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種基督教要義》的底本

《麥種基督教要義》即將出版的消息發布以來,有不少讀者問了一些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我們所根據的底本。

加爾文《基督教要義》的拉丁文版於1559年問世,成為該書定本。四百五十年來,出現了四個英文譯本:

• 諾頓(Thomas Norton, 1561)
• 艾倫(John Allen, 1813)
• 貝福齊(Henry Beveridge, 1845)
• 巴拓思(Ford Lewis Battles, 1960)

巴拓思譯本出現後,有些學者推崇為最好的譯本,如聖約神學院教會歷史榮休教授卡爾宏(David Calhoun, professor emeritus of Church history, 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在一次講座中說:

關於英文譯本,我只說幾句話。第一個是早在十六世紀的諾頓譯本。⋯⋯諾頓做了異常好的工作。《基督教要義》的最後一版於1559年以拉丁文出版,加爾文很快將它譯為法文,然後很快就(由諾頓)譯為英文。艾倫是第二個譯者,他和貝福齊都是十九世紀的譯者。貝福齊的譯本仍在印刷。無論如何,它到最近都還過得去。這兩個譯本都不壞,但都不是很好。巴拓思版於1960 年問世,⋯⋯雖然受到一些人批評,卻是我們現有最好的譯本。

但巴刻(J. I. Packer)論及上述四個譯本時說:

沒有一個英文譯本能與加爾文的拉丁文完全匹配;最接近的或許是伊莉莎白時代的諾頓);貝福齊帶給我們加爾文的抖擻精神,但並非總是傳達他的精確細緻;巴拓思帶給我們精確細緻,但並非總是傳達感情和迅捷的步調;艾倫流暢而清晰,但卻矜持壓抑。

著名改革宗學者華腓德(B. B. Warfield, 1851-1921)論及他那個時代的三個英文譯本,如此說:

這三個譯本,每一個都為原文提供了直白而夠清晰、忠實的翻譯,至於「完美的」譯本,或能夠將加爾文的拉丁文帶給讀者的愉悅和滿足感傳達出來的譯本,則仍有待來者。

艾倫與貝福齊的譯本使得《基督教要義》在美國廣泛流傳,是改革宗神學在美國成形時期的標準版本。查理·赫治(Charles Hodge)、華腓德、路易·伯克富(Louis Berkhof)、和美國改革宗神學的其他壁壘所用的版本。

威斯敏斯特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系統神學教授約翰·慕理(John Murray,1898-1975 )論到貝福齊譯本說:

讀者可以確信:此譯本忠實地反映加爾文的教導。

1949年,在鍾馬田(D. Martyn Lloyd-Jones)的建議下,英國的克拉克出版社(Messrs James Clarke & C)再版了貝福齊版的《基督教要義》,鍾馬田在封面的簡介中說:「這是我這一段時間以來所聽見的最好的消息。」接著,鍾馬田醫生如此說:

有人可能會問:像這樣的作品,其初版已超過四百年,為何還要再版?為何應該閱讀?

我提出下列最低限度的回答:

《基督教要義》本身就是一部神學經典。對於更正教神學的影響,沒有一本書比它更大、更深遠。然而,除了其思想的博大精深和登峰造極之外,始終被人忽略的,是它的行文風格至為感人,有時令人悸動。現代神學大多數自稱源自於它,但它與它們不同,因為它極具靈修意味。閱讀本書的報償,是沒有一本書趕得上的,對於那些傳講聖道的人而言,尤其如此。

此一新版於此時問世⋯⋯格外適宜。

《麥種基督教要義》的底本,是貝福齊譯本,並於編輯過程中參考艾倫與巴拓思譯本,甚至拉丁文版。

%e9%ba%a5%e7%a8%ae%e5%9f%ba%e7%9d%a3%e6%95%99%e8%a6%81%e7%be%a9_%e6%ad%a3%e9%ab%94%e6%ad%a3%e9%9d%a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麥種基督教要義》, Uncategorized, 加爾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麥種基督教要義》的底本

  1. Thomson Chung 說道:

    極期待早日看到出版;對於中國基督徒來說是一項巨大貢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