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司布真的哀愁》

司布真的哀愁:苦於憂鬱症之人的實際盼望
Spurgeon’s Sorrow
Realistic Hope for those who Suffer from Depression 

作者:扎克˙艾斯懷
譯者:宋梅琦
美國麥種傳道會出版
188頁

書評者:傑夫˙羅賓森 Jeff Robinson

查爾斯˙司布真的一生,只能以神的恩典來解釋 

查爾斯˙司布真(1834–1892)任職大都會會幕堂(Metropolitan Tabernacle,早期稱為新花園街教堂[New Park Street Chapel])的牧師38年期間,他的生產力超出常人。他在大都會會幕堂及其他地方每週講道10次。他在主日下午及週間晚上帶領各項福音活動。這位牧師也支持倫敦市區教會的許多機構和活動:一個孤兒院,一個基督教出版社,幾個貧民收容所,以及許多福音性質的社會工作。司布真創建大都會會幕堂的傳道人學院,經常與學生互動。教會與學院都積極參與在中國、印度、非洲、及其他各地的宣教事工。

光這些就令人嘆為觀止了,但它們其實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司布真每週與許多人協談,包括想要加入教會會友的人,以及受聖靈責備而焦慮的慕道友。他的著作超過一百四十本,每主日編輯並出版自己的講道,以及編輯《劍與鏝刀》(Sword and Trowel)月刊。自1865年到他去世,他還每週回覆五百多封信。

這樣的生產力,竟然是出自一個頻繁遭受痛風之苦及各樣其他疾病的身體。更糟糕的是,他常年與低沉黑暗的憂鬱症掙扎。清教徒和司布真自己稱這個靈性疾病是抑鬱症(melancholy)或「靈魂的黑夜」。湯姆˙納透斯(Tom Nettles)在2013年出版的《司布真傳記》中,稱這位英國最偉大的牧師為「活生生的苦難神學」(a living theology of suffering)。確實如此。

扎克·艾斯懷(Zack Eswine)的新書《司布真的哀愁——苦於憂鬱症之人的實際盼望》(Spurgeon’s Sorrows: Realistic Hope for Those Who Suffer from Depression),審慎地引用司布真的講道內容,來概述他與憂鬱症的掙扎。並且使用這位傳奇牧師作為個案研討,也作為指導手冊,幫助基督徒面對這個極為普遍的疾病。

這本書只有188頁,但是涵蓋許多有力又實用的內容。艾斯懷自己是聖路易市濱江教會(Riverside Church)的主任牧師,他用這本書前三分之一的篇幅診斷問題,描述憂鬱症,以及如何影響全職服事者。根據司布真的說法,憂鬱症患者基本上有兩種,一種是出於天生氣質,一種是因為環境艱難。查爾斯認為,「有些人生來就很悲傷。」他們比較難治愈,因為「沮喪的人,可以在無可懼怕之處找到害怕的理由」(37-38頁)。

司布真的生命與事工,一直有一件事如烏雲籠罩不去,那件事開啟了往後數十年的內心焦慮爭戰。1856年十月19日,當時22歲的司布真第一次在皇家薩里花園(the Royal Surrey Gardens)的音樂廳講道,那裡容納了七千多名追隨他的聽眾。一位與會者大叫「起火了」,引發群眾彼此踩踏,造成7人死亡,28人受傷。司布真的一生從此不一樣了。會眾和長老觀察到,那件事對「牧師的神經系統」造成嚴重影響。從那天起,司布真一直苦於深度憂鬱症的不斷發作,直到他1892年去世才得以解脫。

艾斯懷準確地將司布真的靈魂黑夜與這件事聯繫起來。在本書第二章,艾斯懷主要使用司布真自己的講道,建立一個實用的基督徒生活苦難神學。他以反世俗文化的聖經主張開始:「哀傷是神賜給我們的禮物。」司布真說,憂鬱通常來自令人哀傷的環境,有時卻是信徒自己引發的。憂鬱不一定是(甚至很少是)一個罪。在第三章,艾斯懷精彩地討論憂鬱症,以及它與身體疾病的關係,正如在司布真身上所經歷的。

