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理查·薛伯斯《壓傷的蘆葦》

書評:理查·薛伯斯《壓傷的蘆葦》

 

編者按:本書中文版已由美國麥種傳道會于2017年出版。
原文標題與連結:Book Review: The Bruised Reed, by Richard Sibbes

 

翻譯:張金星

 

在清教徒傳道人理查·薛伯斯的《壓傷的蘆葦》[i]一書中,他探討以賽亞書42:1-3 ,提供溫柔、高舉基督的詮釋和應用。 《壓傷的蘆葦》自1630年首次出版以來,已經成為一股源泉來鼓勵頹喪裡的眾罪人和困境中的諸聖徒。

薛伯斯依循馬太對這節經文的解釋,認為它在耶穌基督的生平與事奉中應驗了(太 12:18-20)。 他的講解分為三個基本部分:(1)基督不折斷壓傷的蘆葦;(2)基督不吹滅將殘的燈火;(3)基督不做這兩件事,直到祂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 薛伯斯分這三個標題來解釋主要的經文,然後在全書各處穿插著深入人心的應用。
為什麼忙碌的牧師們應該撥冗閱讀一本由一位將近四世紀前的倫敦傳道人所寫的書呢? 嗯,薛伯斯確實對於講道頗為熟悉。 他規律地將其講章寫出,截至1635年去世,他在紙上留下了兩百多萬字。 《壓傷的蘆葦》仍被認為是清教徒經典的靈修之作。 薛伯斯被稱譽為「天堂醫生薛伯斯」,部分由於他榮耀神的講道以及敬畏神的生活方式。 在他過世後,有對偶句很好地描述了他:「這位蒙福的人配得這樣的稱讚:在他進入天堂以前,天堂已經在他裡面。 ”
跟天堂醫生學四個功課
如果你過去從未讀過薛伯斯的作品,那麼你會發現,帶著認真及禱告的心去閱讀《壓傷的蘆葦》,將會拾穗頗豐。 這兒有天堂醫生薛伯斯能説明你的靈魂並且提升你的講道的四個方法。
1.堅持不懈地講論耶穌基督的美好、甘甜和榮耀。
跟薛伯斯學的第一個功課是堅持不懈地講論耶穌基督的美好、甘甜和榮耀。 對於傳道人來說講道僅僅談論抵擋罪是不夠的。 他還應該滔滔不絕地講救主的奇妙和榮耀。
薛伯斯深諳經文中關於墮落人心之敗壞的教導。 他寫道,「要我們這本是遲鈍、規避神的心來呼求神的憐憫,實在難如登天。 直等到我們的心像罪犯一樣不斷受責打,不容逃避,我們才懂得向法官哀求憐憫」(第4頁,中文版第19頁)。 但是薛伯斯並非僅指出人心中的罪來。 他想讓讀者的心被基督所奪。 根據薛伯斯所說,神慈悲地壓傷信徒,為要叫他們的硬心軟下來,並喚醒對基督的愛,他寫道:「這壓傷還叫我們將基督看為極其貴重。 如此一來,福音才確實成了福音。 此時,無花果樹葉般的道德,對我們再無用處」(第4頁,中文版第19頁)。
這種以基督為中心的資訊貫穿于全書:「在基督裡的憐憫,多過我們裡面的罪」(第13頁,中文版第31頁)。 「我們貧乏,只因我們不曉得自己在基督裡的豐盛」(第61頁,中文版第96頁)。 「一切完全的憐憫與愛,都彙聚于基督裡」(第62頁,中文版第99頁)。 「哪裡有人甘心為仇敵而死了,卻排拒那些愛慕祂的人呢? 」(第65頁,中文版第102頁)「我們仰望那完備安慰者所能供給的一切,都可以在基督裡尋見」(第66頁,中文版第103頁)。
薛伯斯提醒牧師們,在我們傳道、教導和傳福音時,始終保持以基督為中心的重要性。 他給所有傳道人展示了一個示範:始終將我們的聽眾指離他們自己,並引導到基督面前。 敬虔地自省是件好事,然而省察內在只會在短期一時有説明。 牧師們應該始終把對信徒和非信徒的注意力聚焦在耶穌基督身上,那位我們傳揚的核心(西1:28)。
薛伯斯提醒傳道人始終講論基督的美麗、美好和榮耀。 傳講抵擋罪的資訊,但是一定要將你關於耶穌的講道亮光閃耀出來。
