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駁加爾文主義》序言

羅傑˙奧爾森的《反駁加爾文主義》一書,代表當代福音派亞米念主義(Arminianism)的一種呈現和捍衛。閱讀本書不僅有益於非亞米念主義者,也需要他們以審慎及和解的心去閱讀。 

當奧爾森(譯註:原文有時使用作者的名字羅傑,有時使用作者的姓奧爾森,為了中文讀者不致混淆,以下都一致使用奧爾森)說,今天已經越來越難理解「改革宗」這個標籤的真正意思,我承認的確如此。尤其在美國,人們喜歡挑選某些元素作為個人的教義,當某些人的觀點截然不同於我們的信仰告白和要理問答之時,我們便說他們並不是真正的改革宗,顯得非常傲慢。然而,正如其他的認信傳統,改革宗的教導是由一些有形教會的信徒們共同認信所決定的,而不是出自某些特定教師或流行運動所高舉的。信經和信條(creeds and confessions)不是為我們背書的,乃是我們—教會—透過它們、也與它們一起說話!因此,非加爾文主義者應當評估這些要點和教義系統是否與他們一致,而不是依靠一些怪異的闡述。 

論到恩典的教義,我們的信條拒絕極端加爾文主義(hyper-Calvinism),也拒絕亞米念主義。更進一步,聖約神學—包含了聖約兒童的洗禮,以及牧師和長老聯合治理教會的模式—也如著名的鬱金香加爾文主義五要點(TULIP)一樣,屬於我們的共同認信。在我們看來,洗禮和主餐不僅僅是人的委身和紀念的行為,更是彰顯神之榮耀恩典的管道。對於改革宗長老會而言,基於聖經規範的敬拜、事工、外展、和教會紀律,與揀選和稱義的教義,對於榮耀神並以神為樂,均是一樣地至關重要。 

但是這種挑戰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大多數亞米念主義者並不認信一套公共信條或教義標準,但是至少福音派亞米念主義者的確有一套共同認信的標準闡述。奧爾森剖析一些誇張的挑戰性誤解。如果針對加爾文主義的普遍批評經常落入誤解和誇大的表述,那麼,當亞米念主義者被錯誤指控時,比如,被指控為否認恩典而注重以行為稱義的伯拉糾主義者(Pelagians),加爾文主義者也當同情亞米念主義者。 

我們沒有人能免疫於錯誤指控的試探,但是奧爾森和我都同意,當今加爾文主義和亞米念主義之間的爭論,火藥味經常比亮光多。我們也都不屈從於一個幻覺,以為雙方各自代表了部分真理,可以彼此平衡達致無爭議及和諧的合成體。並沒有所謂的「加米念主義」(Calminianism)。當這些經典立場發生碰撞,奧爾森是一位「血統純正」的亞米念主義者,而我所相信的「加爾文主義」則是聖經所教導的,卻被不恰當地冠以這個稱呼。然而,我們都同意,當呈現各自觀點有所錯誤時,只會有損無益。我們明確拒絕某人持有的觀點是一回事,而辯論這觀點是否能夠自圓其說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們雙方都常常在這方面走岔路:將解釋彼此立場的後果,與委婉陳述彼此的觀點,混為一談。 

一方面,奧爾森認為,如果我跟隨加爾文主義的邏輯到底,就必然得到這樣的結論:我應當推論出納粹大屠殺和天災都是神直接導致的,而在末日被定罪的人可以義正辭嚴地責怪神,而不是自己。在他的觀點中,極端加爾文主義立場的嚴重錯誤,正是出自加爾文主義本身的最合邏輯立場。從我的觀點來說,有些亞米念主義者拋棄了一些正統基督徒在神屬性及原罪方面的共識,而採用了在基督的位格與工作及稱義上的道德理論。 

另一方面,我認為,如果奧爾森跟隨亞米念主義的邏輯到底,就必然得到這樣的結論:他應當更進一步否認救恩完全是神的恩典;如果持續跟隨亞米念主義,就不可避免地進入以人為中心,而非以神為中心的信念。換句話說,我們都認為對方不夠貫徹始終。總而言之,奧爾森懷疑神恩獨作論(monergism)貶低了神的良善與慈愛(還有人的角色),而我則不能明白神人協作論(synergism)如何與唯獨恩典(sola gratia)的教義調和。然而,奧爾森也知道,加爾文主義並沒有教導神是惡的源頭或人沒有責任,而我若形容亞米念主義為「伯拉糾主義」,也是魯莽冒昧的。 

雖然我不盡同意奧爾森對加爾文主義的描述,我尊重他致力於討論真正的差別,而非不實的批評。就我個人而言,我從他對頂尖亞米念神學家之立場的陳述中學習良多,也欣賞他在全程中的謹慎和責備。 

我也同意奧爾森對當代福音主義現狀的評估。他主張,遠超過亞米念主義的伯拉糾主義思想,似乎驚人地盛行。他同意「沒有基督的基督教」在「美國教會生活中的確很普遍」(譯註:《沒有基督的基督教》是邁克˙何頓的一本著作,由美國麥種傳道會出版)。當我的亞米念朋友們—如湯姆˙奧登(Tom Oden)、威廉˙魏利蒙(William Willimon)、以及羅傑˙奧爾森—挑戰這種事態,而一些自稱是改革宗的傳道人卻為了大眾宗教(folk religion)的死亡雞湯而出賣長子名分之時,就將我們之間的差異—雖然重要—置於適當的視角之下了。今天許多圈子中經常錯誤陳述亞米念主義,我確信雅各˙亞米念(James Arminius)或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也會像羅傑˙奧爾森一樣被冒犯。 

我對奧爾森的率直、熱情和這本書所呈現的有根據論述充滿感恩,畢竟,奧爾森和我有一個最重要的共識:那就是,這個辯論或其他辯論所涉及的重大問題,必須帶到聖經的面前來檢視。我們都相信聖經是清楚而全備的,即使我們有困惑和軟弱。我們都是還在行路的天路客,尚未抵達榮耀的終點。唯有不斷努力對話,視彼此為與基督一同承受產業的同伴,而非敵人,我們才可能針對嚴重的歧見進行交流,並且盼望:在這過程中,我們也可能因許多美好的共識而驚異萬分。 

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 

支持加爾文主義 (1)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