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爾文主義者應該是最沉著且最有恩慈的

加爾文主義者應該是最沉著且最有恩慈的

作者:大衛․馬西斯(David Mathis)
譯者:周俞雲翔

大衛․馬西斯是渴慕神網站(desiringGod.org)的執行編輯,明尼亞波利/聖保羅之城市教會(Cities Church in Minneapolis/Saint Paul)的牧師,伯利恆學院與神學院(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的兼任教授。

對加爾文主義者來說,沒有甚麼比把他們描述為憤怒和刻薄更可悲的。

在社會衰敗的日子,那些支持神是偉大的人,怎麼可以只知驚呼「大難臨頭了」?而那些不以為恥地喜愛「恩典教義」的人,又如何能夠不禮貌地對待別人?我們這些加爾文主義者相信,聖經清楚地見證神在救恩裡有至高無上的主權,並且在一切事情上有至高無上的主權。我們這樣戳別人的眼睛——我們相信那是還沒有被神打開的眼睛——怎麼可以不認為那意味著我們對神的蔑視?

受人敬愛的牧師和詩歌作者約翰․牛頓(John Newton,1725-1807年)說:「加爾文主義者應該是所有人裡面最溫柔且最有耐心的。」要是我們真的相信自己所說的,不管我們的世界變得如何憤怒和刻薄,我們這些加爾文主義者都應該是最沉著且最有恩慈的人。而且,假如那些與我們一起承認偉大之神的人向不信的人顯出憤怒,或者刻薄對待那些不接受我們那種廣大恩典神學的人,我們就應該要他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但是,如果加爾文主義者沒有達到他們聲稱的那種恩典的標準時,我們也不應該感到驚愕。畢竟,我們也相信人性是全然敗壞的。儘管這不能成為藉口,然而,我們也不應該覺得驚訝。

福音聯盟的創始人,作者和教授唐納․卡森(D. A. Carson)說:「我們人類有能力,可以把幾乎任何真實的教義都扭曲,並且把它變得醜陋。倘若人有不恰當的性格,就可能開始用這些教義把自己構成優秀的宗派。它可以滋生出某種傲慢的態度。」

加爾文主義者為痛苦作了更好的準備嗎?

有一種令人遺憾的現實就是憤怒的加爾文主義者。在任何時代都會出現不穩定的性格,不過,在我們這個社會衰落的時代,我們特別傾向於有這種情形。在人們越來越反對合乎聖經的基督教時,這個問題就格外緊迫。

相信神既是徹底善良,又完全控制著一切,應該讓我們更加溫柔和有耐心,可是,那是否也應該讓我們在文化的動亂中更為沉著?我問卡森,加爾文主義者在上一代的復甦,是否應該讓我們更有準備,去經受對基督徒的壓力,甚至迫害。
「我希望可以這樣認為。我會說,它肯定應該如此。特別是我們絕對相信神在這些事情上的眷佑,就不會有『啊,神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做到』或類似的想法。是的,應該是這樣的。」

但當然,我們要說的不僅是情況應該怎樣。我們知道自己的罪惡。

卡森補充說:「我很不願意說,因為你是加爾文主義者,就比較不用承受這個世代的壓力。我寧願說,『假如你稱自己為加爾文主義者,就要學習信靠神至高無上的良善。』這不是炫耀勝利或者覺得自己比較好的時候。這是悔罪和祈求神憐憫的時候。」

神的偉大將真空狀態填滿了

根據卡森所言,偉大的神這個神學在我們的時期復甦的一個因素,是因為上一代「竭力迎合大眾口味的福音派神學,以及它所引起的反對。……它變得過於容易,過於膚淺——『相信耶穌,接受祂作你個人的救主,一切事情就都會沒有問題了。』人們在尋求更可信賴、更有力、能改變的事情——不是那種膚淺、馬虎的信仰。」
聖經這個偉大之神的神學沒有被沖淡,填滿了許多人的真空狀態,也有希望讓他們作好準備,在越來越被世俗精英帶領的世代裡,來面對針對忠心之基督徒發出的侮辱、誹謗、和對立。即使我們周圍的世界似乎在搖動,神白白賜恩的神學——儘管我們在揀選、代贖、歸信、堅忍、和一切事情裡都有罪——能夠讓我們成為最有安全感的人,也應該如此。

迫害一點兒也不浪漫

在神的眷佑中,加爾文主義者的復甦大概來得正是時候,它讓許多基督徒為了將要來的風暴得到所需的穩定力量。但是,我們還是要響亮而明確地說,相信神絕對的主權,不會導致我們為迫害加上浪漫的色彩。卡森從他個人的經驗得到更好的理解,二十世紀中葉,他在對更正教徒懷有敵意的加拿大法語區長大,是一位受到迫害的浸信會信徒。

「我還記得,在我長大的時候,有一個鞋匠。那時候,沒有人把鞋子放在盒子裡出售。他真的製造皮鞋。他量人的尺寸,然後做鞋。他住在聖西里爾的一個小村莊。大家都認識他。他是一個小商人。他相當清楚、正確地歸信耶穌,就失去了他百分之九十的生意。他不知道要怎樣過日子。然後,有人炸了他的鞋店。他和家人就離開了魁北克省,去了安大略省。」

