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齣不和諧的戲碼:認識神和世界的範式

第1章

幾齣不和諧的戲碼:認識神和世界的範式

結論

與對手不同,對聖經的世界觀來說,神和世界之間在質方面的區別是非常重要的。這區別不僅關乎本體論(現實),也關乎知識論(我們如何知道)。在存在和知識方面,神都超越我們。神和我們之間從來沒有交匯,甚至沒有「精神對精神」的交匯。我們的靈魂也不比我們的身體更為神聖。只有三一真神才是永恆、無限和無所不知的。

但神不僅是在威嚴上超越的,更是在祂立約俯就的愛上內蘊的。正如祂的超越性沒有被犧牲掉,來讓我們的精神與神性建立起所謂直接和立即的關係,神的內蘊性也比哲學的二元論所容許的更為徹底。神不是只取了人的靈魂,而是也取了我們完整的身體。神不是在我們的靈中神祕地說話,而是用我們人類的語言,在水、餅和酒這些受造物元素中公開說話。耶穌基督不是神和人在本體上聯合的象徵;祂是神在我們的人性中獨一無二的成為肉身——並且在一個位格中保留祂兩種本性的獨特性。祂雖是永遠的超越,卻仍然是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

創造主—受造物(也就是原型—摹本)之間的區別的一個含義是,雖然人類比其他受造物更自然地傾向超越,但他們和其他受造物一樣,從來不把現實當作純粹客體來認識它。只有神才會以獨立的客觀性來看待現實。只有神才能按事物的本相來認識事物。神雖然在時空中自由運行,卻超越時空,把這個世界當作有異於祂自己的事物來認識它——不把它當作天生與祂對立,而是把它當作在質方面與祂不同的。精神和物質之間,甚至神和人類之間,並沒有本質上的對立,同樣,他們之間也沒有更高的融合。創造主和受造萬物之間有絕對的差異;在受造萬物本身當中,則有相對的差異。受造萬物既不是神,也不是鬼魔,但即使與神不同,它還是好的。我們是這世界的人。身為擁有神形象的人,無論我們的本性和職分有何卓越之處,我們都只是以參與者的身份,而不是以抽離的觀察者的身份來認識世界。

連結主體和客體的困難,在我們西方文化中可以一直追溯到希臘人那裏,而在現代主義中變得尤其嚴重。這困難首先是由一個前設引發的,即至少在我們認定自己屬於神聖的部分(靈魂或思想),我們是超越世界的。這顯然意味著,雖然就我們的身體和感官構成而言,我們是這世上的主體和參與者,我們卻應追求超越這表相的領域,靠著思想的上升,按照事物的本相來思索它們。我們的思想與神性聯合,便能達致純粹的客觀性。這前設將現代主義(一如古希臘哲學中)本來各異的計劃聯結起來,即使它們對如何達到這目的有不同意見。

然而,聖經從無創造萬有的教義全然打破了這對稱,這教義不是在精神與物質之間劃出界限,而是在創造主和受造物之間劃出界限。我們如果即使在智力和精神方面也是這世界的人,那麼,我們便沒有——事實上也不能——超越現象的世界。世界——甚至靈魂、思想或意志——都不是自然或必然與神有關的。但神自由地與世界和其中的豐富建立關係。我們在世界遨遊,如同魚在海中遨遊,但關於神,我們高唱:「海洋屬祂,是祂造的;旱地也是祂手造成的」(詩九十五5)。

只有在聖經的聖約觀中,神與世界的關係才是真正類比性的。特別是在(與李維納斯〔Emmanuel Levinas〕和德希達〔Jacques Derrida〕有關聯的)法國的後結構主義(poststructuralism)中,很好地說明了一點:我們考慮過的所有哲學體系,都包含了將它們自身破壞/解構的種子。正如改革宗護教學者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所看到的,現代理性主義是建基於非理性主義。 我們考慮過的兩個非基督教的範式,雖然乍看之下是對立的,但兩者之間的共通點,要多於它們任何一個和「與陌生人相遇」範式之間的共通點。它們乃是通過一個觀點統一起來的:對神和受造之人而言,存有和知識都是單義的。換句話說,它們將創造主和受造物混為一談,若不是將人神化,就是將神人化。無論藉著尋求深化柏拉圖主義,還是將它推翻,現代主義都不曉得怎樣對待一位陌生人,尤其是當那位陌生人是神的時候。因此,兩種聲音——說話的主和回答的僕人——的崇拜儀式被中止了。我們聽到的一切,就只有互相競爭的意志碰撞的聲音——人類向自己說話,創造自己,透過自己的言語實現自己。

這從來都不是「是否」(神學和形而上學)的問題,而是「哪一種」(神學和形而上學)的問題。最危險的形而上學,是假裝自己不是形而上學的形而上學。無論採納了甚麼版本,在「與陌生人相遇」以外這兩種選擇,其核心都是要求擁有至高主權。提倡第一種範式的人是跟隨秩序的神阿波羅,由影子的領域上升到精神的高峰;而追隨異教狂歡之神戴奧尼修斯的人,則和尼采一起下降到深淵,造自己的火。

無論是哪一種,我們都拒絕從說話的至高創造主那裏聆聽並接受我們的存在和知識。這令我們記起保羅在羅馬書第十章是如何對比「基於律法的義」和「基於信心的義」:一個升到天上,彷彿要領神下來;另一個下到陰間,彷彿要領基督從死裏上來——但神與所傳的道,卻始終離我們不遠。按照基督教的本體論,我們是靠神的道創造和維持的;按基督教的知識論,我們要麼是作為行為之約中的悖逆者,要麼是作為恩典之約中神的兒女、與基督同作後嗣,而通過這相同的道,來詮釋神和世界。

摘錄自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著,麥種翻譯小組譯,《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統神學》(麥種,2016年夏天),86-89頁

基督徒的信仰-正體正面_1 基督徒的信仰-簡體正面_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Horton, Uncategorized, 何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