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就是那齣戲碼:給天路客的神學(3)

導論—─教理就是那齣戲碼:給天路客的神學

壹、為何學習神學?戲碼、教義、頌讚和作主門徒

一、戲碼:最偉大的故事

二、教義:信仰的文法

三、頌讚:說「阿們!」

教義按照戲劇性敘事的脈絡來理解時,我們便發覺自己因為神在耶穌基督裏的恩典而驚訝不已,降服在頌讚(讚美)之下。我們不再是主人,而是被主降服;與其說是我們抓著真理,不如說是我們被真理抓著,被神的恩賜俘虜,對此我們只能說:「阿們!」和「讚美主!」我們可以在使徒書信看到這模式。例如:保羅在帶領聽眾走過神的揀選、稱義、重生、分別為聖和保守的恩典這些高峰之後──還有那完滿實現尚在前面時──他在這景象面前發出驚歎:「既是這樣,還有甚麼說的呢?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八31)。在另一次離題談論神揀選的旨意之後,保羅驚歎: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
「誰知道主的心?
誰作過祂的謀士呢?」
「誰是先給了祂,
使祂後來償還呢?」
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羅十一33~36)

若不知道這齣戲劇的情節和它在教義方面的深遠意義,我們的頌讚便會失去焦點。我們的讚美就不僅缺乏深度,甚至還缺少理據:我們到底為甚麼讚美神?我們是在回應神的屬性和工作,還是只是在抒發己意?

同時,頌讚挑戰我們理智的驕傲,抑制我們對猜測的渴求。純正的教義為敬拜帶來動力,而不是派別鬥爭。使徒保羅在我引述的這些頌讚中來到神威嚴的門前時,不再提問回答,而是敬拜那位不可被人識透的神。

歷史上較優秀的神學家也表現出對奧祕的類似降服。例如:加爾文(John Calvin)在《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的無數地方,在總結他對一段聖經教導的詮釋後,勸我們對那奧祕發出稱頌,而不是嘗試掌握它。多個世紀以前,坎特伯雷的安瑟倫(Anselm of Canterbury)甚至以禱告的形式,寫出他最深刻的神學探究,例如這句著名的話:「主啊,我不力圖洞悉你的崇高,因我絕不將自己的理解與之相比;但我渴望在某種程度上明白你的真理,這是我心相信和喜愛的。因為我不是尋求明白以便我能相信;而是相信以便我能明白。」

 

《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統神學》

The Christian Faith

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

作者: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

譯者:麥種翻譯小組譯

執行編輯:駱鴻銘

總校訂:潘秋松

投影片1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教理就是那齣戲碼:給天路客的神學(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