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臨終二三事

加爾文寫給在日內瓦的傳道人的最後一封信:

我有諸多軟弱,是你們向來都不得不忍受的;不但如此,我所做的一切是毫無價值的。 不敬虔的人會貪婪地逮住這句話,但我再說一次:我所做的一切是毫無價值的,我是一個悲慘的受造之物。 但我肯定可以說:我定意本善;我的惡行始終令我不悅;敬畏神之根一直在我內心;你們可以說,那性格是好的。 我懇求你們,饒恕我的惡;如果有任何的善,你們自己就要效法,以之為榜樣。
Jules Bonnet, Dr., vol. 4, Letters of John Calvin. Vol. I-IV (Bellingham, WA: Logos Research Systems, Inc., 2009), 375.

最後,他(加爾文)以一種任何一位助手都會沒齒不忘的力量,十分嚴肅地又一次表白了他畢生的信仰:

「世上沒有其他權力,只有上帝,萬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梅列日科夫斯基著,楊德友譯,《宗教精神:路德與加爾文》(上海:學林出版社,1999),404頁

像前一天那樣……,他(加爾文)又重述了他全部生存所依的另一信條:

「上帝在他的律法中已容納了完滿生活的全部完備之條規,不允許人再作任何增補,這就是:世世代代,一切都不得改變! 」

梅列日科夫斯基著,楊德友譯,《宗教精神:路德與加爾文》(上海:學林出版社,1999),404頁

《基督教要義》
更正教系統神學在宗教改革時期的巔峰之作。
——岡薩雷斯,《基督教史》 (Justo L. González)

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仍然是條理分明、論證清晰、組織甚佳的系統神學傑作。
——Anthony C. Thiselton

有人十分公正地說:該書(《基督教要義》)是十六世紀最重要的著作。 加爾文邏輯的晶體結構符合聖托馬斯. 阿奎那的類似的晶體結構。 加爾文的是「虔敬大全」,阿奎那的是「神學大全」。
——梅列日科夫斯基著,楊德友譯,《宗教精神:路德與加爾文》(上海:學林出版社,1999),303頁

 

%e9%ba%a5%e7%a8%ae%e5%9f%ba%e7%9d%a3%e6%95%99%e8%a6%81%e7%be%a9_%e6%ad%a3%e9%ab%94%e6%ad%a3%e9%9d%a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麥種基督教要義》, Uncategorized, 加爾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