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薄的基督教

尼爾˙麥科馬克(Neil McCormick)是倫敦《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的一位專欄作家,他講述自己和他小時候的一位朋友U2樂隊的波諾(Bono)所上的宗教教育課;那時候,他們在都柏林(Dublin)就讀一所無宗派,但主要是更正教背景的學校。那裡的宗教教育課「流露出一種模模糊糊的基督教自由主義,由一位滿懷好意、卻不稱職(就我而言)的年輕教師授課,她的名字叫蘇菲‧雪莉(Sophie Shirley)」。麥科米克回憶說:

那時有讀經和課堂討論,內容所描繪的耶穌,帶有樂極忘形的嬉皮的性格,而神就被擬人化,彷如一名伯父似的老頭子,祂只希望祂的大家庭享受最大的福氣—若真是如此,我便奇怪,為什麼我會老是半夜夢醒,疑惑自己去世的時候,會否有一個充滿痛苦折磨的地獄等著我呢?那時候我會把這個問題和相關的質詢,向這位長期受盡我折磨的老師傾囊而出,但是我從未得到令我滿意的答案,只有耶穌愛我這類的陳腔濫調。

就在昨天,我觀看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播放的《仁心仁術》(ER)中的一幕,裡面鮮明地突顯了麥科米克的遭遇。一位退休警官因癌症的折磨而身陷垂死邊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向院牧承認一項埋藏在心底的罪,就是他曾讓一個無辜的人遭陷害並且被處決。

他問:「我怎可能期望得到寬恕?」

院牧回答道:「我相信,有時候感到罪咎,要比感到獲得赦免來得容易。」

「你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為他的死而感到的罪咎,可能已成為你活著的原因。你可能需要另一個理由讓你活下去。」

那垂死的人如此說:「我不想『繼續下去』,你沒有看見我在垂死的邊緣嗎?惟有一件事令我卻步,就是我害怕——我害怕接著會發生的事。」

院牧溫柔地問他:「你認為會發生什麼事?」

那人越來越不耐,回答說:「你告訴我,代贖真的可能嗎?神要求我作什麼呢?」

「我認為,要由我們各人自行解釋神要求我們作什麼。」

院牧這樣回覆他之後,那人便充滿困惑地盯著她說:「那樣,人不就可以作任何事情了麼?他們可以強姦,可以謀殺,可以偷竊—全部都奉神的名而行,沒有問題嗎?」

這段對話愈趨激烈,達至高潮。院牧回答道:「不,我沒有這樣說。」

「那麼,你到底在說什麼呢?因為我聽到的,盡是些新紀元(New Age)、『神就是愛』、『隨你喜歡』的廢話!……不!我現在已沒有時間花在這些事情上面。」

院牧反駁說:「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不,是你不懂!……我需要一個真正的院牧,一個相信有一位真實的神、相信真的有地獄的院牧!」

這名院牧誤解了那人所面對的掙扎,便平靜下來,以慣常的謙恭語氣裝作理解的樣子,說:「我聽得出你很沮喪,但你需要自問——」

「不!」那人打斷她的話:「我不必問自己任何問題。我要的是答案,而你一切的問題和所有不確定的地方,只會令事情更加糟糕。」

除了那人的語氣,再沒有任何資料讓她評估這人的情況,她只好勸他平心靜氣。當她一開始說,「我明白你心煩意亂,」便觸發了那人吐出最後一句充滿沮喪的說話:

「神啊!我需要有人看著我雙眼,告訴我該怎樣才能得到赦免,因為我已時日無多了!」

——摘錄自何頓(Michael Horton)著,《沒有基督的基督教》(麥種,2015年秋天),第二章

Christless_Christianity_BookCover__98276__01351_zoom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Response to 稀薄的基督教

  1. 罪徒 說道:

    期待续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