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享樂

神學家巴刻(J. I. Packer)有一篇文章,叫做〈享樂宗教〉,他在其中說到:

在第一世紀到其後的數百年間,整個希臘羅馬世界深陷一種追求享樂的腐化風氣中。難怪新約聖經及初期教會領袖的著作一味抨擊罪中之樂,甚少稱頌屬天福樂,也難怪這種觀點給帶進中世紀,而在那個時代,棄絕世界的修道士式禁慾生活被視為最崇高的基督徒生活方式。但另一方面,由於宗教改革家與清教徒極力主張世俗生活的聖化,終於出現一套論樂趣的聖經神學思想,迄今這套觀念已為大部分基督徒所接納。

加爾文以獨到的卓見與智慧闡述這套神學思想。在他的著作《基督教要義》其中一章「如何善用今生」裡,他勸導人切勿走向極端,不論是過份嚴謹或過度放縱,也是不好。他(竟與奧古斯丁的主張背道而馳!)斷言若不享用那為供給樂趣而造的事物,從中取樂,就是辜負創造主的深恩。不過,他同時也像保羅一樣,勸戒信徒,對於世上享樂,要淡然處之(林前七29-31),因為我們有一天或許會失去這一切;另一方面,他建議我們行樂要有節制,免得我們成為享樂的奴隸,以致沒有它便不能愉快地生活。以體現灰色嚴肅神學思想著稱的加爾文,竟原來是樂趣神學家的典範,這確實有點奇妙。⋯⋯
                                    ——摘錄自巴刻(J.I.Packer)著,文逢參譯,
《生命的重整》(香港:宣道,1995),63-64

在另一篇文章〈閒暇與生活方式:閒暇、享樂、與財寶〉(“Leisure and Life-style: Leisure, Pleasure, and Treasure”, in God and Culture: Essays in Honour of Carl F. H. Henry, ed. D.A. Carson and John D. Woodbridge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3], pp. 356-368)中,巴刻也做了相同的論述,然後說:「加爾文論及享樂的智慧,仍然是這個世代或任何世代真實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要素。」

以下,我們就來品味加爾文這一章經典的論述吧:

如何善用今生與今生的安慰

本章包含下述部分:
(1) 此教義的必要性和用處。需要避免的極端(第1-2節)。
(2) 注意避免這些極端之一,即放縱肉體。依次敘述四種方法(第3-6節)。

每節梗概:
1. 此教義的必要性。今生資財的用途。需避免的極端。
(1) 過度節儉。
(2) 屬肉體的放縱和淫欲。
2. 神創造這麼多的資財,不僅是為了我們的需要,也是為了我們的舒適和愉快。用詩篇和經歷證實。
3. 因此,應避免過度節儉。同樣必須避免放縱肉體。
(1) 受造之物邀我們認識、愛和尊榮創造主。
(2) 惡人不如此行,卻只知濫用這些現世福分。
4. 與天上的生命相比,所有地上的福分都可輕看。過度貪愛受造物會摧毀對永生的渴慕。首先,不節制。
5. 其次,沒有忍耐和無節制的欲望。這些惡行的藥方。神將受造物賜給我們使用。然而,人仍然要對如何使用負責。
6. 神要求我們在一切行為上注意祂的呼召。此教義的功用。它充滿安慰。

聖經也教導我們,要正確地使用今生的福分
1. 通過這些基本真理,聖經還教導我們,要正確地使用今生的福分,這是規劃人生不可忽視的事情。因為,我們若要生活,就必須使用生活的必需品;另外,我們也不能躲避那些似乎是為了我們的愉悅、而非滿足基本需要的事。因此,我們必須有一個原則,使我們能夠以清潔的良心使用今世的事物,不論是生活必需還是為了愉快。這正是主在聖經中的命令,祂告訴我們:對祂的子民來說,今生就是趕往天國的旅程。如果我們只是經過今生,那麼很顯然,我們當使用今生的福分來幫助我們完成此旅程,而不是成為障礙。因此,保羅很有理由地勸誡我們說:「置買的,要像無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林前七30~31)。但是,這是一處滑地,很容易陷入兩種極端,所以,我們的兩腳當穩穩走在正路上。曾經有些善良、聖潔的人看到,除非嚴嚴地加以約束,否則放縱和奢侈必要變得過度,所以,為了糾正這種有害的邪惡,他們只允許人們在生活必需的程度上使用地上的資財;這的確是敬虔的主張,但是太過苛刻了;因為他們對良心所加的約束,比神的道更加嚴格,這是非常危險的。另外,他們所謂的必需,是禁戒人可以不要的一切,這樣,在他們看來,除了麵包和水以外,其他食物都很難算是合法的了。還有一些人更加嚴苛,據說底比斯的克拉泰斯(Cratetes the Theban)把自己的錢財丟入大海,因為他認為,若不把錢財毀滅,錢財就將毀滅他。現在也有許多人,為他們在物質生活上的過度享受尋找藉口,同時鋪平放縱情欲的道路,他們認為這是自由,不應受到任何限制,應由每一個人的良心決定何為合法的使用。這是我絕不能讓步的。我承認,在這件事上,既不能、也不應該用一定的法則來約束良心;但是,聖經對物質的合法使用已經設立了一般性的法則,所以我們就該遵照聖經的吩咐去行。

