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死亡

牧師的觀點

關於死亡

大衛•紀普森(DAVID GIBSON)

摘錄自范浩沙、史朝恩著,周俞雲翔譯,《牧師——公眾神學家》(Kevin J. Vanhoozer and Owen Strachan, The Pastor as Public Theologian)(麥種,2016年三月),第三章

名譽強如美好的膏油,
人死的日子勝過人生的日子。
傳道書七章1節

牧師在死亡領域中的作用是眾所皆知的。死亡來到的時候,牧師在那裡安慰悲痛的人;在死亡走開了一段時間以後,牧師要在那裏使安逸的人感到不安。無論牧師在給個人輔導還是解經講道,眼前的喪失和未來的審判似乎都在教牧事工中控制著死亡的輪廓。

我想用緊湊的架構來提出另一個範圍。死亡賦予生命。人死的日子勝過人生的日子。

牧師的責任是要打碎我們造的假神,倘若有人認為這場戰爭的火力焦點在於金錢、性慾、和權力的偶像,那就是文化上的錯誤。人們膜拜這些東西,只是因為更深層的偶像,就是自我。最早的罪—驕傲—就是人想要離開神,成為長生不老的人,而神用以廢除它的工具就是死亡。要是我們接受死亡是在墮落之界限的不折不扣的肇始者,死亡就能夠成為美好生命的源頭,真正打碎了我們自欺欺人的假神。

死亡可以造就,也可以殺害;它可以塑造、澆鑄,也可以撕裂和粉碎。那是因為這個咒詛是涉及行動(performative)的言說行動:它讓眾人知道,傳遞神對人類想要篡奪祂的寶座感到不滿,因此,規定了人類存在的有限界線,那是必須遵守的。越過這些界線,就會使局面四分五裂。期待得到比已經應許的更多?看啊!重新得到伊甸園?只有兩把薄霧。七十年的幻想不斷在旋轉的地球消失。死亡不僅是在邊境站崗的哨兵,它不僅在邊界巡邏;它本身就是界線,劃定、限制了墮落人類的一切事情。

這就是死亡更好的地方。傳道者在傳道書七章1節所講的話,無疑可能有不同的解釋,但是,我的建議是,我們受到邀請,將死亡視為出類拔萃的講道者。死亡是一位老師。人死的日子勝過人生的日子—不是因為死亡比生命更好,卻是因為一副棺材會比一個搖籃講出更好的道。「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七2)。「智慧人的心在遭喪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樂之家」(七4)。

傳道者研究了喪禮中的兩類人。愚昧人在他們的座位上坐立不安,急切地想站在外面的日光下,並且再回過頭去做他們在做的事情;而智慧人凝視著棺材,知道這事有一天會輪到自己。對死亡的這種漫不經心或注意,會在生命中鋪出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觀察在一堆東西頂上的肥貓,坐在高級飯店最好的桌子旁。他已經做了一切,成為一切,卻不愉快地獨自進餐(四7~8)。驕傲?自私?也許是吧—然而,那是為了甚麼?那是因為他不相信自己會死。他從來沒有認真地與死亡的凝視面對面。他沒有預先準備好與死亡相遇,看著它將自己的手撬開,並且影響他的心。

智慧人坐在火葬場,重新認識自己是必死的,就對自己說:「假如我會死亡,那麼我應該怎樣活呢?」他們起來,因為死亡的答案而得到重生:首先,喝酒、工作,充分享受性生活和食物、愛情和笑聲、美麗和真理(九7~9)。死亡使人追求享樂,而不會老是想著厄運或經常唱反調。九章7~9節只是代表性地列出智慧人要追求的事物,而不是包括一切的清單。我們可以將它改述嗎?騎自行車、參觀大峽谷、去劇場、學玩音樂、探望病人、照顧垂死的人、煮一頓飯、餵飽飢餓的人、看一場電影、讀一本書、與朋友狂笑直到流出淚水、踢足球、參加馬拉松比賽、潛水、聽莫扎特的音樂、打電話給父母親、與孩子玩耍、花錢、學一種語言、植一座教堂、籌辦一所學校、與基督談話、去一個從前沒有去過的地方、領養孩子、送走你的財富、獻出自己的生命去影響別人的生命。

有一天,工作、計劃、知識、和智慧都會化為烏有,所以趁著你還能做的時候就去做吧。無論你的手可以做甚麼,就盡量去做。你可以在最有活力的人當中,找到真正知道自己將要死亡的人。他們在這裡,不是為了要長生不老。他們在這裡是要為現在、為今天活著—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這裡為別人而活。「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四9)。「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四12)。想想看,四股或五股不是會更結實嗎?

在所有人當中,將要舉行宴會這個謠言傳到傳道人的耳中了嗎?他是在散播謠言,還是閉口不言?無論他知道甚麼,我們知道這些東西必須從我們的講壇流出,成為我們對死亡的公眾神學的見解。沒有什麼事情比死亡和交稅更為肯定,雖然那是一個常理,死亡卻盡力不讓大眾注意到它,那也是真的。畢克(Ernest Becker)令人信服地向我們說明,否認死亡是大部分人類活動的主要動力。 面對死亡實在太可怕了,我們就不顧它,或者在體面的論述中委婉地提到它,在別人遇到死亡的時候,我們就推託不理。傳道者和他教導的門徒是多麼不同。受造之物知道自己是受造之物的時候,它的有限性不必產生致命的恐懼和絕望,以致我們要用幻想來將它美化。面對死亡是人類生命結果累累的主要動力。因為死亡是重要的因素,讓人們對於死亡之前的生命深深著迷。如果我們預備死,就會知道如何活。

死亡以謙卑作為交易。它扎破了人想要成為神這個徒勞的計劃。死亡教導年輕人,為了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而捨棄他們的生命,為了基督和祂的國度甘冒一切的風險;它教導老年人,為甚麼在墳墓那一邊的神,是世界在公義和公平中重生的盼望。死亡塑造的世界觀,不是一味的利欲熏心,卻是慷慨和知足。「滿了一把得享安靜,強如滿了兩把勞碌捕風」(四6)。死亡在痛苦中賦予我們洞察力。它幫助我們失去,因為有一天,神會使萬事回到正軌。

將你的死亡花在生活上。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