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的約,列國的光

摘錄自歐思沃(John N. Oswalt)著,思語譯,以賽亞書(下) 四十二6的註釋

然而,上主使僕人作百姓的約和列國的光,意義何在呢?後一個比喻似乎至少涉及了第7節。藉著這位僕人,神必拯救地上的百姓脫離神學上的黑暗,就是他們被自己的以自我為偶像的崇拜所捆綁。當我們堅持將現實當作反射我們自己的一面鏡子時,我們早已將自身投入到黑暗中;我們雖非源自自我,卻仍然想要以我們自己來解釋事物的本源;我們雖非自存的,卻想要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解釋萬物的結局。其結果是可以預見的:存在是無止盡的循環,不知從哪裡來,也不知去向何處。因著以最卑劣的肉體為誇耀,我們不知怎的想要得到釋放,進入更高的屬靈領域。要超越自我,惟一的指望是從根本上抹滅我們的個體性,而被吸納進入萬有中。這就是黑暗,是轄制,全世界就因這樣的選擇而進入了這個黑暗和轄制中(羅一1832)。然而,藉著神的僕人(包括全體的以色列、及個體的僕人),神要憑藉祂啟示的光闖入牢獄。楊以德正確地認為,這裡的牢獄並非比喻被擄,倒不如說,它是指罪的黑暗和轄制,就如耶穌使用了與六十一章13節相似的表達方式(路四1721),和四十~四十一章的上下文所表明的。

 

至關重要的是,光是藉著約而來,而這約最初是與那一群被稱為祂僕人的特殊百姓所立的,然後擴展至整個世界。憑藉這約,神親自向人承諾:祂聖潔和公義的本性,正如律法所體現的,已經啟示給世人。然而,更為要緊的是:儘管百姓無可救藥地不斷背約,神卻一直在祂這一邊信守這約,祂那深邃的慈愛本性也因此而廣為人知。故此,當僕人成就了與百姓所立的約,他在某種程度上乃是宣告,神向百姓的聖約之愛仍在延續著;儘管這群百姓已認定,不管他們過去與神的關係如何,現在都已經蕩然無存了。(請注意:在五十三章敘述僕人的事奉之後,五十四章10節和五十五章35節都強調了聖約的連續性。)但除此以外,尚對新約有一絲盼望;那個新約是百姓有可能遵守的,因為新約是透過聖靈的能力內化在百姓裡面的(五十九21;耶三十一3134;結十六60,三十六2627,三十七26)。甚至外邦人也必受邀加入這約(賽五十六34),聖約之神的光必藉著這約延伸到萬民(二3,六十13)。因此,僕人是聖約的使者(瑪三1)。他必表明聖約未被廢除,與超越的神建立有福的關係仍然是可能的。

Isaiah39-66

About akowcm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