本書的第二部分是幫助讀者安慰受憂鬱之苦的人。司布真在他的教會事工中,輔導過數千人,他自己的經驗有助於這個事工。司布真警告我們,不要有一個「人人適用」的診斷與治療,本書對司布真使用受苦隱喻,避免對憂鬱中的信徒使用膚淺、不合聖經的勸誡,也提供簡短深入的討論。第八章講述耶穌如何在加略山陰影下與焦慮憂愁掙扎。司布真說,「知道祂曾經深受其苦,可以讓悲痛之人徹底除去苦毒」(113頁)。

醫治憂鬱的香膏 

本書以最後三章作為總結,以司布真的講道為憂鬱問題提供合乎聖經的應用之道。司布真調節自己之憂鬱所使用的主要治療,是以禱告的心專注於神在聖經中的應許。這位講道王子以他獨特的用字,指引他的會眾視聖經為燈塔,可以照亮憂鬱靈魂的黑暗狂風港灣:

在困難時分,我喜歡去找確切符合我需要的應許,然後指着這應許說:「主,這是祢的話;我懇求祢成全在我的情況上,作為印證。我相信這是祢親筆寫下的;我祈求祢讓此應許增強我的信心。」我相信全部的默示,我謙卑地仰望神會完全應驗經上的每句話。

艾斯懷在第十章提供「天然的幫助」。司布真建議笑聲、安靜的時間、休息的假期、以及因身體病痛拖累憂鬱症所需要的藥物。

艾斯懷在第十一章和司布真一起探討憂鬱症的黑洞:自殺。司布真坦誠談論此事,承認:即使真信徒也可能低沉到受此試探,想要放棄一切希望。這樣的想法不一定失常(司布真指出,保羅在腓立比書第一章也提到情願離世),但是他知道基督徒至終是蒙召要揀選生命,因為知道黑暗時刻會臨到墮落世界中的每一個人身上。這個討論特別重要,因為牧師掙扎於憂鬱與自殺的情況,似乎在不容忽視地增加當中。

應用教會歷史  

艾斯懷的作品顯示出閱讀傳記、古老著作、及講道的價值。與歷代敬虔男女互動,對基督徒的長大成熟非常有幫助。作者處理司布真的故事非常謹慎,卻無畏於切入重點,提供這本幫助牧者與信徒面對靈魂黑夜的悲哀恐懼。

我對本書的主要批評其實很瑣碎:這本書可以多記載一點司布真的生平與事工細節。若是多描述一些導致司布真受制於憂鬱症的生平事蹟,會讓這本書更為有力。

司布真熱愛清教徒,尤其是本仁•約翰(John Bunyan)。他經常在講道例證中引用《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中的人物。我自己身為牧師,也曾經困在懷疑寨中,被絕望巨人監視,因此我從艾斯懷所敘述之司布真生命與講道中的憂鬱,得到很深的安慰。讓我為2015年的牧師們總結,以下是從司布真與憂鬱爭戰學習的四項功課:

  • 如果司布真這麼偉大的人都苦於憂鬱,今天許多神的兒女很可能也蒙召要走那同樣曲折、危險的幽谷。
  • 司布真是陶恕(A. W. Tozer)那句名言的主要榜樣:「神降大任於一人之前,必先深深打擊他。」如果你願意為神的國度和榮耀被神使用,就要放下今世過好日子的期望。
  • 憂鬱症不一定削弱一個人的事工,反而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催化劑。神給保羅一根刺,憂鬱症是司布真的刺,也可能是你的,但是神的恩典力量可以在你的軟弱上顯明。神使用彎曲的樹枝來畫直線。
  • 教會歷史是基督徒生活與成熟的重要資源。我們不是第一批受苦的基督徒,許多前輩已經深思過墮落世界的生活。他們留下豐富的講章、書籍、文章,探討如何面對苦難並活出神的榮耀。司布真的數百篇講章都可在網路上找到(http://www.spurgeon.org/spsrmns.htm)。

每一位牧師都應該閱讀司布真的講章,發掘實用的幫助。多年來,我在每個主日都閱讀一篇司布真或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的講章,獲益良多。如果你落入艾斯懷所描述的沮喪潭,司布真那以基督為中心、以福音為導向的生命與事工,將為你的靈魂提供一個堅固的基礎。

司布真的哀愁-繁體正面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