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戈登˙費依《保羅神學:聖靈論》

第二部份前言:尋找一個切入點

 

在查考了保羅書信所有直接論及聖靈、及許多間接涉及聖靈的經文之後,現在,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是,要尋找一個切入點開始新的部份。如何使我們面前的這一堆聖靈素材具有連貫性?這本身就是項艱鉅的任務。但與存在有關的問題仍更為重要。我們如何思考這素材,好讓它有話對我們說?畢竟,這是本書寫作的首要原因。我們的問題之所以更加複雜,原因在於,我們處理這些問題時,都不是一張白紙。不管是個人,還是群體,我們對基督、聖靈和教會的經驗,不僅使我們預先準備好以某種方式解讀經文,而且往往決定了我們如何以某種連貫的方式思考這些經文。

本書的大多數讀者——包括筆者在內——所處的時代,使我們幾乎不可能對聖靈工作的看法不偏不倚。不論是好是壞,根本原因在於五旬節派和靈恩派的運動。對於聖靈現象在當代教會中的復興,幾乎人人都有看法——或正面或負面的經驗。這裡的問題部份在於意見的極端化;比起將聖靈現象包含在歷代的基督教範圍內,更多的人傾向選邊站,不是支持聖靈現象,就是反對它。從歷史上來看,在比較傳統的教會架構內,聖靈運動的果效不足稱道。在我看來,雙方都有錯:改教家往往燒毀原來的架構,試圖重新開始(他們這麼做時,無非是建立一套新的架構,留給下一次的聖靈運動燒毀);結果,那些得益於原來架構的人,往往使聖靈運動邊緣化,甚至將它完全推向教會架構之外。因此,一方面,「正統信仰」變得僵硬,傾向將聖靈穩妥地馴服在合乎信條和職分的教義中;另一方面,當聖靈運動被迫(或選擇)在歷代教會認可的(各種)傳統之外存在時,常常將神學的警惕拋諸腦後。結果往往是大量的相互指責、中傷,而不做出適當的努力來同時擁抱聖靈運動於存在的(各種)傳統。

這一歷史現象為我們討論這些經文提供了起點,也恰巧有助於我們發現保羅書信的起點,因為我們遇到的這些困難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出保羅所面臨的種種張力,其中大多與基本的末世論架構有關,這是保羅生活的一個前提。末世的救恩已經在基督和聖靈裡開始了,這就導致了保羅的張力,因為他同時活在神的末世救恩「已經實現」、「尚未完全實現」的時代。對保羅來說,這個張力尤其顯露在像哥林多教會這樣的信仰群體中,大量「已經實現」的事實顯然激發他們的靈性,以致他們幾乎很少關心「尚未完全實現」的部份。我們要如何將某種特殊的聖靈恩賜所彰顯的「末世大能」與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相調和?又要怎樣將「神蹟奇事」與受苦軟弱結合在一起?而這正是我們的切入點,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會覺得很難像保羅一樣將兩者結合起來,同時作為事實來接受。

我們對教會或聖靈任何一方的經驗,都會使我們傾向於對屬聖靈的生活採取「非此即彼」的觀點。對有些人來說,重點在於,大能體現在「熱心」的各種不同表達或神蹟奇事上;其他人則認為,重點是,大能體現在聖靈的果子或日常生活的正常活動中。因此,這變成熱心與倫理的對比,或神蹟奇事與軟弱受苦的對比。任何花時間查考了本書前面部份的人,無論他是否贊同我討論的所有細節,他都不可能不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這些看法都是錯誤地把保羅的聖靈論對立起來。

但即使我們承認,保羅的聖靈論是「兩者皆有」,而不是「非此即彼」,我們仍未解決有關存在的這一更加尖銳的問題。不管我們是強調傳統,還是強調經驗,我們怎樣能不只是承認保羅的觀點,還能在發生了許多事情之後重新意識到這一點?至少我們當中那些西方教會的人,幾乎不會像起初的教會那樣「單純」地看這個問題。歷代教會長期「穩妥」的教導和啟蒙運動都各自產生了影響,我們就算努力單純,也覆水難收。西方人本能地對屬靈的活動感到不安,不管是神的靈,還是別的靈;他們往往用理性推斷這種靈性活動,因而對此表示懷疑。可見,我們的困難在於真正「恢復」初代教會的經驗和生活。儘管如此,最終仍必須提到這個問題,我們將在最後簡要地談論。但首先,我們應當盡可能全面地接受保羅本人的經驗和神學。

為此,我們將試著從一個關鍵點進入保羅的世界,在那裡,他的前提往往與後來教會所持的觀點迥然不同。對於保羅所經驗或思考的一切而言,這些前提絕對是他的「神學」或經驗的基本架構。在保羅看來,藉著基督的復活及隨後聖靈的賜下,神親自開啟了未來,是不可阻擋的,因而「現今」的一切都受「未來」的出現所影響。我們有必要從這裡開始,而不是從「神學」本身(關於神本身的教義)開始,因為這是保羅和初代教會經驗的起點。與之相反,關於神的「教義」是預設的前提,而檢驗這個教義的重要方面,就是他們藉著基督和聖靈擁有對神新的經驗。我們同樣應當提到這一點。

正如本書第一章提到的,類似「在基督裡的救恩」這樣的片語,可能是保羅神學中難以捉摸之「核心」的最佳詮釋,這個「核心」的表達應當包括:(1) 保羅生活和思想的末世架構;(2) 他對基督的認識;(3) 他對救恩本身的理解;以及 (4) 他對神百姓的理解,也就是神在基督裡所成就之末世救恩的範圍。[1] 後面幾章將繼續這些問題,每一章都聚焦於保羅如何看待聖靈在這些問題中扮演的角色(雖然從本質上說,十三章將處理有關神論的更大的問題,而不是著重在基督論上)。這個結果會迫使我們,不僅承認聖靈在保羅論述的事情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而且提出一些更重要的問題,即關於我們自己在基督裡的存在,及聖靈在我們個人和團體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筆者最後要對讀者說的是:因著本書的研究方法(見:第一章,25–27頁),這個部份將不可避免地出現一定程度的重複。或許,你也會注意到,我選擇儘量不用新的方式說同一件事。另一方面,接下來的綜合部份大多僅提供結論;因此,對於我做出的某些斷言,讀者需要回到第一部份找出其解經依據。所以,我將盡力詳盡地參照解經內容,尤其是在註腳中寫道,「見:(某段經文)的討論。」筆者假定讀者會花時間查看那些經文的討論,然後才看此處的歸納,或者兩者結合著看。

 

摘錄自戈登˙費依(Gordon D. Fee)著,思語譯,《保羅神學:聖靈論》(麥種,2017年10月)

[1]      參 C. Pinnock, “Concept,” 3,他確切地使用這四個主題闡述,保羅神學中的聖靈觀念是何其廣泛和重要;及Hui, “Concept”,他比較保羅和路加的聖靈論與以弗所書的聖靈論,從而將他的研究分成四個類別。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