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福音派學術發表的三點反思——之4

(接上文)

針對福音派學術發表的三點反思——之1

針對福音派學術發表的三點反思——之2

針對福音派學術發表的三點反思——之3

作者:納瑟禮(Andrew David Naselli)
譯者:王建國

納瑟禮是伯利恆學院與神學院(Bethelem College and Seminary in Minneapolis)的新約與聖經神學助理教授,和《根基》(Themelios)雜誌的行政總管。本文譯自Andrew David Naselli, “Three Reflections on Evangelical Academic Publishing,” Themelios 39.3 (2014): 428–54(http://andynaselli.com/wp-content/uploads/2014_reflections.pdf),經《根基》雜誌主編卡森(D.A.Carson)博士同意翻譯。

1. 福音派學術研究是神賜給福音派信徒的恩賜,當為此感恩

1.1. 什麼是學術研究?

1.2. 為賴德的出版物感恩

1.3. 為波特的出版物感恩

1.4. 為其他福音派學者們的出版物感恩

2. 福音派學術界的目的應是學術負責,而非學術尊嚴
2.1. 賴德近乎偶像崇拜地追求學術尊嚴

 

2.2. 波特對追求學術尊嚴的鼓勵

在我分享波特如何鼓勵並激發學者追求學術尊嚴之前,就著波特這本書的角度來理解它是很重要的。波特的出版商是貝勒大學出版社(Baylor University Press),他的讀者是學術界人士。波特在引言的第二句解釋說:這本書「是專門為想要成為成功的學術作者的人設計和編寫的,尤其是為了你們這些在聖經研究、神學與宗教、藝術與人文學科等領域的人。」 波特針對的不是福音派的學術作者們,而是這些領域中的所有的學術作者。

然而,由於大家都知道波特是個新約學者,我猜想:他的讀者有相當大比例是年輕而有抱負的新約學者,而且多數是福音派的。關於波特提出的忠告,我主要是著眼於那些讀者的。我記得,在路益師(C. S. Lewis)的《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中,國王龍恩(Lune)告訴他的兒子柯林(Corin)說:「當一個人比你強大的時候,千萬不要嘲諷他;後來,等你強過他的時候,就隨便你吧。」 我當然不打算嘲諷波特,只不過想要恭敬地補充他所寫的,並且對他的幾處論述持保留意見。就著我所認識的波特,他將會同意我在2.3與3.3所表達的保留意見,且會說:因為那並不是他寫這本書的目的,所以他並沒有強調那些觀點。無論如何,我所關注的是,福音派學者們有可能閱讀他的書,並採納為他們學術發表的整體進路。因此,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更加明確表達我所關切的一些論點。

《簽署協議》(Inking the Deal)一書的主題是,學術發表的主要目標是為自己建立名聲。請注意我為下述引文標示黑體的短語:

如果……你對如何開始在學術市場中成功地發表感興趣,甚至可能想要在你的領域中被公認為專家,為你自己建立一個廣為人知、努力贏得、且當之無愧的名聲那麼,我寫這本書就是試著盡量幫你的。

在我學術生涯開始的初期,我一直在尋找一個機會提呈一個計劃,來使我的名字廣為人知……。

隨著學術名聲的增長,你會得到邀請發表學術論文的其他機會。你可能也會被邀請在專題研討會上發表論文,或者你可能在某個研討會擔任主講人。這些邀請提供許多機會,可以幫助你發展自己的學術聲譽,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這些機會去準備發表所需要的手稿。

有幾年的時間,我每年會發表十幾篇研討會論文。我非常忙於寫作,每月至少發表一篇論文,但這樣的經驗也非常有益處,有助於提高我的研究履歷。我的策略——至少在我職業生涯的初期階段——是盡力開發並接受每個一個學術期刊給我的機會。雖然我不能一直這樣,但它使我的事業生涯在正確的軌道上開始了。