「嗯,對他來說,這是顛沛流離的日子。他必須開始學習英語。在那之前,他只會講一點點英語。同時,從我們教會的觀點來看,那也是巨大的損失。在我們看來,加拿大的法語區損失了一位真正信主的人。當時,有許多這樣的事情。這是比較極端的情況。然而,它確實發生了。」

「在你經過因為這些事情而要面對的壓力時,它們不會讓你充滿喜樂。回想起來,你可以回頭,在一幅大圖畫裡看見,神怎樣利用那些事情讓人變得剛強,為二、三十年之後,真正要結出果子的時期做好準備。不過,在你走過這二、三十年的時候,它沒有任何浪漫色彩。」

你的神學有沒有讓你謙卑呢?

第二個令人遺憾的現實就是刻薄的加爾文主義者。我們值得經常捫心自問,我們對待別人的方式,是否正確地反映了我們公開宣稱的神學?無論是社會壓力和社會動盪,或者是每天與非信徒和其他各種基督徒的對話,我們這些聲稱神掌主權的人,不僅必須對世界保持沉著,也必須仁慈地對待世界上的人。

有些加爾文主義者嚴厲地對待與他們持有不同神學觀的人;牛頓特別向他們說了一些滿有恩慈、但有建設性的話。他提醒他們:「加爾文主義的神學是令人謙卑的,你們卻用使人怨恨、憤怒、和鄙視的話,削弱了它。」他又刻意地問:「加爾文主義讓你謙卑了嗎?」就如托尼․冉克(Tony Reinke)很有幫助地從牛頓的生平注意到的,「如果正確地理解,加爾文主義使我們破碎,而且那是別人應該清楚看見的。」

在他那個時期,牛頓不難發現「驕傲和極為自負的加爾文主義者」,並且警告說:「有些加爾文主義者願意用話語來降低被造者的價值,他們解釋說這是證明了他們的謙卑,並且把救恩的一切榮耀歸給主;然而,恐怕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心靈如何。」

牛頓的忠告非常敏銳,也很有說服力。倘若你不同意一位「還未信主的人」,要記住,「他更適合得到你的憐憫,而不是你的憤怒。」那麼,要是他也是一位相信耶穌的信徒呢?

過不多時,你會在天國與他見面;對你來說,他會比你在地上最親近的朋友更為珍貴。要在你的思想中期待那個時期;雖然你可能覺得需要反對他的錯誤,還是要把他看為志趣相投的靈魂,你要永遠快樂地與他一起在基督裡。

這樣的忠告在牛頓的日子非常真實,在我們的時候也許更有遠見,因為在宗派之間的界線比較不明顯,但是在信與不信之間卻越來越清晰。

因為神是滿有恩慈的

然而,在最後,讓我們更有恩慈的,不僅是神學的推理。基督徒不會僅僅因為思索抽象的關係而變得更為恩慈——那不是從聖靈生出的恩慈——卻是藉著用神自己的話語來餵養我們的靈魂,從神的話語得到我們的榜樣。

不僅是早期教會的故事稱揚了恩慈的小行為(徒十33,二十四4,二十七3,二十八2),一段又一段的經文也都描繪了基督徒顯出恩慈的行為(林後六6;西三12;多二5)。不僅是教會裡公認的領袖要「溫和地待眾人」(提後二24),所有基督徒也要「以恩慈相待」(弗四32)。恩慈是聖靈的果子(加五22)。愛是忍耐和恩慈(林前十三4)。

當管理宇宙每一寸的神吩咐我們要培養恩慈的時候,祂是在激勵我們更多地效法祂。耶穌說,我們的天父「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路六35)。在祂的恩慈裡,「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太五45)。這樣的恩慈是要「領你悔改」(羅二4)。這樣的恩慈甚至讓陌生人可以藉著信心、長久嫁接在祂那古老的祝福之樹裡(羅十一22)。

因為我們藉著神「的恩慈和……慈愛」(多三4)得救,並且期待永遠沐浴在「祂極豐富的恩典,就是祂……向我們所施的恩慈」中(弗二7),我們就可以自由地把祂給我們的恩慈轉入其他人的生命裡。

加爾文主義應該讓我們為忍受反對作好準備——而不是拿別人來出氣。我們說自己相信只有神可以決然地改變人心,這應該釋放我們,讓我們成為最沉著、最有恩慈的人。

就如卡森所說的,「假如你稱自己為加爾文主義者,就要學習信靠神至高無上的良善。」

譯自 http://www.desiringgod.org/articles/calvinists-should-be-calmest-and-kindest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加爾文主義者應該是最沉著且最有恩慈的

  1. 逆境勇者 說道:

    Reblogged this on Coming Home?.

  2. davywang 說道:

    有时现实和理想之间的鸿沟会让人惊愕莫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