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們被擄到巴比倫(1)

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們被擄到巴比倫
Daniel and His Friends Taken to Babylon

摘錄自桂丹諾(Sidney Greidanus)著,李永卓譯,《從但以理書傳講基督》(麥種傳道會,2017年7月出版)第一章

但一1~21

但以理卻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所以求太監長容他不玷污自己。

(但一8)

大約二十年前,我聽過一篇講章,傳講的中心是放在但以理拒絕接受王所派定的膳和酒。講員鼓勵年輕人:「你們要逃避豐盛的飲食,像但以理那樣;你們要遠離喝酒,像但以理那樣;你們要逃避性生活,像但以理那樣。」 從正面的角度來說,我記住了這篇講章——即使過了二十年!從負面來說,這位滿腔熱情的講員錯過了神在這段經文裡的好消息。這種直接的平移式應用(direct transference applications)通常會錯過作者的原意。它們不僅使講章變得混亂,並且按新約聖經的文脈,這種講道可能不符合聖經。 這個關於但以理的故事是講給當時被擄的以色列百姓聽,可不是為了讓他們效法但以理去逃避美食和酒——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王所派定的膳和酒。不幸的是,忙碌的牧師們還沒花功夫去搞清楚作者的目標和他想要傳給以色列人的信息,就去尋找應用了。

但以理書針對在被擄中受苦的、屬神的百姓。今天,全世界都有基督徒遭受逼迫,有不少人對此深感困擾,第一段敘事對他們是非常好的講道經文。根據最新的估算,全世界約有一億基督徒正在遭受逼迫。 在這些逼迫中,神在哪裡?祂是否無力阻止自己的百姓遭受壓迫?尤其在歐洲,許多人已經放棄了對至高又慈愛之神的信心,接受了世俗的生活方式。其他人則發出疑問:當逼迫臨到我們時,我們應當怎樣回應?我們該放棄基督信仰,還是堅定地持守下去?

經文和文脈

在傳講這一段敘事時,我們不僅要避免道德說教(mor- alizing), 還要避免把這一獨立的敘事分割成更短小、更易於駕馭的講道經文。例如,一部頗有名氣的但以理書講道指南建議說:「征服者巴比倫王吩咐優秀的猶大少年,在語言和文學上接受迦勒底人的教育(3~4節)」,這部分可以發展成兩篇不同的講道:「(1) 教育的重要性和界限,和 (2) 宗教群體和基督教群體對待世俗文化的另類態度(alternative attitudes)。」 但是,講員絕對不當根據猶大少年「在語言和文學上受到迦勒底人的教育」之敘述細節(4節),講一篇「世俗教育的要求與代價」。這一講道指南還為這段敘事的其他部分提供了講道建議, 但是沒有一個接近但以理書敘事的要點(主題),更遑論掌握它們了。聖經作者在傳遞信息時,不是透過幾個單詞或短語,而是透過整個文學單元。我們需要尊重聖經作者,並傳講他們受到默示的信息,首先需要確定講道經文的文學單元,接下來是確定這一完整單元所強調的要點(主題)。因此,我們首先確定什麼是構成講道經文之文學單元的條件,然後致力於這一單元要傳遞給被擄之以色列百姓的要點。

要在傳道書這類書卷中找出主要文學單元的難度很高,而辨識但以理書的經文單元,相對容易。但以理書一章1節開始就提供了時間標誌(chronological marker),「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21節用另一個時間標誌結束這個單元,「到塞魯士王元年,但以理還在。」但以理書二章1節同樣用一個時間標誌開始了一個新的文學單元:「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他作了夢,……。」因此,講道經文是但以理書一章1~21節。

在舊約聖經的文脈中,但以理書第一章與歷代志下三十六章6~7節——「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上來攻擊他〔約雅敬〕,用銅鏈鎖著他,要將他帶到巴比倫去。尼布甲尼撒又將耶和華殿裡的器皿帶到巴比倫,放在他神的廟裡(或作『自己的宮裡』)。」——相關聯。在但以理書一章2節,敘事者說王將這些器皿帶到了「示拿地」—讓人想到那些違抗神旨意,定居在「示拿地」的人們(創十一2),他們在那裡修建了巴別塔。這裡對巴別塔敘事的呼應提醒讀者,巴比倫是一個敵對神和神國的地方。

對少年但以理的描述—俊美(4節)、被強行帶到被擄之地(6節)、被起了外邦名字(7節)、神使他在「太監長眼前蒙恩惠,受憐憫」(9節)、神賜他「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17節)、和成為巴比倫的「總理」(二48),這讓人想起約瑟的故事,他也被描寫為少年人、秀雅俊美(創三十九6b),被強行帶到被擄之地(埃及;創三十七36)、被起了外邦名字(創四十一45)、從主人那裡「蒙恩」(創三十九4,四十一37)、神賜給他解夢的能力(創四十一39),並且成為埃及的總理(創四十一41~45)。敘事者把但以理描寫成另一個約瑟,神的孩子,神要使用他在外邦的土地上推進神國事業。

由於第一章具有但以理書全書導論的作用,它也與後面各章有許多聯繫。第1節引入了尼布甲尼撒王,這位巴比倫國王將要在前四章中扮演主要角色。第2節說尼布甲尼撒把「神殿中的一些器皿……放在他神的庫中」。這資訊為五章3節埋下伏筆,我們在那裡讀到伯沙撒在酒宴中用這些器皿來喝酒,從而褻瀆了它們。第6節介紹了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他們加入但以理的抗爭(11節)。這些朋友將在第三章成為主要人物,他們拒絕向王的像下跪,被扔進烈火的窯中。第17節說,「這四個少年人,神在各樣文字智慧上賜給他們聰明知識」,所以但以理的三位朋友在巴比倫位居高位(二49)。第17節繼續說,「但以理又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這預備我們來看但以理在第二章和第四章中為尼布甲尼撒解夢,在第5章中解釋牆上寫字的異象,以及第七至十二章中的很多異象。

13237655_639666622876561_4516690750241445453_n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