一旦你成了眾所皆知能夠按照需求提供商品的學者,其他的邀請將隨之而來。

我幾乎對每一個來要求我撰稿的課題都說「沒問題」。現在,我可能會比別人做得更多一些,但是,除了我能持續提高我的研究履歷之外,我還有許多很好的理由不得不這樣做。

在《簽署協議》一書中,為自己建立當之無愧的名聲這個主題,成為計算著如何過學者生活的主要控制因素。你的學術名聲愈大愈好。

這個主題可能會誤導一些無主見且有抱負的福音派學者。我假設波特的意思是:學者應該贏得美好的聲譽,如同箴言二十二章1a節(「美名勝過大財」)或傳道書七章1a節(「名譽強如美好的膏油」)所說的。 就像一個木匠、麵包師,或是業務主管,一個學者獲得好名聲是基於他們研究工作的完整性和高品質。理想上,更多的機會會臨到那些有「美名」的人。

2.3.追求學術責任勝過於學術尊嚴

福音派學者的目標應該在於負起學術責任,勝過於追求學術尊嚴。以下9點限制值得注意:

1. 我所說的學術尊嚴和責任,意思是:(a) 學術尊嚴是指學術工作者獲得的學術地位,他們的成就受到他人(特別是學術同儕們)的極度欽佩。學術尊嚴有著不同的程度。(b) 學術責任是學者們通過其純全正直的品格與高品質的工作所維持的特質。學術責任有著不同的層次。對福音派的學者們而言,以純全正直的品格、忠心地從事高品質的工作,藉由服事基督的教會來榮耀神,是他們堅持學術責任的一個特點(更多的討論請見第3點)。

2. 同時追求學術尊嚴與責任是有可能的,但學術責任優先。一般的規則是,越在學術上負責任,越能獲得更多的學術尊重。學術尊嚴本身未必是壞的(回憶箴二十二1a和傳七1a),但福音派學者當首先有智慧地聚焦於追求學術責任,勝過於靈巧地策劃如何提高自己的學術尊嚴。我無意犯下排除中間路線的謬誤,因為忠實的福音派學者們是可以二者兼得的。不過,當福音派學者有策略地追求學術尊嚴時,他們必須步步為營。遠比那更重要的是追求學術責任。馬可˙諾爾下結論說:「基督徒學術研究的重點,並不是獲得更廣泛的文化中已經確立的標準認可。重點在於用思想來讚美神。這些努力會導致一種在思想上的純全正直,是有時會得到認可的。但對基督徒而言,認可僅是一種相當無關緊要的副產品。」 我認為,賴德和波特都會同意這個原則。

3. 一位學者如何追求學術尊嚴,其道德在本質上是動機的問題。什麼是你追求學術尊嚴的動機?這是診斷福音派學者們對學術發表的一個尖銳問題。這樣一來,非福音派學者們會更謹慎、恭敬地聆聽保守福音派的教導,甚至被你說服嗎?是為了增加你的機構或教派或運動的威信嗎?是為了增加名牌大學接受你的研究生到他們的博士課程的可能性嗎?是為了提高你的研究履歷,以便你可以攀登學術的階梯,或者讓你可以在較負盛名的大學裡獲得教職嗎?還是為了得到特定人士的尊敬呢?

問題不僅僅在於一個福音派學者是否為著 (a) 非福音派學者們,(b) 福音派學者們,或者 (c) 福音派平信徒而寫作。一個福音派學者可能為上述三組中的任何一組而寫作,既可能帶著榮耀神的動機,也可能沒有此動機。

4. 福音派學者們不應該過度重視非福音派學者給他們一席之地的重要性。賴德的動機之一是,他拼命地想讓非福音派學者認為他是可敬的學術同儕,以至於給他一席之地。從哥林多前書一章18節至二章16節看來,賴德所設定的目標正確嗎?「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林前一18a)。「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福音派學者若僅是肯定聖經所教導的,這個做法本身必然不會在非福音派學者當中獲得一席之地。