神創造萬物,不但為了我們的需要,也為了我們的享受和快樂
2. 我們的原則是:當我們按照神創造各樣恩賜的目的來使用它們時,就不會犯錯,因為神創造各樣恩賜是為了我們的好處,而不是為了毀滅我們。所有認真考慮此目的的人,必定行在真理的道路上。那麼,如果我們思考神創造食物的目的,就會發現,祂不但是為了我們的需要,也是為了我們的享受和快樂。這樣,在衣服方面,神的目的不僅是為了遮陽保暖,也是為了得體和尊榮;對於花草、樹木、水果,除了各種實際功用之外,還有美麗的形態和芳香。若非如此,先知也不會把下述這等事作為神的憐憫:「得酒能悅人心,得油能潤人面」(詩一○四15),聖經也不會在稱讚神的仁慈時再三提到說,祂把這些享受賜給人。萬物的自然性質本身已經指明了,人們可以在何種目的和範圍之內合法地享受它們。如果主使花的美麗自然而然地進入我們的眼目,使芬芳自然而然地進入我們的鼻腔,那麼,我們享受此美麗和氣味,難道是不合法的嗎?神區別不同的顏色,豈不是為要叫有些顏色比其他顏色更加令人愜意嗎?祂豈不是賦予金銀、象牙、大理石以某些性質,使它們比其他金屬或石頭更加珍貴嗎?簡言之,祂創造的許多事物,豈不是除了必要的用途以外,還有其他價值嗎?

另一方面,我們也當小心抵擋肉體的貪欲
3. 因此,我們當遠避那無人性的哲學,這種哲學除了必需品之外,不允許人使用其他受造之物,這不但惡毒地剝奪了我們可以合法享受的神仁慈的果子,而且必致剝奪我們一切的感覺,叫我們成為一塊無知無識的木頭。但在另一方面,我們也當小心抵擋肉體的貪欲,若不約束,它就必要突破所有界限;我前面說過,有些人主張放縱肉體的貪欲,以自由為藉口,任意肆行無忌。首先,神創造萬物的目的是要教訓我們認識它們的創造主,並因祂的大寬容而感恩;我們若明白這一點,就可以約束貪欲了。如果你大享佳餚美酒,以致腦滿腸肥,不能履行敬虔的職分或蒙召的本分,那麼感恩在哪裡呢?如果肉體放縱貪欲,用它的不潔污穢了心思,以致不能分辨尊榮和正直,這是認識神嗎?如果我們誇耀自己的服飾,鄙視別人的穿戴,如果我們因為喜愛衣飾華美而不謙遜,這是為神所賜的衣服感恩嗎?如果我們一心只注意服飾的華麗,這是認識神嗎?許多人沉迷於感官的奢華,以致心思蒙蔽;許多人嗜好大理石、黃金、繪畫,就變得硬心,彷彿成為金石或者畫中之像。有人耽於佳餚美味,以致對屬靈的事不感興趣。在其他事上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情況發生。因此很明顯,我們在這一點上必須克制放縱的濫用,遵從保羅的教訓:「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欲」(羅十三14)。如果給人過多的自由,他們就一發而不可收拾了。

