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6

The Pastoral Implications of Wise and Foolish Speech in the Book of Proverbs

作者:歐德蘭  Eric Ortlund

李文卓譯

歐德蘭(Eric Ortlund)是加拿大薩斯喀徹爾省(SaskatchewanCaronport Briercrest學院和神學院的舊約副教授

續前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1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2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3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4

箴言中的智慧話與愚妄話的教牧意義-5

 

6. 結論與應用

現在,讓我們以教會生活為背景,把我們對智慧言語與愚妄言語的認識具體化,並以此把本文的各條線索彙集在一起。在談論這個問題時,我假定:基督徒,雖然重生得救,在基督裏成為新造,卻仍有可能以愚妄的方式說話或行事。若把基督徒稱作箴言指稱的愚妄人,我並不認為是正確的,畢竟箴言中的愚妄人是離棄神的惡者,然而,儘管如此,基督徒仍會以邪惡或愚妄的方式說話或行事,並且假以時日,這種罪會變得根深蒂固。(當然,這種區分對雙方都適用,既可以適用於他人,也同樣適用於自己。我們有可能比自己所認為的更為愚妄。)

為什麼愚妄人堅持自己必須是正確的呢?他為什麼總是要爭辯,把他人歸入錯誤的一方,而以自己為義呢?因為他沒有得到在耶穌基督裏找到的義,也就是神的義(腓三10),是神賜給那些拋棄靠自己的努力所能得到的所有義的人的(三9)。我的經歷告訴我,有些基督徒深深地感到世界和教會都有錯,並背負著這種意識的重擔,但卻缺少相應的甜美感受,是因神賜給罪人的恩典而有的。他們對付這種扭曲的過錯感的策略是將它推給別人。我認識一些基督徒,他們的「事工」就是指出他人的過錯,懷疑他人的教導錯誤,批評和審查其他基督徒等等。在較廣的恩典的背景下,基督徒可以責備和勸勉,但我所說的人做的不是這個,那是定罪的事工,而不是和好的事工。

這類愚妄的基督徒可以從四方面辨認出來。首先,他們熱衷於在背後議論他人的是非。他們不是直接與其他基督徒交通,而是在背後批評他們。第二,他們按著自己的喜好編造事情,公平和誠實不是他們優先考慮的事。第三,他們沒有為了和解而努力的傾向。他們不會設定一些條件,只要符合條件,就會樂於和好。總是會有新的問題、新的煩惱或新的懷疑出現。第四,他們的言語沒有更大恩典的背景。他們不像基督那樣接納和歡迎其他的基督徒(羅十五7)。這類基督徒不可理喻。他們不會折衷。他們所有的目標就是定罪你,使自己感覺更佳。他們如此缺少恩典,以至於不能承認錯誤並公開表白。他們把別人鎖定在罪裏,藉此釋放自己脫離罪惡。他們的言語和行為之所以愚妄,是因為與神藉著恩典重整被造界的秩序——和其中關係——的做法背道而馳。

箴言的寫作宗旨,部分在於提醒兒子,要提防愚妄人和乖謬人(箴二12)。這也包括描繪他們,正像我在前文所做的一樣。但箴言的另外一部分宗旨,是讓兒子轉離愚妄。有鑒於此,我們在繼續前進之前,必須藉著聖靈的幫助來清洗自己的心,因為我們自己裏面也有愚妄的傾向。比如,我有沒有對他人說過與另一位基督徒有關的負面的話?雖然在一些情況中不得不這樣做(例如,在被要求推薦其他基督徒擔當一個事工崗位時),但我們還是太過輕易就向第三方指出其他基督徒的過錯。這樣的愚妄之處在於,耶穌基督——我們的智慧和我們尊榮的大祭司——為所有基督徒代求,在父面前為他們說好話,我們為什麼要與基督所說的不同呢?再舉一個例子:在意見不一致時,我有沒有按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編造事情?我有沒有為著其他基督徒的緣故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林前十三7)?還是說我總是以最壞的狀況來看待對方?[i]

