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改

摘錄自何頓(Michael Horton)著,《基督徒的信仰》(麥種,2016年九月)

基督來,不是要改善我們的生命——用保羅的話說是「老我」——而是將它釘十字架,把它與基督一起埋葬,讓我們可以在新生命中與祂一同復活(羅六1~5)。悔改(metanoia)表示「改變心意」。聖經首先將它當作因律法而知罪(羅三20)。正如我們在前面耶穌的樓房講論中看到的,聖靈是個律師,被派來在我們裏面使我們確信神的義和我們的不義。不過,這知識不單是智力上的,也是情感上的——它涉及全人。

first-ecumenical-council-of-nicaea-1876the-christian-faith (1)

我們在大衛的認罪禱告中,看到悔改的這些特點很好地展示出來: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
 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
 塗抹我的過犯!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這惡,
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
 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我是在罪孽裏生的,
 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你所喜愛的是內裏誠實;
 你在我隱密處,必使我得智慧。
求你用牛膝草潔淨我,我就乾淨;
 求你洗滌我,我就比雪更白。
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
 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
 塗抹我一切的罪孽。(詩五十一1~9)

我們看到,首先,大衛不單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也感到有罪。其次,雖然他殘忍地對拔示巴犯了罪,密謀害死她的丈夫,但他知道他的罪首先並首要是得罪神。悔改不單是後悔對不起鄰舍,而是看到最受冒犯的是神。第三,大衛並未嘗試以自己的悔罪為自己贖罪,或平息神公義的忿怒。大衛承認,在神的寶座前他被定罪,他不嘗試證明自己無罪。第四,大衛不單承認他有罪的行為,也承認他從懷胎開始就處於有罪的光景。悔改不單與某些罪有關;異教徒也可能因為不恰當的行為而悔罪。確切地說,悔改是整個靈魂對於靈魂與罪和死的結盟的強烈反感。

雖然這種敬虔的哀傷使大衛對自己的義感到絕望,但卻沒有帶領他到最終完全的絕望,像經常使不敬虔的人走向自我毀滅或良心灼熱那樣。正如保羅指出的:「因為依著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以致得救;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林後七10)。畢竟,「神的恩慈是領你悔改」(羅二4)。律法產生了法律性的悔改(害怕審判),福音則產生福音性的悔改,結出真正改變的果子。大衛從自己向外轉向憐憫的神。在這裏,我們看到悔改和信心可能有的最緊密的關聯。悔改本身只是定罪的經驗—直到人以信心仰望耶穌基督為止。

悔改往往更廣義地被界定為包括性格和行為的實際改變,但聖經將它描述為「與悔改的心相稱」的果子(太三8),或者「行事與他們悔改的心相稱」(徒二十六20;參:太七16;路三9,八15;約十二24;羅七4;加五22;西一10)。當然,就著這個意義來說,悔改在此生總是部分的、軟弱的和不完全的。它也不是一次過的行動。正如路德的《九十五條論綱》的第一條所說的:「我們的主和主人耶穌基督,在說『你們要悔改』等等之時,是要信徒整個生命都痛悔。」聖靈以律法定我們的罪,藉此帶領我們悔改,福音帶領我們相信基督,這信心在我們裏面產生對自己的罪的恨惡,對公義的渴求。我們即使身為信徒,仍傾向轉回到自己,並且信任自己的悔改,因此,我們必須再次受到驅使,對自己的義感到絕望,對自己可能靠律法除去我們的罪感到絕望,然後緊緊連於基督。因此,這不是一勞永逸的轉折—由律法上的悔改過渡到相信基督,再到福音性的悔改—而是界定基督徒生命的一個持久循環。
在羅馬天主教的神學和實踐中,這悔改的呼召被一個補贖系統取代了。正如文藝復興的學者伊拉謨斯所發現的,使徒行傳二章38節希臘語的命令語氣「你們要悔改!」(metanoēsate),拉丁文《武加大譯本》錯誤地翻譯為「你們要實行補贖!」(poenitentiam agite)。羅馬天主教將這種補贖界定為涉及四個元素:悔罪(contrition)、認罪(confession)、補罪(satisfaction)和赦罪(resolution)。 由於很少有人可以達到真正的悔罪(真心為罪哀傷),不徹底的懺悔(attrition;害怕懲罰)在這第一個階段被視為可接受的。對赦免來說,每一項罪都必須回想起來,口頭向神父承認,然後神父決定執行適當的行動或一連串行動,藉以補償那罪。只有那時,悔罪的人才能夠得到赦罪。

不過,更正教裏面(特別是比較偏向亞米念派的版本)盛行的有力教導說,神的赦免和稱義,其條件要看悔改和新順服的真誠程度而定。 甚至在更廣闊的福音派圈子中,一些基督徒對他們悔改的素質和程度是否足以得到赦免,也掙扎到近乎絕望的地步,彷彿悔改是赦免的基礎,而赦免是可以根據情感和決心的強烈程度來量度的。

不過,根據聖經,滿足神的審判,確立與神的和好的,不是我們的眼淚,而是基督的寶血(羅五1、8~11)。用〈萬古磐石〉這首詩歌的話來說,「縱我熱心能持久,/縱我眼淚永遠流,/仍不足以贖愆尤,/必須你來施拯救。」 神醫治祂所壓傷的骨頭,攙扶那些被祂丟棄的人。「但祂賜更多的恩典,所以經上說:『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律法藉著定我們罪引發了悔改,但只有福音可以帶領我們和大衛一起大膽地支取神的應許:「求你使我得聽歡喜快樂的聲音,使你所壓傷的骨頭可以踴躍。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詩五十一8~9)。

每當悔改在歸信中被邊緣化,通常是因為不夠看重神的聖潔或祂公義的律法對公平的要求。結果,只是把歸信描繪為在道德上的改進:加上某些獨特的基督徒敬虔。不過,聖經的悔改涉及根本地棄絕世界、肉體和魔鬼:包括個人信任的靈性、經歷和道德努力。整個自我都必須轉離自我信任和獨立自主,這種獨立自主對於人要相信甚麼,人當信任誰,和人當怎樣生活,要求有最終決定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