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為王:傳遞智慧

 

摘錄自《牧師——公眾神學家:重拾失去的異象》(麥種,2016),107、110-111頁
The Pastor as Public Theologian
Reclaiming a Lost Vision
作者: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歐文.史朝恩(Owen Strachan)
譯者:周俞雲翔

古代以色列的君王不採用鐵腕手段或專橫的權威統治,他們也不會單單諮詢哲人的想法;他們是不一樣的君王。他們要藉著謙遜、識別能力、和智慧而成為傑出的王。實際上,以色列的王是「次位的王」,他只是靠著耶和華富有恩典的呼召和供應去統治。帶領神子民的君主領袖並不是高高在上的大能者,卻是卑微溫順,他的責任是向百姓示範這些屬性。

⋯⋯⋯⋯⋯⋯⋯⋯

不過,一名牧師帶領教會的成功,不是因為他「最好的做法」或戰略性的遠見,而更多是要歸功於聖經神學和十字架的道路。教牧領導的核心在於一個事實,即耶穌是藉著祂自己的大災禍,在地上創建了神的國度。加入教會就是被「遷到祂愛子的國裡」(西一13)。牧師不是君王。可是,他們確實行使了耶穌的王權;不過,就如我們已經看見的,耶穌的國度不是靠著凱撒的權力來臨,卻是十字架樣式的軟弱。掌權的是被釘十字架的那位,我們必須相信這個弔詭,才能理解它。 牧師可以學習聖經中被釘十字架的君王所設立的榜樣,祂不僅藉著服事帶領教會,更是自己謙卑,以至於死。要是牧師不按照這種弔詭的計劃來生活,教會就不會理解十字架的性質,世界也不會明白福音的榮美。

太多時候,牧師會被假冒的說法——從來不徵求意見的總裁,或者精通於說服別人的政客——誘惑,從而離開他們的王者工作。教牧領袖應該按照一位與眾不同、蔑視世界的鼓手打出的節拍前進,活出神的十字架樣式的智慧,行使基督的王權。

我們在一個非常不同的背景裡,找到人們對這種教牧工作觀點所產生的共鳴:路益師(C. S. Lewis)和托爾金(J. R. R. Tolkien)的作品有關「童話故事」的邏輯。他們兩人由於對我們今天稱為「奇幻文學」的一類文體感興趣,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和之後的日子遭到相當多的批判。牛津大學的教師寫這種作品是不合適的,不會受到學術上的尊重!不過,路益師和托爾金堅持他們共同的信念,就是幻想(faerie)比「科學」更能闡明我們這個世界的真相:

在童話故事或者非現實世界的環境中,它是突如其來的、神奇的恩典:永遠都不能指望它再次發生。它不否認惡災、悲痛、和失敗的存在:要收穫得救的喜樂,需要這些可能發生的情況;它否認(你可以說在面對許多證據的時候)普遍性的最終失敗,而只有在福音(evangelium)裡才能短暫地看見喜樂。

教牧事工也是一樣,它就像一種幻想,因為它揭露了其他故事沒講過的、關於這個真實世界的深刻真相。其他職業並不會給人們提供這樣持久的、「超越世界的」「一點喜樂」。牧職神學家宣講福音的時候,讓我們看見、聽到、甚至嚐到神進入歷史的智慧作為,卻又超越了將科學視為目標的感官體驗世界。

牧師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