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來鴻──我的鄰舍是難民

剛剛約好不久要和他們夫婦見面,而且準備了一份小小禮物要給她(其實是她該得的,只是時機湊巧,就當禮物囉)。今天就看到她的這封來信。徵得她的同意,發表於此。請為他們的宣教事工禱告。若願意在金錢上支持,也可以聯絡麥種(電郵 akowcm@gmail.com)。

◎思溫格

時序進入五月,我和丈夫來到這個中東小國已經一年了。我們才剛在教會慶祝復活節,在這個國家,各宗派的教會都是依照東正教會的節期來慶祝復活節。在中東,一直都有少數的傳統基督徒存在,他們的基督徒身分是來自家族傳統而非歸信,大多屬於東正教或天主教,但有些人只是掛名的基督徒。而我們聚會的教會,是西方宣教士在上個世紀所建立,是一個傳講聖經真理的本地教會。

3809_《佳美腳蹤》中東來鴻─我的鄰舍是難民

遠眺作者居住的城市

逃難前不過是上班族

這兩年,我們教會湧進了大批的伊拉克難民,他們是來自摩蘇爾城的傳統基督徒,在伊斯蘭國攻陷他們的家園之後逃到我們這裡,有些人的住家和我們只隔幾條街,是名符其實的「鄰舍」。多數難民在逃難之前也是上班族,和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們在教會一起敬拜,建立友誼。

雖然這裡講的阿拉伯語和伊拉克人講的口音不同,但大致上還能彼此溝通。我們常常跟著教會同工,帶著教會發放的救濟品去探訪伊拉克的基督徒難民。同工們總是以聖經的話語懇切地鼓勵安慰他們。有些難民因經歷苦難而對神怨憤不滿,但也有些人表示他們以前參加的禮拜只有宗教儀式,沒有講解聖經,因此很高興能學習神的話語。

我們雖然每週都去探訪伊拉克基督徒難民,但並不是為了要拉他們來我們的教會聚會,而是遵行主的吩咐──愛我們的鄰舍、憐憫關懷困苦者,並且為主建造門徒。有位同工清楚地告訴我們所探訪的難民家庭,希望他們去任何一個傳講聖經真理的教會聚會,並不一定要來我們教會。

雖然如此,筆者的教會仍因著許多伊拉克難民的加入而呈現爆滿狀態。不少伊拉克弟兄姊妹在教會得到造就、信仰被更新之後,也熱心事奉神,有些人加入探訪難民的行列,服事自己的伊拉克同胞,有的弟兄甚至在神學院修課裝備自己。這令我們深受激勵!

舉辦義診 福音書場景重現

我們所在的穆斯林國家,在遜尼派當中算是非常溫和的,領導者對基督徒頗為友善;去年的聖誕節崇拜、除夕跨年禱告會,政府甚至派警察在教會大門外站崗,保護我們的聚會不受極端份子攻擊。而這個國家也確實需要天主教、基督教所主辦的慈善工作和醫療服務,但即使如此,公然使穆斯林改信基督教仍是違法的,且會遭致危險。

我們有幾次和另一個本地教會去邊境附近的A城,探訪難民營外的敘利亞難民(這個中東小國收容了一百多萬敘利亞難民,但只有10%住在難民營內),由於這些敘利亞難民都是穆斯林,因此我們在分享福音上較為謹慎,也不想給他們一種錯覺,好像我們要以救濟品換取他們的歸信。

即使我們不能像探訪伊拉克難民那樣公然傳講神的話語,我們仍看見神在敘利亞難民當中動工。記得有一次,我們和同工探訪一個敘利亞家庭,打從我們坐下之後就不斷有鄰居、親戚加入。當同工開始談福音時,有位青年竟然告訴我們,他自己早就開始在網路上搜尋耶穌了。太奇妙了!他們輪流傳閱著我們帶來的聖經,也願意讓我們為他們禱告。感謝神已經預備了人心。

但難民們困苦無助的景況也讓我們心痛;村莊中許多患病需要就醫的人不斷地湧向我們,因為我們有些同工是醫護人員。這令我們想起福音書中耶穌傳道時的情景,那些困苦患病的人們,也是不斷地湧向祂。後來教會便在A城為敘利亞難民組織了一次義診活動,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是本地基督徒或是外國宣教士,而參加義診的敘利亞難民近五百人次。

3809_《佳美腳蹤》中東來鴻─我的鄰舍是難民1-300x182

教會發放給難民的部分救濟品。

憑血氣服事不能長久

雖然我久居國外,但仍關注自己國家的輿論媒體。我發現台灣各種世俗媒體,在中東難民議題剛引發全球關注時,幾乎天天都有關於難民的文章或影音圖片,但最近幾個月的相關報導就明顯減少,反而是基督教媒體仍持續關注此議題。

台灣一般輿論對於中東難民議題似乎只有兩種風向: 左派論述傾向把中東一切問題都怪罪給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中東人顯得弱勢無辜,卻無視伊斯蘭宗教對他們的實質影響,及其社會經濟政治上的不公義;而右派論述則把中東穆斯林妖魔化,質疑他們是趁著戰亂移民到有錢的西方國家,甚至認為他們企圖要伊斯蘭化其他國家,或者是潛在的恐怖分子。

身為耶穌門徒的我們,難道也要跟隨這些世俗的風向嗎?「難民」是一個空泛的標籤,事實上他們跟我們一樣,被傳統宗教文化和環境所影響,有各種軟弱罪性,同樣需要福音與救恩,但他們確實比我們經歷更多的苦難、需要援助。

我們來到中東服事難民,不只是因為覺得他們好可憐,若只是憑著從人血氣來的同情心,是不可能長久地服事的。我和丈夫在芝加哥讀神學院的時候,在當地的中東難民事工服事五年之久,我們熱愛這群熱情好客的中東人,事工也結出許多果子,但我們也體驗過被放鴿子、被欺騙、善心被利用等負面經歷;我們仍能持續服事這個群體,絕非是靠著自己有限的愛心和力量。然而我們所經歷的和我們的同工相比,根本就不算什麼。

深知人的惡而仍愛人

兩年前,在某中東國家內戰爆發之前,兩位同工撤退到我們這裡。這對夫婦在那裏默默為主造就許多改信基督的穆斯林,可想而知他們的工作是隱密且有危險性的。在他們平安撤離那個國家後,才得知他們先前之所以收到死亡威脅,是因為他們的當地友人把他們的照片交出去,使得恐怖組織能夠鎖定他們為目標。他們明白自己被出賣了,就像主被猶大出賣一樣,那種被背叛的感覺猶如利刃刺透心臟。

他們坦言,他們需要不斷地饒恕那個人,一次又一次地饒恕伊斯蘭文化。但至今他們仍然愛穆斯林,仍願意繼續服事他們、作他們的鄰舍。同工的生命見證深深感動了我們。這不正像是主耶穌基督對我們的愛嗎?祂知道猶大會出賣祂,彼得會不認祂,甚至世人會恨祂,把祂釘死在十字架上,但祂仍然愛我們,為我們的罪而死。

這種「深知人的惡而仍愛人」的愛,不是人道主義者、世俗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喊的「愛、平等和包容」等口號能夠比擬的。也只有這種加略山上的愛,能夠翻轉人們的生命,在這個黑暗的世代,給我們帶來真實的盼望與安慰。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