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源頭!

叁、回到源頭!

我們往往談及不同的神學流派——方濟會(Franciscans)和道明會(Dominicans)、加爾文派(Calvinists)和亞米念派(Arminians)、巴特派(Barthians)和浸信會(Baptists)。詳細指明特定的詮釋圈子,這並沒有甚麼不對。事實上,我們若是誠實的,就必須承認自己的認信委身,而不是假裝我們讀聖經時沒有偏見。不過,神學家並不是(至少不應)為學派而寫作,而應該為教會而寫作,因此應該著眼於「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猶3節),這真道以共同的盼望將基督的全家連繫起來。

我從生活在北美的改革宗基督徒這角度寫作,我不假設自己是出於一種沒有偏見的、「憑空而來的觀點」,來代表所有基督徒說話,但我確實盼望從改革宗的角度,就著我們共同持有的信仰對所有基督徒說話。以不同的方式表達,我不相信有「改革宗信仰」這回事,就好像沒有「信義宗信仰」或「浸信會信仰」一樣。只有一個信仰——基督信仰——而這本書是嘗試從這信仰已經在改革宗基督信仰認信中得到總結的角度,來探討這信仰。

雖然在中世紀時代獲得了重要的進展,但直到文藝復興的人文主義,才恢復了對歷史和原文的興趣。當時的呼聲是 Ad fontes!(「回到源頭!」)。從這運動產生了宗教改革,回到聖經原來的希伯來語和希臘語文本,而不是倚靠拉丁語《武加大譯本》(Vulgate)和註釋。由於教會是由道創造和維持的,每當教會回到她原來的水井時,便產生改革的新時期,出現更新,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好像任何科學一樣,神學無法決定自身的內容和形態,而是受到現實的限制。與基因學或天文學一樣,神學也涉及主觀(也就是從自己的背景和前設進行詮釋的行動),而目的則是客觀的實際。資料(在這裏是聖經)總能推翻一個理論,甚至整個範式。所有的學科,包括神學,在發現(或再發現)的階段之後,通常會出現去蕪存菁和系統化的階段。科學的哥白尼(Copernican)革命產生新的範式,但它的細節卻是在其後世代慢慢確定的。理論需要經受重大挑戰,結果便得到證實是正確的,雖然它需要根據現有資料、以及一路所遭遇的反對而去蕪存菁和調整。

同樣,宗教改革產生了更正教正統信仰(Protestant orthodoxy)(也稱為更正教經院主義〔Protestant scholasticism〕)。正是這個時代將宗教改革的洞見去蕪存菁,產生出我們福音派的公認信條和要理問答、崇拜禮儀、教會法規和聖詩。較古老的教會得到改革,較新的教會獲得創立。事實上,從這信仰認信的時代,開始了更正教的宣教。它也是聖經學術和教牧神學有相當成就的時代。更正教正統信仰是一個普世教會的工程,不單尋求通過批評其他傳統來去蕪存菁,也尋求吸收東方教會和西方教會,以及古老、中世紀及當代神學的精髓。換言之,那不僅是改革的時代,也是整合的時代:回到原文聖經,把過去最好的,與宗教改革的洞見整合起來。這些神學家即使採取論辯(也就是批判)的立場時,也比我們今人更熟悉基督教的其他傳統。即使他們在爭論時,也至少在與自己認信傳統以內和以外的人對話,而且只要可能,他們都強調基督信仰的延續性,而不是試圖進行徹底的革命和創新。

雖然巴特(Karl Barth)經常與改革宗正統信仰保持批判的關係,但他也表示他受益於這些神學家,他們介紹他認識教會教理反思的豐富與深度——而這與施萊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和自由派神學形成強烈對比。巴特開始預備哥廷根(Göttingen)講座時,對自己所受的訓練竟然跳過更正教正統信仰的豐富傳承而感到驚訝。新更正教運動(也就是自由派神學)尋求以全新的提議「闖過」這段時期,但這些提議實際上只不過是「啟蒙運動和敬虔主義的新混合」而已。不過,巴特明白,「只有我們已經預先學會了將改教者視為教會的教師,閱讀他們的作品,並與他們一道,以聖經為教會存在和本質的文件來閱讀,從而問教會科學應該如何時,我們才會獲得成功。這正是可以——不,是必須——從早期正統信仰神學家那裏學到的。」

在這個時代,甚至某些福音神學流派都似乎沒有留意到這重要資源時,巴特給自己學生的警告,在今天和在二十世紀初期同樣有效:「即使你後來可能決定追隨施萊馬赫大革命(這幾乎是所有現代教理學的特點),我仍要迫切地建議你,先學習和考慮過未經重新構建的較早作者的教理學,再來走這條路,這樣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根據巴特自己的回憶,接觸改革宗經院哲學,這賦予他資源,用更以神為中心、並建基於聖經的方式重新構思神學。 甚至自由派存在主義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或譯「蒂利希」),看到更正教經院哲學在美國神學家當中所受的諷刺,也感到需要為之辯護。 當然,這些較古老的體系往往是論辯性的——針對其他傳統,為某一個傳統辯護。不過,他們在這樣做時,通常比我們今天更意識到多元聖經詮釋的整個歷史。走進這些古老體系的廣濶大堂時,我們發現古老東方基督徒、古代和中世紀西方偉大的拉丁神學家的洞見,在不同的房間內,居住著不同的教會和傳統。我們也發現細緻的解經和更近代的學術研究,靠著不同學科所挖掘出來的新寶藏。
沒有黃金時代,即使我們希望有,也不能只是重複前人的工作。事實上,如果我們跟隨他們的榜樣,便會向從神的道而來的新洞見持開放態度,不斷改革我們的體系,以遵從那規則。在我們的時代裏,「回到源頭!」不僅意味著回到較古老的體系,更表示回到聖經的源頭,以及這些體系所暢飲之普世教會神學的反思,那是豐富、深刻和廣濶的源流。

本書嘗試仔細留意聖經神學(地形圖)廣闊和全面的地貌,同時劃出一個圓圈(街道圖)。目標不僅是可以理解、澄清和闡述,更是可以傳講、經歷,並且在今天的世界中,以「社區劇場」的方式來活出的教義。所以,讓我們一起留意這齣曾經上演過的最偉大的戲碼——留意一個劇本,它的演出把我們吸引進去,而不是像現代主義大師所說的,作為原本的角色去留意——但也不再只是旁觀者(好像沒有劇本的演員),而是作為演員陣容不斷增加的天路朝聖者,跟隨救贖我們的王,一同列隊走在通往上帝之城的路上。

 

摘錄自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著,麥種翻譯小組譯,《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統神學》(麥種,2016年夏天),35-37頁

基督徒的信仰-正體正面_1 基督徒的信仰-簡體正面_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