兩條原則
4. 要實現此目標,最可靠、最快速的方法,就是輕看今生和追求天上的永生。由此可得到兩條原則:首先,「從此以後,那有妻子的,要像沒有妻子,……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林前七29、31);其次,我們必須學習在窮乏中安靜忍耐,以及在富足中節制。保羅吩咐我們說「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不但禁止了飲食方面的一切貪婪,以及衣服、起居、陳設方面的所有挑剔、野心、驕傲、過度鋪張和節儉,而且除去了所有可能攔阻和妨礙人追求永生和成聖的關注及意念。加圖(Cato)說得好:「重視肉體逸樂的,必輕視美德;」又有一句古諺說:「注重肉體的,不免輕視靈魂。」因此,基督徒對身外之物的享受雖然不必受到嚴格的限制,卻仍然需要遵守此法則,即他必須盡量禁戒放縱,另一方面,他必須恆久追求節制奢侈,棄絕所有多餘的浮華,並小心避免那些有助之物反成障礙。

沒有忍耐和無節制之欲望,這些惡行的藥方
5. 另一個法則是,境遇不佳的人應該學會忍受缺乏,以免過度地渴望財物;節制地使用財物,表示已經在基督的學校中有了很大長進。因為,那些在貧困中不能忍耐的人,除了具有渴望地上財物所伴隨的許多邪惡之外,幾乎毫無例外地會在富足時患上另外一種截然相反的疾病。我的意思是說,所有以破衣爛衫為恥的人,必然以華麗的衣服為榮;所有不滿意菲薄的飲食,為得不到珍饈而苦惱的人,倘若能夠得到的話,必然無節制地過分享用;所有不安於卑微景況的人,一旦有了尊貴的地位,必然不能禁戒驕傲。所有真誠地學習敬虔的人,都應該以使徒的榜樣為目標:「或飽足、或饑餓,或有餘、或缺乏」,都能安然處之(腓四12)。另外,關於如何使用世上的福分,聖經還有第三個法則。我們在思考愛心的職分時已經大略說明。因為聖經宣告說:神因其恩慈而賜給我們這一切福分,並且我們在享用時當視為神的信託,必須在將來交賬。因此,我們在管理時,必須要一直記得聖經的警告:「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明白」(路十六2)。同時我們還要記得,要我們交代這一筆賬的是誰,就是那位大大稱讚節制、克己和節約,並且憎惡奢侈、驕傲、炫耀和虛妄的神;祂只喜悅出於愛心的施捨,並且親口定了那些使人心喪失貞潔和清潔,或者迷惑我們智識的一切享樂的罪。

神要求我們在一切行為上注意祂的呼召
6. 最後當牢記:主吩咐我們每一個人,在一生的行為中,要看重自己的呼召。神知道人心浮躁、善變,貪婪地渴望魚與熊掌兼得,野心勃勃。因此,為了避免我們因為愚蠢和魯莽而把一切事情弄糟,祂為每一種生活方式的人明確安排了當盡的本分。祂稱這些生活方式為呼召,因此,人不能越過祂的正當界限。因此,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都是主為他安排的崗位,叫他不至於一生漫無目的地虛度。這種區別是如此必要,在祂眼中,我們的一切行為都是按照這種區別來判斷,並且常常與人的理性或哲學所做的判斷完全不同。甚至在哲學家當中,最榮耀的功業莫過於把國家從暴政中拯救出來;然而,天上的審判者明明地定罪行刺暴君的人。我不想列舉具體的例子。在每一件事情上,主的呼召是正當行為的基礎和開端;我們知道這一點就夠了。所有不按照此法則行事的人,絕不能正確地履行本分。或許他有時候能夠做些在世人看來可以博得稱讚的事情,但在神的寶座前卻不蒙悅納;並且,他的生命不能在各個方面保持一致。因此,只有以此為生活目標的人,才能恰當地塑造生活;因為他不會魯莽從事,不會試圖越過主的呼召,知道逾越主規定的界限是不合法的。卑微的人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滿足,並不離棄神給他安排的位置。在我們的所有憂慮、勞苦、愁煩和其他重擔之中,如果知道所有這些事情都有神的管理,那就可大大減輕痛苦。這樣,官吏將更加甘心願意地履行職責,父親必安於自己的本分。各人都能忍耐他所遭遇的一切不便、煩惱、不安和憂慮,並不抱怨,因為深信這是神加給的重擔。這也將使我們得著極大的安慰,只要我們順從自己的呼召,那麼無論什麼低賤、骯髒的工作,在神眼中都有價值和光榮。

摘錄自加爾文著,任傳龍譯,《麥種基督教要義》(2017年一月出版),叁十

%e9%ba%a5%e7%a8%ae%e5%9f%ba%e7%9d%a3%e6%95%99%e8%a6%81%e7%be%a9_%e6%ad%a3%e9%ab%94%e6%ad%a3%e9%9d%a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