不管在何種情況下,我們為自己愚妄的傾向悔改並把它釘在十字架上,不管到何種程度,我們還需要知道,應當如何在新約的背景下回應愚妄的批評。對基督徒來說,箴言的智慧可以用以下的方式重述:新約中智慧的義人,就是那些因信被算為義的人,明白神在十字架裏對待人的奇特方式的人,不會在別人面前為維護自己的義而辯護。神將要藉著恩典,重新整理並重新征服那些背叛祂而敗壞的被造物,因信稱那不敬虔的人為義(羅四5)。因此,與一個定罪你的愚妄人捲入辯論,是與此相矛盾的,因為這樣辯論的焦點集中於你的自我和你相對的優點之上。這與神在基督裏對待你的方式完全相反。雖然需要記住箴言二十六章5節關於要回答愚妄人的命令,但新約中的智慧人不會落入一種試探中,想要在他人面前以自己為基礎為自己辯護,因為這樣做無異於與神對萬有的救贖唱反調。對於自己在基督裏所得到完美無瑕的義,新約的智慧人如此喜悅和滿足,因此能夠在面對他人的定罪時仍然保持安靜。

如前所述,箴言始終強調,神會介入來徹底摧毀愚妄人的言語,並審判那些以愚妄的方式說話的人。因此智慧人不為自己爭論或辯護,而是要等候神在祂的子民中作王,建立祂的國度,洗淨祂的百姓。智慧人如此行,正是在效法耶穌,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相信神會在祂遭受不公正的定罪時證明自己的清白。這是神為祂的國贏得勝利的方式。

箴言十六章13節告訴我們,「公義的嘴為王所喜悅,說正直話的為王所喜愛。」如果人間的以色列王尚且如此,更何況那位更加偉大的大衛後裔呢?當祂的兒女因足夠信靠祂的義,即使在被定罪之時仍然保持安靜,祂的喜樂不是會更大嗎?祂的僕人在遭受攻擊時若仍然說美好的話,我們的神和王難道不會更加看顧我們嗎?[ii]

[i] 我發現,Cordelia Fine, A Mind of Its Own: How Your Brain Distorts and Deceives (New York: Norton, 2006) 彙集了最顯著的證據,表明我們對他人進行道德判斷的不可靠性,以及我們在做出此種判斷時有利於自己的傾向。

[ii] 關於箴言中智慧話與愚妄話這一主題,若讀者想要進一步閱讀相關的著作,特別是與教牧背景有關的作品,我推薦華爾基傑出的兩冊《箴言》(麥種聖經註釋;South Pasadena:美國麥種傳道會,出版中)=Bruce Waltke, Proverbs 1–15 and Proverbs 16–31; NICO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4–2005)。華爾基生動地刻劃了讀者在箴言中能遇到的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徵,以及他們如何說話,使人易於發現不同箴言與日常生活應用上的關聯。在對於愚妄人的言語做出智慧的回應方面,除了華爾基的註釋書以外,研究箴言和智慧文學的其他學術作品,沒有太多在指導牧師上提供有用的幫助。就連傑出的 Diction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Wisdom Poetry and Writings (ed. Tremper Longman III and Peter Enns; Downers Grove: IVP, 2008) 也缺少這一主題的文章,書中關於箴言的條目也並未討論這方面的內容。在關於箴言的學術作品範圍之外,我發現Henri Nouwen, The Way of the Heart (San Fransisco: Harper and Row, 1981) 一書的第二章(標題是〈靜默〉)有幫助。盧雲在書中頻繁地提及沙漠教父,他們經常談到靜默的美德(見 The 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s [trans. Benedicta Ward; Kalamazoo: Cistercian, 1975])。儘管沙漠教父是在一個不同的背景中討論靜默(為了與神交通而從世界隱退),在箴言關於言語的教導和沙漠教父對此的談論之間,仍然有著許多相關之處。最後,約拿單˙愛德華滋作品集的第四部分(“Thoughts on the Revival of Religion in New England”)儘管不是專門針對言語,同樣觸及了本文中提到的許多問題(見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ed. Edward Hickman; repr., Carlisle, PA: Banner of Truth, 1992], 365–430)。

 

——全文完——

 

原載於《根基》(Themelios)雜誌38卷1期(2013年),6-17頁,經該刊主編卡森(D. A. Carson)博士慨允翻譯,謹此致謝。

摘錄自《麥種閱讀》2017年第2期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