2. 應用聖經時心腦並行
跟薛伯斯學習的第二個功課是應用聖經時心腦並行。 《壓傷的蘆葦》裡一些最棒的部分是薛伯斯提出了自我反省的應用。 清教徒都是些會關愛、洞察力強且智慧的聖經應用大師。 然而即使就清教徒的標準而言,薛伯斯看起來也是個應用的例外。 《壓傷的蘆葦》裡有十九個分開的「使用」部分,薛伯斯從聖經經文給出了詳細的應用。
但是當一個人閱讀《壓傷的蘆葦》時,注重的是應用的品質而非數量。 如果本書僅僅包含「使用」的部分,那麼牧師們仍將受益匪淺。 如果你覺得忠實的應用是自己講道的一個弱項,那麼跟薛伯斯學習吧。 當你閱讀時,留心他的方法:如何既忠實地指導思想,又將聖經經文直指人心的應用。
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最有效用的部分就是一段應用,題目是《我們雖軟弱,仍當盡本分》(第50-51頁,中文版82-83頁)。 我們從馬太福音7:7-11知道,信徒應該堅持向我們仁慈的天父禱告。 但是,薛伯斯不是光用祈使語句鞭撻良知地要人來禱告,他雙手撒下陳述語句的珍珠來召喚他們禱告。
神會垂聽祂自己的靈在你裡面的渴望…… 神能聽懂這類雜亂無章的祈禱,在祂耳中,這些渴求的聲音,比你的罪孽之聲響亮…… 那兒子名分的靈,叫我們靈裡生髮激動之情,想要改善自己,這就觸動了神的心,使祂向我們大發憐憫…… 請看看這些應許…… 我們的禱告雖有軟弱,神仍悅納,因我們是祂的兒女…… 從未有一聲神聖的歎息,或我們所流的一滴淚水,是神不顧惜的…… 借著禱告,我們學習禱告…… 神在基督裡必以恩慈顧念一切屬祂的 。 (第50-51頁,中文版82-83頁)
薛伯斯拒絕在他應用聖經時將頭腦和心分開。 他堅定不移地認為,基督徒要保持知識和情感之間至關重要的聯繫。 薛伯斯並不將其讀者指向冷冰冰、精于算計、麻木不仁的教條,也不指向沒有教義、以經驗為焦點的情感主義。 情感應盡可能地被高舉,只是它們是根據真理被高舉的。
在薛伯斯的作品中,頭腦和心並不作對。 相反,它們彼此相助來真實地認識並且愛基督。 薛伯斯寫道:「也由於知識和情感相互扶持,所以利用各樣甜美的誘因和神聖的勉勵,來保持我們愛慕的情感,這乃是好的;因為心最喜愛的,也是我們最常思想的」(第103頁,中文版156頁)。 所以,薛伯斯為我們自己的講道提供了一個好的檢驗。 我們的目標是通過以充滿聽眾對基督鮮活、榮耀和喜樂真理的方式來培養聽眾們的情感嗎? 薛伯斯是對的,如果我們的心愛基督,我們就會定睛基督。
3. 深入淺出,化繁為簡。
跟薛伯斯學習的第三個功課是深入淺出,化繁為簡。 薛伯斯這方面做得很強,惜墨如金。 比如,薛伯斯問了一個深入性的問題,「對於職責灰心的緣由是什麼? 」在這點上,人們可能會預期一個複雜的回答。 但是相反,薛伯斯給了這個簡單的三重回答:「並非從天父而來…… 並非從基督而來…… 並非從聖靈而來…… 故灰心必定是來自我們自己和撒旦。 撒旦千方百計要我們厭惡盡職」(第56-57頁,中文版第90-91頁)。 如果你對以禱告來面對神感到灰心,那麼薛伯斯勸你對自己傳道說,這灰心的謊言來自你的肉體或者撒旦,謊言之父。 聖潔、慈愛的三一神盼望祂的孩子們坦然無懼地靠近祂的施恩寶座前。
除了湯姆·華森(Thomas Watson)之外,薛伯斯可能是所有清教徒作家中最能從其作品中摘抄金句來發推特的了(譯注:推特是一種類似新浪微博的社交媒體,您也可以在「關於本文作者」的介紹中找到Nick Roark的推特):
「試探來臨時,當信基督,別信魔鬼。 當相信從真理本身而出的真理」(第61頁,中文版第96頁)。
「你當完全投進基督的懷抱,如果要死,就死在祂懷裡」(第65頁,中文版第102頁)。