5. 福音派學者們福音派以內或在它的某些「群體」中尋求學術尊嚴,也可能是有罪的。賴德顯然過度重視了福音派之外的學術尊嚴,但「誘惑的掌聲」可能來自

你的朋友中保守派的支持者,一個較窄的同儕族群,但對一些人而言,同樣是誘惑人的。於是,學術研究成為商品:為了加強你團隊的自我認同,為了表明它是對的,為了回答所有不同意它的人而不斷地努力。一些學者認為他們的同事得到過多非信徒學術同儕的掌聲,因而感到非常憤怒,然而,這些憤怒的學者們卻無視於,他們多麼沉迷於保守派陣營的掌聲所帶給他們的動力。

6. 福音派學者們可能犯下一個錯誤,以為自己作為人的價值是基於他們所發表和準備出版的作品。這可能會導致他們走向賴德所遭遇的悲慘命運。「學者們有一個傾向,就是以知識上的貢獻來定義人的價值。這種態度在基督教學術研究中是沒有立足之地的。」 它可能會導致過度的驕傲,甚或狂傲。韓客爾(Carl F. H. Henry)正確地問道:「在地上,誰能站在十字架旁而驕傲呢?」

7. 福音派學者們應該將能榮耀神的生活方式置於學術尊嚴之上。耶穌說:「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可八36)。祂可能會問學者們:「一位學者就是出版了著名的書籍,失去了他的妻兒,有什麼益處呢?」賴德顯然將他的妻子、兒女(和他的品格)犧牲在學術尊嚴的祭壇上。他關心非福音派學者們對他的看法,似乎超過了他對最親密的家庭成員應有的奉獻。學術責任包含了榮耀神的生活方式。一個福音派學者必須在神面前以健康的方式平衡他們的所有責任。(關於這一點,見下文在3.3.3的討論。)

8. 對福音派學者們而言,以負責任的方式與非福音派學術界互動,可能是有益的。(a) 福音派學者們可以從這種交流中學習。例如,一些非福音派學者確實精於語言學、文本鑑別學和歷史研究。(b) 一些有害的學術研究問了好問題,提供的卻是錯的答案。參與這樣的研究可以導正它。(c) 和非福音派學術界進行冷靜且從容的互動,即便不能說服許多(甚至任何)非福音派學者,卻可以為福音派的博士生們和那些搖擺不定的人樹立典範。(d) 更廣泛地說,這種互動可以為持續不斷的基督教護教運動提供一些元素。

波特所倡導的學術發表策略,可能正是神呼召一些福音派學者們去做的。我的妻子珍妮和我不認為神呼召我把重點放在卓越的學術出版工作上,像波特所做的。但對於波特及和他一樣的學者的成就,我表示敬重。我有許多朋友忠心地活在那樣的學術世界中,我為他們感謝神。 這些學者們擁有我們所沒有的能力與機會,我們應當為此而感謝神。神呼召這些福音派學者們從事更為學術的工作。在專業研討會上——例如,聖經文學協會(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SBL)的年會——他們忠心地和抱持其他宗教觀點的學者們互動。對我個人而言,參加福音派神學協會和聖經研究院的研討會,更能刺激和啟發我的想法,但我肯定在研討會和出版品上與非福音派學術界的互動。

9. 通過與非福音派學術界的互動來追求學術尊嚴,可能會誘使福音派學者們妥協。為了擁有「一席之地」,他們可能會在真理上妥協。但我們的目標不是不惜任何代價擁有「一席之地」。對福音派學者而言,追求在學術上的責任包含了在教義上的忠心。

我第一次得知學術尊嚴和學術責任之間的區別,是在卡森(D. A. Carson)和伍博瑞(John Woodbridge)合著的一本「小說」裡。 在這個虛擬的敘述裡,伍森(Paul Woodson 教授,博瑞 + 卡)寫信給離開大學前往神學院,要擔任新手牧師的旅人(Timothy Journeyman)。在旅人從三一福音神學院轉學到耶魯神學院之後,伍森博士寫道:

