二十五34;路九60)。
  • 所羅門的智慧是一條汩汩的小溪;但基督所賜的是從內湧流而出的活水江河(箴十八4;約七38)。
  • 所羅門提供飲食的盛宴;但基督自己是基督徒的飲食(箴九1~3;約六53)。
  • 沒有人升到天上去領悟全部;但基督既從天降下、又升到天上(箴三十4;約三13,六33)。
  • 所羅門在某種程度上依靠他人的言語;但基督卻以來自天上、帶著權柄的人子的身分來說話(箴二十二23;太十二章)。
  • 所羅門呼籲門徒將他的教導寫在心上;但基督差遣祂的靈將神的話寫在門徒心上(箴三3;林後三3)。
  • 所羅門呼求順服;但基督的靈給祂的選民力量去順服(箴一20~21;羅八1~8)。
  • 所羅門期盼一位將來的理想君王(箴十六10~15);但基督就是彌賽亞(太二十七37)。
  • 所羅門認為向他人顯示真實可信的愛可以代贖(箴二十五21~22);但基督向祂自己的人顯示如此真實可信的愛,以致犧牲自己來為他們的罪代贖(可十45;林後五14)。
  • 所羅門自己未能遵行他的智慧;但基督卻是自己智慧的完美榜樣(箴三2,二十五26;王上十一9~10;路二52;來四15)。
  • 所羅門失去他的王國;但基督建立了祂的國度(王上十一10;太十六18)。
  • 所羅門呼籲門徒給他們的仇敵飯吃;但基督為祂的仇敵而死(箴二十五21;羅五8)。

儘管如此,雖然基督的智慧比所羅門的智慧大許多,但我們並不摒棄後者,正如我們不會因為擁有一張二十元的鈔票就扔掉一張五元的。

4.  結論

保羅說:「所積蓄的一切智慧知識,都在祂〔基督〕裏面藏著」(西二3~4)。基督徒將所羅門的智慧當作隱藏的寶物般珍視,但他更加珍惜目前在神國度中的生命(箴二4;太十三44)。他在以所羅門的智慧為食的同時,也認識到自己在神的國度裏享受更豐盛的筵席。他在耶穌基督裏面找到智慧和知識的隱藏寶物,並在它們的光照下學習所羅門的箴言。換句話說,他不用所羅門的傳統智慧來代替基督的位格與工作。就像示巴女王,基督徒來到箴言這卷書中聆聽、遵循所羅門的智慧(太十二42),但並不貶低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他在閱讀箴言的同時,也認識到自己住在天上的耶路撒冷,這裏有比所羅門更大的那一位,就是新約的中保耶穌,他也來支取祂所灑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太十二42;來十二22~24)。

巴刻(J. I. Packer)指出新約的四個獨特之處,來補充所羅門的智慧:

  •  認識論的補充。使徒的信息,即救恩是在耶穌基督的位格和工作中得到。「這個信息包括了歷史事實,加上對這些事實的詳細神學解釋;這一解釋表明它們的作用包括實現了舊約聖經的預言和應許。」這是神「奧秘的智慧」(林前二7)。
  • 基督論的補充。使徒宣告神的智慧是在基督裏,這一點應該得到完全的承認(林前一23~25、30;加三13;西二3、9~10、13~14)。
  • 救恩論的補充。「救恩被公認為整本新約聖經的主題:救恩是指脫離罪的行為和能力,脫離神現在及將來的忿怒,脫離所有玷污及毀壞當前世界秩序的罪惡,脫離魔鬼的轄制,脫離毫無盼望、幫助以及與神沒有任何良好關係的狀況。」
  • 行為學的補充。基督徒應該在智慧中行事,「不是做愚昧人、而是做智慧人,在聖靈充滿的生活和家庭道德中,一切都是從在耶穌基督裏對神的認識照射出來的。」[18]

基督徒已經生活在末世。在愛心和信心中,讓我們謹守過去良好的傳統,緊握目前基督國度的同在,並且帶著堅定的盼望期待所有事物的終結。

 


[1]   愛任紐(Irenaeus)將智慧等同於聖靈。

[2]   A. L. Clayton, “The Orthodox Recovery of aHeretical Proof-text: Athanasius of Alexandria’s Interpretation of Proverbs8:22-30 in Conflict with the Arians” (Ph.D. diss., Southern MethodistUniversity, 1988), pp. 32-51。

[3]   Clayton, “The Orthodox Recovery,” p. 2。

[4]   Clayton, “The Orthodox Recovery,” pp. 255-312。

[5]   P. R. C. Hanson, “Biblical Exegesis in the EarlyChurch” (CAH;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1970) 1:440。

[6]   R. Greer, The Captain of OurSalvation (BGBE 15; Tübingen: J. C. B. Mohr [Paul Siebeck], 1973), p. 5。

[7]   Clayton, “The Orthodox Recovery,” p. 14。

[8]   J. Cook, TheSeptuagint of Proverbs: Jewish and/or Hellenistic Colouring of the LXX Proverbs(VTSup 69; Leiden: Brill, 1997), pp. 218-46。

[9]   Cook, TheSeptuagint of Proverbs, pp. 229-32。

[10]P. W. Skehan and Alexander A. Di Lella, The Wisdom of Ben Sira (AB 43; GardenCity, N.Y.: Doubleday, 1987), pp. 331-38。

[11]P. Enns, “Wisdom and Solomon and Biblical Interpretation,”in WWIS, p. 213。

[12]雖然這位作者的姓名從未出現,但他有意將自己描繪為所羅門。然而,他不可能是所羅門,因為他用希臘文寫作、並使用了斯多亞及柏拉圖學派的哲學想法,他的寫作地點似乎是埃及的亞歷山太。

[13]K. H. Jobes, “Sophia Christology: The Way ofWisdom?” in WWIS, p. 239。

[14]Jobes, “Sophia Christology,” pp. 241-42。

[15]Jobes, “Sophia Christology,” pp. 242-43。

[16]G. D. Fee, “Wisdom Christology in Paul,” in WWIS, pp. 251-79。

[17]參 R. E. Brown, The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AB 29;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 1966), pp.cxxii-cxxvii。

[18]J. I. Packer, “Theology and Wisdom,” in WWIS, pp. 9-10(編按:原著誤植為11-12)。

摘录自《箴言:一至十五章》,168-78页(麦种,2018)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