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章與講道

5

這就是講道的一般定義。然而,講臺上的那個人究竟在做甚麼?目的與目標都在那裡了,但是他究竟在做甚麼?在這裡,我認為我們要明確區分講道的兩個因素,首先是講章或信息——傳講的內容。其次就是講道的執行,即傳講,或者通常說的「講道」。十分遺憾的是,「講道」這個詞並沒有被限定在我們所說的第二個方面,也就是傳講信息的動作。

我尤其要強調信息與信息的傳遞或傳講之間存在的真正區別。讓我試著來說明我作此區分的意圖。我想起英格蘭伯恩茅斯已故的鍾斯(J. D. Jones of Bournemouth)博士所說的一句話。他在某地講道,晚間聚會結束之後,一些當地的牧師受邀與他見面。其中有一位向他提問,這是年長的傳道人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你所知的最偉大的講道者是誰?」他的回答十分在行,他說,「我不知道如何告訴你誰是最偉大的講道者,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訴你:我所聽過的最偉大的講道,是約翰.赫頓(John Hutton)的講道。」

這個例子很好地說明了兩者的重要區別。你看,當別人問他誰是最偉大的講道者的時候,他覺得這個稱號的範圍太廣了,包含了講道者本人、他的品格、他的講道等等。他覺得,很難確定地說誰好過其他的人。但是說到講道,就是傳遞信息的行為,他絲毫沒有猶豫:就是曾經在倫敦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Chapel)做過牧師的約翰.赫頓博士。

這就是我在信息與傳講信息的動作之間所做的區分,或者再舉一個實例。我記得讀過十八世紀末威爾斯的一位偉大講道者說的話。他對當代最優秀的兩位福音派傳道人做了區分,一位是喬治.懷特腓德(George Whitefield),他在美國和英國都很有名,而且毫無疑問,他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講道者之一。另一位是威爾斯的講道者,叫作羅蘭滋(Daniel Rowlands),他是與懷特腓德同時代的人,懷特腓德在他過世後大概還活了約二十年。羅蘭滋也是一位傑出的講道者、一位演講家。我說的這個人,是南威爾斯蘭干鎮(Llangan)的大衛.鍾斯(David Jones),有人請他評價一下懷特腓德和羅蘭滋這兩位講道者之間有甚麼不同,他回答說,「從演講的技巧、信息的傳講、講道的執行、屬靈的深度以及帶領會眾的能力方面,我覺得他們之間的區別不大,兩者都一樣好。但是有一點很大的不同在於,」他接著說,「你總是可以從羅蘭滋那裡拿到一篇好的講章,但是從懷特腓德那裡卻並非總是如此。」

我們所做的正是這樣的區分。即使講章差一些,但是你仍然可以講得很好,這是很有可能的事。稍後在另一部份中,我還會闡述。現在我想說,講臺上的這個人所做的事有兩個因素,它們之間存在著基本的區別,先要有講章,他已經準備好了的,然後再有他傳講這篇講章的「動作」。還可以這樣表達,有一個人—我記得是在費城——一次找到偉大的懷特腓德,問他是否可以列印他的講章,懷特腓德回答他說,「好吧,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是沒有意見。不過,其中的電閃雷鳴你是永遠也印不出來的。」這就是區別——講章和「電閃雷鳴」。這對懷特腓德十分重要,對所有的講道者也應該非常重要。我盼望告訴你,你可以列印講章,可是你印不出來電閃雷鳴,那是在講道的「動作」中才有的,冷冰冰的印刷字體無法表達。事實上,就是最優秀的記者也無法將它描述出來。

——摘錄自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著,夏蔚譯,《講道與講道的人》(麥種,2015年4月),第三章

麥種贈送中文版鍾馬田《講道與講道的人》(Preaching and Preachers by Martyn Lloyd-Jones)辦法

點擊下列鏈接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zZ7VopY4RoAc2h4eFpOY1hzZGs/view?usp=sharing

下載,填妥後寄回,請勿在網上填寫,以免資料外洩,我們也未必留意。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