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舉目

一二三篇

司布真著,陳逸謙譯

標題:一首關於登階的詩。我們在往上爬。第一階(詩一二零篇)看到我們在為周遭困苦的環境憂傷,接著看到我們向山舉目,在確信的安穩裡安息; 從這裡我們上升到在主的殿裡喜樂;但是我們在這裡是在仰望主自己,而這是經過許多階梯之後可以上升到的最高程度。現在眼睛望到的地方比山還高,在耶和華在地上的腳凳之上,一直到祂在天上的寶座。我們可稱它為「眼睛之詩」。古時候的學者把它稱作Oculus Sperans(「希望的眼睛」)。這是一篇以單一的藝術形式來寫的短詩篇,包含著一個意念,並以最動人的方式把它表達出來。毋庸置疑,這會是神的子民最喜愛的詩歌裡的一首。有人猜想,這首短詩歌,或者說是一段歎息,可能在尼希米的時代、或者在被安提阿古迫害的年代,就已經出現了。這有可能,不過沒有證據證明。在我們看來,很有可能的是, 在大衛時代後的所有時期裡受苦的人,都會發現這首詩歌伸手可及。如果詩歌所描述的不是發生在大衛的年代,那麼很有可能詩人也是一位先知,他歌唱著他所看見的異象。

解析

第1節 我向你舉目。有人可以讓我們仰望是好的。詩人望到不能再高的高度。他看的不是群山,而是群山之上的神。他相信一位具有位格的神,不去理會當代的泛神論,而泛神論無非就是穿上無花果樹葉子的無神論。仰望的眼睛自然地代表著内心的狀態,把渴望、盼望、信心、期望都專注在主身上 。神無所不在,但我們很自然會認為祂是在我們上面,也就是在那超越天際的榮耀之地。「坐在天上的主啊」,這句話帶出的是神的兒女在悲痛中天真無邪的想法:神在,神在天上,神住在一個地方,而且神永遠不變,所以我要仰望祂。當我們在自己所處的高度找不到幫助,向上仰望是明智的;事實上,儘管我們有一千個幫手,我們的眼睛也應該仰望神。神所處的位置越高,對我們的信心就越好。因為這個高度代表權能、榮耀、和偉大,而且這些都將於我們有益。我們應該為屬靈的眼睛大大感恩;這個世上卻沒有屬靈的眼睛的瞎子,無論精通多少屬世的知識,也無法看見我們的神,因為屬天的事務是他們不能看見的。但我們也必須下決心好好使用我們的眼睛,因為它們不會自然地仰望神,卻會不由自主地往下看,或者往裡看,或者往其它任何的地方看,就是不仰望神:讓我們下定決心,絕不許自己缺乏了仰望於天的眼目。縱使我們不能看見神,至少我們會望向祂的方向。神在天上,在祂的殿裡作王;祂在這裡顯現,受敬拜,且被榮耀;祂從那裡俯瞰世界,並在祂的聖徒需要時賜下幫助;所以,就算在我們十分悲痛以致乏力的時候,我們仍然仰望。神紆尊降貴,讓我們可以仰望祂至高榮耀的寶座,而且祂還邀請、甚至命令我們這麼做,祂是我們應當稱頌的。當我們帶著盼望仰望神的時候,可以在禱告裡這樣向祂訴說,因為詩人不但舉起了他的眼睛,還揚起了他的聲音。我們不需要開口禱告;單用眼目來仰望就足矣。因為——

「禱告是沉重的歎息,
眼淚的落下,
眼睛的仰望,
唯獨神在近處。」

儘管如此,使用我們的舌頭來向神禱告,對我們的心是有好處的,因為我們可以使用言語詞句,來向那願意傾聽祂子民的神傾訴。我們應該大大喜樂,因為我們的神一直都在家。祂不像巴力那樣行走在不定的旅途中,因為神住在天上國。我們要明白,白晝沒有一個時刻是不適合等候神的,夜晚沒有一個更次會漆黑得讓我們不能仰望祂。

摘錄自《大衛寶庫》,卷六,麥種傳道會翻譯中

screen-shot-2017-01-10-at-5-41-10-am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 司布真, 大衛寶庫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