「我們彼此爭鬧的嘈雜聲響,成了敵人耳中的美妙旋律」(第74頁,中文版第114頁)。
「基督愈是俯就我們,我們就愈應該將祂在我們心中高高舉起」(第76頁,中文版第117頁)。
「想要在未曾悔改的心裡找到屬靈的愛,就是在地獄裡面尋找天堂」(第81頁,中文版第126頁)。
「就算是在基督徒被打敗的時刻,他也依舊得勝」(第95頁,中文版第145頁)。
「恩典先征服我們,然後我們再借著恩典,征服其他的一切」(第97頁,中文版148頁)。
薛伯斯不說廢話。 這使他的講章令人振奮、有衝擊力、難忘並且清晰。 難怪當時聽他講道的人稱他為「滴下甜蜜的人。 ”
4.用聖經的智慧來輔導聖徒和罪人
第四,薛伯斯教我們用聖經的智慧來輔導聖徒和罪人。 《壓傷的蘆葦》裡充滿了基礎的、有説明的、有牧者心腸的忠告,結合了警告與應許,律法與福音。。
對於那些缺乏得救確據的迷途的聖徒,薛伯斯寫道,「在成聖中故意犯罪,會嚴重阻礙我們的稱義感」(第61頁,中文版第95頁)。
對於那些對罪視而不見的固執聖徒,薛伯斯寫道,「每當祂光照悟性,要使人得救時,祂也都賜下一顆柔軟、溫順的心…… 有恩典來制服內心,就不會有桀驁不馴的感情籠罩著悟性,讓悟性無法看見,在個別情況下最好的選擇是什麼」(第88-89頁,中文版第135頁)。
對於那些憑著信心緊緊倚靠基督又陷在掙扎中的聖徒,薛伯斯寫道,「小東西交在巨人的手裡,就能成就大事。 些微的信心有基督加力量,就能行奇事」(第92頁,中文版第142頁)。
這些教牧結晶在教導另一個基本功課時也有奇妙的説明。 如果我們想給別人有智慧的、基於聖經的輔導,我們首要需要對我們的聖經更熟悉。 對聖經更熟會説明我們更認識自己邪惡的心,最終更認識救主。
一場給靈魂的盛筵
據理查·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說,《壓傷的蘆葦》對他自己歸信基督起了重要的作用。 「天堂醫生薛伯斯」也被神用作「一劑永恆的良藥」,撫慰了超負荷工作過度勞累的鐘馬田(Martyn Lloyd-Jones)的靈魂。 鐘馬田寫道在一段牧養事工極度疲勞的時期,「《壓傷的蘆葦》平息、安撫、安慰、鼓勵、醫治了我」(第x頁,中文版第11頁)。
我相信你也會在《壓傷的蘆葦》中發現屬於你自己靈魂的一場盛筵。 理查·薛伯斯以充滿深情的、以基督為中心的講道與應用為榜樣,他是基督給祂教會的禮物。 有他的作品相伴,跟他學習更深地愛我們的救主,並且更忠實地傳揚祂的福音,這是何等的喜樂啊!
[i] 譯注:本文所引用的書中原文,依照美國麥種傳道會出版的《壓傷的蘆葦》中文簡體版進行引用,並標記頁碼,該書譯者為郭熙安弟兄。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 如果要在網路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原文與譯文連結。 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

 

作者

Nick Roark

Nick Roark是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弗兰克尼亚浸信会的牧师。您可以关注他的推特账号@NickRoark。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薛伯斯, Richard Sibbes,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