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要研究系統神學?

每一門學科或研究領域,都嘗試將特殊事物歸納為整合的整體,而又容許它的各部分來決定整體。系統神學好像拼圖盒上的畫面,就拼圖的意義而言,每位信徒都是神學家。如果我們看不到聖經有類似拼圖盒上的畫面(也就是統一的整體),我們看到的,就只是一堆碎片。簡單化的口號、公式和名言,並不足以傳達聖經的豐富。

而且,不承認有系統地理解信仰的重要性,至少是含蓄地否認聖經是正典(canon)──即不同文本的集成,這些文本因為神聖的來源(父說話),它們的內容(子的救贖工作),以及它們對世人說話、更新世人的能力(聖靈默示、光照和重生的工作)而合為一體。認定我們不能從聖經得出關於神、創造、人性、基督的位格和工作、救贖的應用、教會和我們將來盼望的系統教導,至少是隱含地認定聖經本身是自相矛盾的,或至少不足以提供一種一致的信仰和實踐。

但如果我們忽略聖經本身為我們提供的模式,我們就會嘗試將不同碎片拼湊起來,好迎合我們先入為主的想法。看到某段聖經經文、某個教義或某種實踐時,我們都有一些預設前提。因此,無論我們想與不想,都有某個實際運作的系統神學。因著承認我們對聖經的整個教導已經有某些認定,我們便能夠更好地評估和批判這些認定。我們的目標至少必須是在整體和部分之間來回往復。正如整體提供理解部分的背景,部分也可以挑戰我們對整體的理解。換句話說,系統可以改變──而這正是在神學革命中發生的事情,正如在社會、政治和科學革命中發生的一樣。

系統神學將戲碼、教義、頌讚和作主門徒連繫起來,讓我們在神的戲劇中擔當新的角色,它與它的姊妹學科緊密合作。系統神學倚靠慎重的解經,收割舊約聖經研究和新約聖經研究的努力成果。它也倚靠歷史神學和教會歷史,來認識教會從古至今是如何詮釋神的道(包括忠心和不忠心的詮釋),以此吸收她的智慧,避免她的愚昧。 神學好像其他學科一樣,不能從每個新時代或深刻思想家那裏由零開始,然後還能進展。我們總是站在前人的肩頭上,將我們從更大的共識所學到的許多結論視為理所當然。我們繼承了真理和錯謬、清晰和混亂、忠心和愚昧。只有投入過去,我們才能取得資源,在自己所處的時空詮釋聖經。

系統神學也參考實踐神學(有時稱為教牧神學)、倫理學和護教學,以此使它的反思緊密連於基督身體具體的福祉和在世上的使命。

然而,與系統神學關係最密切的次級學科或許就是聖經神學了。聖經神學好像地形圖,把各條發展線索連繫起來,幫助我們看到啟示和救贖從揀選到得榮耀的生機(organic)發展。我們看見由應許到應驗所經過的高峰、低谷、河流和平原。聖經神學將我們的注意力引向不同主題的歷史發展,既指出延續性(continuities),也讓人看到中斷性(discontinuitis)──「神……在古時藉著眾先知曉諭列祖」的「多次」和「多方」,以及「在這末世藉著祂兒子曉諭我們」(來一1~2)。在當中,我們不僅分辨歷史中救贖的新階段,也看到神的降臨從末世、垂直的方向打斷歷史。在救贖歷史的每一個新時代,我們都辨識出神所做的「新事」,朝向祂在耶穌基督裏的旨意推進。我們看到雅威是我們的神,但在基督裏更全面為人所知,並藉聖靈讓人認識到祂是三一真神。隨著情節展開,我們可以追溯教會的成長—─由第一個人類家庭到以色列民,現在發展到地上最偏遠地區。

但把所有這些主題連結起來,藉此顯示它們的邏輯關連的卻是系統神學。普林斯頓神學院二十世紀初的聖經神學學者魏司堅,巧妙解釋了系統神學與聖經神學之間的這種和諧,那其實就是我們所說的教義和敘事的意思:「聖經神學的原則是歷史性的原則;系統神學的原則是邏輯建構的原則。聖經神學劃出發展的一條線;系統神學則劃出一個圓圈。」 例如:三位一體的教義不是突然從天而降,而是隨著神的計劃在歷史中展開而漸進地啟示出來的。聖經神學追隨的是這生機的發展,而系統神學則以正式的教理將這些洞見連繫起來,將三位一體的教義與聖經中其他教義連繫起來。如果聖經神學是地形圖,系統神學則更像街道圖,指出分佈在聖經當中不同教義之間的邏輯連繫。沒有聖經神學,系統神學很容易就會只抓住跨越時間的真理,放棄啟示的動態發展;沒有系統神學,聖經神學就會放棄聖經的內在連貫一致,看不到部分與整體的關係。

我們不應把所謂「系統」或「系統性」想像為全面的圖表,標示出神的內在存有,對所有的問題都作了解答。相反,正如自然科學,我們越明白神的真理,便越因奧秘而驚歎。我們不應把它看成猜測性的系統,而應以更生機的角度來看待系統神學,它就好像一個生態系統,多樣性和相互依賴的統一性是同樣重要。認定聖經本身給了我們一個教義和實踐系統,只不過就是承認它作為單一正典的生機統一:它各樣教導的相互依賴和連貫一致。

系統神學和教理學(dogmatics)之間也有分別,教理學比系統的概述更深入分析基督教教義。我在自己的著作中依從這個區分。雖然本書努力按系統的關係呈現對基督教教義的概述,但我也寫了四冊的教理學,在其中更詳細探討特定的課題,有更多釋經,以及與不同的觀點互動。 在教理學中,我的目標是集中討論當代神學的特定課題。我有特定的目的,就是思想約的潛力,不是以它作為主要教理,而是作為屬於聖經本身內部結構的一個框架。不過,系統神學頗為不同。它更受紀律約束,意思是它必須涵蓋神學的所有主要課題,並展示它們的關係。我在這本概述基督教教導的著作中的目的,是為了集中應用所有這些次學科(聖經、歷史、牧養和教理神學)。

摘錄自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著,麥種翻譯小組譯,《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統神學》(麥種,2016年夏天),32-34頁

基督徒的信仰-正體正面_1 基督徒的信仰-簡體正面_2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Horton, Uncategorized, 何頓。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