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臨終做好準備

為臨終做好準備  Dying Well

卡森著  D. A. Carson  陳咿呀譯

使人歸於塵土,

說:「你們世人要歸回。」

看來,

千年如已過的昨日,

又如夜間的一更。

⋯⋯⋯⋯

我們經過的日子,

都在震怒之下.

我們度盡的年歲,

好像一聲歎息。

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

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

但其中所矜誇的,

不過是勞苦愁煩,

轉眼成空,

我們便如飛而去。

誰曉得怒氣的權勢,

誰按著該受的敬畏曉得的忿怒呢。

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

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詩篇九十34912

以往基督徒被人認為是知道如何為臨終做好準備的人。基督徒的部分關注,是要成為知道如何為臨終做好準備的人。但今天,如果我要談論死亡,每個人都會變得很緊張。

不久前,在我們教會,有一位婦女,我姑且叫她瑪麗吧,經歷了癌症復發。在短短幾個月內,癌細胞擴散到她的她全身,儘管有各種治療,她還是病得很重。我們的教會開始為她聚集禱告。雖然這不是一個有靈恩傳統的教會,但那日,我們的禱告真是變得越來越火熱。

「主啊,曾應許過,只要有兩三個人同心合意地禱告,就垂聽。今天我們共有287人正在同心合意地禱告,我們要治癒她!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明天都一樣。我們要證明仍是我們的大醫師!」

「主啊,不再憐憫她的丈夫和孩子嗎?」

最後,當輪到我的妻子祈禱時(她曾兩次幾乎因癌症而喪命),她祈禱:

「我們在天上的父,如果治癒瑪麗,我們很樂意。但如果的旨意不是要治癒她,就求教導她死得其所。因為不管如何,她終究會死,如果現在正是其時,就求教導她,如何面對死亡。求將上主的喜樂賜給她。賜她一顆敬虔的信心,相信自己有一隻腳已經穩踏在天堂裡,使她的丈夫和孩子留下這敬虔信仰傳承的印記。我們不求賜她輕易的時光,但求主充分恩待她,以致人們就可以從她那裡看見基督。」

氣氛一下繃緊了!同心禱告的287人不再吱聲。我妻子的禱告也使禱告鏈立刻斷裂在她身旁。我們事後知道,瑪麗的一些親戚們當時就想,真希望那時我的妻子先去天堂,這樣她就可以知道她正在祈禱什麼!

數月後,瑪麗的丈夫約我,他非常絕望,希望跟我談談。儘管當時每種可以想到的治療都試過,瑪麗的健康狀況還是每況愈下。我們教會真是非常好,不斷有人送食品,還有人不斷提醒,「我們正在為你祈禱……。主是信實的!」但他還是問了,我們是否可以談論他妻子即將面對死亡的話題。在教會熱烈的氣氛中,不可能談論這方面的話題,彷彿這樣就像是不再憑信心而行。瑪麗也因為有許多基督徒圍繞身旁,不斷有人告訴她,她會被治癒,所以她無法專心思考永恆,或談論這樣的話題。

一些弟兄姐妹出於好意,卻缺乏好的裝備,或許一直抱著要患者痊癒的盼望,或者太重視今生的世界,所以常讓患者不能正面思考死亡,或者讓他們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思考未來的世界。他們不自覺地剝奪了親人進入永恆前,福音所能夠帶來的巨大安慰。

不論教會做什麼,都應該讓其會員準備好去面對死亡,和準備好去面見神。除非你預備好面對將來的永世,否則你不可能忠心度過今生。除非你生活在永恆的光中,否則你無法維護道德、靈命、教義的純正、或忠心。

總有一天,我們將帶著復活的身體站在大君王的面前,從不同的角度看我們現在所觀察不到的地方。我們會從基督得勝的角度來看一切,甚至是癌症,或臨到我們的逼迫,從五十億年到永恆的角度看,所有這些事情都會看起來有極大的不同。

抹大拉是馬丁˙路德的女兒之一,在15429月,當她在彌留之際,父親在她的身邊哭泣。他問她,「抹大拉,我親愛的小女兒,你是想留在你父親這兒,還是願意去你天父那邊?」

抹大拉回答,「親愛的父親,我願順從主的旨意。」路德哭了,他將女兒抱在懷裡,祈禱神釋放她,她就走了。

她躺在棺材裡,馬丁•路德宣稱,「親愛的萊娜,你將會復活,像一顆星星一樣閃耀,是的,像太陽一樣。……我在靈裡歡呼,肉體卻是悲哀、不滿足,離別的悲傷也難以估量。……我已經把一位聖徒送往天堂。」

難道不是神眷佑的手,藉著我們今生的一些痛苦和悲哀,讓我們更加思慕天堂,脫離現今的物質世界來思念天庭,預備我們在天堂與神相會?

我們在詩篇九十篇中看到,摩西在面對死亡時,他徹底地思想死與生命,死與罪及死與神之間的關係。他努力要明白,什麼是死亡的真正意思。然後,他祈求神賜給他智慧,照著那種死的真正意義來生活。他完全蔑視現代社會的心態,根據那種心態,彷彿死亡不會在終點等待我們。摩西要我們「數算自己的日子」,也就是說,我們得承認自己受到限制,並且我們不得不在生活中常常想到那種限制。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得著智慧的心」。

現在讓我們假設,如果你的配偶體檢完回家,帶回了一個可怕的消息:有跡象顯示,她長了一個惡性黑色素瘤。醫院接下來的緊急測試也全是壞消息:預測最多只有三個月的生存期,所有現代醫學方法可以做的,也只能是減輕疼痛而已。

這樣的事情會給任何家庭帶來難以承受的打擊,我不想低估這樣的打擊。的確,思想縝密的人可以提供許多形式的支持和幫助。但必須指出,一位基督徒如果能事先想到這一點,你就會認識到,這樣一種的死亡判決,與你和你的配偶一生之中一直面對的死亡判決,其實沒有什麼不同。你們自從歸主以來,其實都一直在為這一天做準備。你們已經將財寶聚集在天上,你們的心也在那裡。

我們都在死亡的判決之下,都有絕症的病例。但是,有一個額外因素是,如果不考慮神蹟,在這種病例中,這個判決的執行肯定會來得比你我預期的還要早。我不是妄自以為這個不加掩飾的真理可以令人得到極大的安慰。我們所得的安慰取決於其他的因素。但是,我們如果完全接受了這個真理,就可以幫助我們消除一些不必要的衝擊和悖逆,因為我們將可以避免現代西方社會的那種思維方式,就是拒絕面對死亡,拒絕為死亡做計劃,拒絕根據死亡的光照而生活,拒絕期待死亡的臨到。

作為基督徒,當領受永恆之光後,死亡何時到來,就不再是那麼令人生畏的因素。雖然死亡仍然是一個敵人,仍然令人受到冒犯,仍然是審判的標誌,令人想起了罪,它仍然是一個可怕的對手。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它卻是一個入口,我們通過它而進入那完滿實現的生命。我們經歷死亡,死就亡了。我們越是能在生活中意識到神的同在,我們就越能預期,將來在神的同在中所經歷的那毫無限制的喜樂。

譯自 D. A. Carson, “Dying Well,” in Be Still, My Soul, ed. by Nancy Guthrie (Wheaton, IL: Crossway, 2010), 113-17,感謝作者慨允翻譯。刊載於《麥種閱讀》2015年第一期

廣告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