冒著迂腐的危險(雖然意識到我有時也會如此),我十分懷疑福音派學者追求學術尊嚴是否明智。我們需要的是學術責任。

我們的世界有著天壤之別。為了提升學術尊嚴到能掌控願望的水平,是一封在神學和靈性上妥協的邀請函。我不認為耶穌會為了獲得更多的輿論支持而成為公會的成員;我不覺得保羅會去追求他那個時代的學術尊嚴,不然他可能就不會寫下他論及修辭學的那些意見(例如,林前二1起)。學術責任是另一回事。這意味著,我們追求在辯論中的純全正直,避免大聲訓斥人,為了我們裡面所盼望的——就是要用真理說服人——向人提供答案。照著我的用語所表達的意思,我不相信學術尊嚴中的利益值得我去追求它;而另一方面,學術責任呼召我去裝備和研究。

如果從事學術研究的生活是神給你的呼召,那麼,你就要全心追求學術責任——不是作為新的神明,而是你向著神的奉獻。緊接下來,或許你的工作將會影響你的時代,且會給學術氛圍帶來變化。至少,你可以服事在你之後的年輕學生,他們會以你為模範,並學習學者的門徒之道。追求學術責任,並將誰會聽見你及你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之類的事交託神。無論如何,在發現、支持真理並贏得人心的事上,負責任的學術研究比純粹的學術尊嚴更具有潛力。相反,如果你選擇一條較低級的道路,單單追求學術尊嚴,你可能會從世界獲得更多的喝彩,但你能否得到天上的稱許,是更加值得懷疑的。偶而有學者能以兩者兼得,但我懷疑他們是不是通過追求尊嚴而辦到的。

正是因為這個緣故,卡森從前的一個博士研究生柯斯坦柏格(Andreas Köstenberger)寫了一本書。為了「卸下一個重擔:懇求熱心的年輕神學生們,不要因著追求學術尊嚴而犧牲他們在學術上的純全正直。我給這些個別之人的信息是:有信仰的學術研究不僅是可能的,而且事實上,與批判、不信、甚至所謂客觀的學術研究相比,是更加合乎道德的。」

而這也是卡森提出下列警告的原因:

提防掌聲的誘惑……。它可能來自一個學術的方向。被掌聲所誘惑意味著,對你而言,被別人認為有學問,變得比要被別人學習更加重要。得到那些在博學期刊上寫文章的同儕的尊敬,變得比主的認可更加緊迫。搞不清是為信仰而爭論,或是爭論有關信仰的事,因而得罪學術同僚,顯然是不值得的。然而,對你而言,如果你的著作由牛津大學出版社或劍橋大學出版社來出版,比絕對堅守福音變得更重要,如果你只是因為一些議題在學術圈子裡不受歡迎而迴避它們,那麼,你正處在最為嚴重的靈性危險中。

我的博士論文探討保羅如何在羅馬書十一章34~35節引用舊約聖經;當我試圖尋找出版商時,從一開始就十分掙扎。一個久負盛名的歐洲專刊系列同意出版它,但條件是我必須修改我的觀點,不再主張先知以賽亞是以賽亞書的唯一作者。這個提議頗誘人。我幾乎說服我自己,對我論文主體的論述而言,堅持那個觀點與否並不是至關重要的,但是,那個論點意味深遠,若沒了它,我的論述將會變得虛弱無力。所以,我決定選擇了一家學術聲望沒有那麼高的出版社(儘管仍是很好的出版社)。 我不後悔所作的決定。

福音派學者們的目標應該是學術責任,而非學術尊嚴。這直接關係到我的第三個反思,也是最後一個。

(待續)

摘錄自《麥種閱讀》,2016年第三期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